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走後他才說愛我
我走後他才說愛我 連載中

我走後他才說愛我

來源:google 作者:枝枝不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詩 現代言情 陳述

21歲的林詩合兩姓以嫁姻那年她嫁給了暗戀了6年的陳述,21歲的她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屬於自己的避風港,可是後來的大風大雨都是他給的用9年幡然醒悟,暗戀6年婚姻3年告終後來她再也沒有走回頭路陳述有喜歡的姑娘,姑娘嫁了人,陳述求而不得,就將眉眼僅有三分像的林詩替身,附屬品,可以給到她愛,明天可以去愛更像的別人,他的喜歡就到這裡了,他對外只說她是情人隻字不提她是他沒給過婚禮,沒給過戒指,只是那天出來得了兩個小紅本後來,她雙眼通紅她說:陳述,只愛一個人很難嗎?愛到底如何落處呢?浪子回頭追妻火葬場的繼承人X替身的白天鵝男主不懂得愛,只愛自己,還到處欠下風流債,只要遇到了他的小白天鵝千金為愛自己替身了白月光,小白天鵝本就清高自傲,不過為愛才小女人嬌意幡然醒悟的小白天鵝重新殺回X原本不以為意結果哪哪都介意的驕傲繼承人妥協,變成缺乏安全感的火葬場追妻一些句子來源於網絡靈感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了,輕微狗血展開

《我走後他才說愛我》章節試讀:

林詩還不知道她轉身就被前台小姑娘出賣了,跟着伊特助上了頂樓的二十八層。

剛出電梯,伊特助就朝到彎腰一躬,恭敬道:「夫人,二十八層是陳總的私人領域,沒有允許不得上來,我的辦公在下層,勞煩您自己進去了。」

林詩有些意外,意外給於公司嚴明的紀律感,還有一路上遇見的儀容整潔又各司其職。

林詩先說了聲沒事,伊特助便給她指路了一下,就去忙着自己的工作。

林詩踩着高跟,這似乎也是她頭一回來公司里,一路走來都是新穎,好奇怪啊,二十八層猶如跟那棟她常住的別墅,地上同意也鋪滿着鬆軟的地毯,軟綿綿的,她走路不便,走的緩了倒是也沒發出一聲聲響。

林詩的辦公室很好找,長廊的盡頭就是了。

漸行漸近,林詩聽到了說話聲,辦公室的門微掩,她有些猶豫,擔心是重要的事情,就在門外候着了一會兒。

站門外,聲音模糊又時而清晰些,剛剛的聲音也找到了主人,是陳述的貼身秘書崔秘書的聲音。

「陳總,紐嘉那邊的合同您是否要過目,還有……」

「嗯。」

「啊,還有件事要向您彙報……關於……董……如今,時小姐已經回國,是否還要繼續盯着她的動向彙報嗎?」

「繼續。」

門外坐在等候區的林詩聽到這名字的時候,攥緊了手心,聽到男人確切的回答後,又鬆開了。

林詩起身,笑容卻有點苦澀。

談話差不多結束了,她屈着骨節敲了下磨砂門發出聲響。

看見她進來的兩人都有些停頓,崔秘書反應很快,恭恭敬敬的喊了聲:「林小姐。」便退下去了,給他們留足了空間。

陳述看見林詩來,是有一瞬間的意外,但很快消失,畢竟是他親口下令,只要是林詩,哪個領域她都能涉足。

薄唇輕啟,沒有情緒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冷冽:「怎麼來了?」

林詩感覺心懸着緊,不上不下的,只不過表面鎮靜,聲音發冷:「打擾你了?」

陳述神色自若,還算坦然,應了聲沒有。

陳述聲音沒有起伏:「聽見對話了?是公司合作。

再多的話就不方便跟她說了。

但是很顯然,在林詩的視角,沒能領會到陳述的解釋,以為這是點到為止的敷衍。

心臟又傳來刺痛感了。

陳述不發聲後,辦公室內氣氛發冷。

一時之間也無話可說,辦公室重新恢復寂靜。

最終還是他率先打破這對峙的局面,停頓了一下:「林詩,不要無理取鬧。」

繼續道:「葉總的宴帖已經派人到你手了。」

這是給她台階下了,看着男人,林詩覺得好笑,但是又怎麼也笑不出來。

林詩靜靜的看了他兩秒,唇角扯出一抹弧度。

林詩也是有分寸,到底是沒拂了他的意。

跟着男人上了商務車後,兩人皆是一言不發,林詩側頭看着窗外不停倒退的燈紅酒綠,知道男人在看她,但她也不打算表示。

陳述看着一向乖巧溫順,偶爾也放縱她的嬌氣任性,今天倒是一反往常的牙尖嘴利,鋒芒畢露。

但是也就那一會兒,之後態度又變了回去,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林詩似乎比他想的更加意料之外。

車輛在形形**中穿梭,時間也過得很快,最後停在了目的點。

下車時陳述朝着她伸手,她沒有拒絕,將手搭在男人寬大的手背上,藉著力下車。

下了車以後,林詩也很自然的換成挽起男人的臂彎,一套動作行雲流水,親昵十分。

林詩再怎麼有委屈也不會在這樣的公開場合鬧了,加上她自有的教養。

貌合神離,也不容許一份差錯。

陳述帶着她走過了一巡,一路不乏有人朝她敬酒的好意以及背後意思的「生意。」

她身體不好,不勝酒力,陳述就會笑着替她攔下一杯杯的「功名」酒。

酒過一巡後,林詩就沒有再跟着了,接下來的男人都是要展開名利場上的進一步利益攻勢,女人們也都紛紛退場,將主場讓給他們,享受着酒會的燈紅酒綠,紙醉金迷。

林詩尋着個窗邊小憩,但總有人要打破這份寧靜。

女人身着白色及膝拖尾裙,裙擺隨着步伐搖晃,旋出風動的美感。

女人很自來熟,挑兩個靠着她身邊的位置坐下,撐着下巴看她,聲音柔弱:「你是林詩?」

雖然是問句,語氣卻是篤定的。

林詩看着不陌生的女人,聲音也沒什麼起伏:「許千金。」

對面的女人正是前天她在熱搜看見的許時——的妹妹,許傾,說完話後,兩個人都不做聲。

許家二千金,許傾,許氏比起陳家的門第稍次一檔,沾不上邊的中上家族。

圈內最廣為流傳這位千金的故事,也是陳述唯一沒有否認的緋聞,據說許家大小姐高中就與陳述感情模糊不清,陳述對她百般寵溺,倒是一陣風流往事。

不過後來不知為何,這位許家小姐突然嫁進了同為四大家族之一的葉家少爺,一時讓人唏噓不已,卻沒人敢說陳述的笑話,意外的陳述倒也像是沒事人一樣,轉身就娶了普通人的林詩。

這事倒也一直是貴圈百猜不厭的熱點,也是她最近聽到的風言風語。

事件的重要人物之一,正站在她面前了。

女人從下自上掃視,無聲看着她笑,同理,林詩也在不動聲色地打量着許傾。

許傾突然出聲打破了僵局,語氣卻有些不順:「林小姐的臉確實格外漂亮,但是跟阿述在一塊也要記得掂量自己身份,少做飛上枝頭變鳳凰。」

讀出林詩眼裡的不明所以,許傾彎着唇,卻也不做多解釋:「常聽說你眼睛與家姐十分相似,如今看來只有三分,偽劣品還是有些差別的。」

窗外風吹得冷冽,吹久了讓她有些頭疼,也更加清醒。

林詩沒有第一時間說話。

眯着眼看着許傾,緩緩直起身,唇角一彎,丹唇微張:「這樣啊……」

林詩話語模糊不清,讓人抓不透意思,許傾一時間就靜待觀察。

林詩收回了目光,重新放在名利場上男人遊刃有餘的身影,身段挺直,一身清貴,稜角分明,眼神專註看着你時,冷漠又多情。

看着男人對着其他人說了什麼,放下搖晃着的酒杯,朝着她這個方向從容走來。

林詩緩緩開口:「既然如此,陳述怎麼沒選你姐,卻找上了我?」

許傾順着她的目光自然看見了,悠悠得加了把火道:「林小姐不必嗆我,之後你就知道了。嵐山居的書房有驚喜等着你。」

林詩擰着眉心剛想開口,覺得莫名。

轉眼,陳述卻已止步於她前。

許傾朝他上前幾步,語氣雀躍:「好久不見了阿述,回國太匆忙了,都還沒得約上大家敘舊呢……」

話說得非常親昵,林詩不願當這背景板,垂眸回了條消息,安姚跟她說已經到了,要她來接。

瞥了眼兩人,淡淡道:「我還有事,先失陪了。」

林詩步伐走的很快,裙擺隨着她搖曳,步步生蓮,她也沒有要回頭的意思。

自然錯過了身後,陳述沉默半刻,盯着她看了幾秒,對着許傾的聲音有些重:「避嫌,許傾。」

刻意加重最後兩個字的提醒。

許傾聲音依舊無辜,語氣有些嬌嗔:「阿述怎麼了,我有些不明白?」

陳述餘光看着林詩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眼眸疏離又冷漠,語調像覆了層冰:「匆忙?有這時間在娛樂版大肆宣揚,機場擺拍。」

「怕是沒人不知了。」

許傾有些意外,笑了,這很明顯不是她想要的,索性撕破臉皮。

「時隔多年你現在才來跟我講避嫌,當初把我推出去給許時擋槍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吭聲啊?」許傾聲音諷刺。

許傾聲音抬高顯得尖銳:「陳述,你別忘了我為你做過了什麼。」

「那是你欠我的!」

說完許傾便側身讓開了一條路,陳述的目光具有穿透性看着她,最終退後一步,離去。

望着陳述頎長的身影追着林詩離去的方向,許傾在他身後笑着大喊,聲音竭斯底里。

「陳述,你他媽的虛偽!利用算計我為你做了那麼多,為了一個又一個的女人做嫁衣。」

「我祝你,愛的全部失去,得到的從不珍惜。」

說著說著,許傾到底是笑着哭出了聲,怎麼可以啊,怎麼可以。

縱使這樣,陳述的步伐也沒有,也不會,為了她而停留。

…………

另一邊,林詩也見到了安姚,也許確實因為各種原因許久沒見了,變得越發黏糊了。

安姚為人大大咧咧,心卻極細,敏感察覺到她今天情緒低迷,伸手拍了拍她肩,以示安慰。

動作很小,對於林詩來說卻足夠了。

林詩將頭埋在膝里,聲音很小,她說:「安姚,我也恨他,但是也好愛他。」

說著說著都有了些哭腔,她總是習慣了逼着自己說無所謂,卻不是真的不在乎。

安姚看着一向在外面逞強的姑娘,展露柔軟的一面,手在林詩背後輕拍着節奏,輕哄着,又像是感慨着:「卿卿,你已經很苦過了,如今只要自在就好了。」

是啊,苦過了,自在就好了。

待林詩情緒緩和些了,破涕為笑,聲音還有些抖:「小安,我還想,我還想再賭一次,我陪跑了六年,錯也放個乾淨。」

安姚也沒說什麼,只是看着她,還故意矯揉做作:「嗯哼,不成大爺帶你勇闖天涯。」

林詩破涕為笑。

等林詩收拾好了情緒,陳述也正好來了,安姚也沒再說什麼揮揮手讓他帶走了。

安姚本身也是安氏的二姑娘,年紀不小了,這次家裡長輩見她天天在外邊花天酒地,攛掇她來這相親宴,見閨蜜沒事了,她也就硬着頭皮轉身去應付那些繁瑣了。

林詩低頭小步跟在男人後面,男人筆直修長走的很快,她跟上都有些吃力,突然在拐角停住,林詩便不勝防的撞到他後背。

陳述身材頎長勻稱,寬肩窄腰,鼻尖被像雪浸過的松柏木香包圍。

林詩詫異地瞭眼看他,陳述沒說話只是將她摟過,手臂青筋起伏,骨節分明,,固住她的雙手,空出來的另一隻手擱在她腰間。

見她看過,陳述側身低頭,氣息噴洒在林詩的白嫩的頸分明的鎖骨,弄得她有些癢,想躲開。

察覺到她意圖,陳述掌心抵住她的後頸,迫使她更近,然後來到了她**得耳垂,一口咬了下去,齒間輕磨,不疼的,就是弄得麻,讓她全身都酥軟了。

陳述看着懷中被弄得紅到耳根子的女人,輕笑:「下次別亂跑,待在我身邊。」

隨後直起身,又恢復了矜貴,彷彿剛剛若有似無的耳鬢廝磨從未有過,只有二者知道。

須臾,酒會主人翁姍姍來遲,過了輪形式主義,陳述便攜着「女伴」離場了。

這名利場上的提前退場,也是絕對資本的擁有,不敢讓人背後嚼舌根,反而討好恭維。

《我走後他才說愛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