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武朝小贅婿
武朝小贅婿 連載中

武朝小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方南難難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柳嬙兒 顧世兄

武德六年,女帝武空在位,治下風氣自由,男女平等女人經商為官、男人織布養蠶並不算罕見的事情顧致是現代世界一家全國級大飯店的老闆兼主廚,也是全國最為年輕的國宴廚師,僅僅三十歲便獲得了無數榮譽意外穿越到武朝,顧致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做了好多平時不敢做的事在祠堂里吟詩!往水池裡撒尿!對着石頭唱歌!朝着人堆里大叫!最後居然還去強吻了個大美女!「什麼?我真穿越了!」展開

《武朝小贅婿》章節試讀:

  「爆炒!」
  「顧先生,這炒我們知道,但是爆炒是什麼啊?」
善於發問的主廚又開始發揮他的特長了。
  「這爆炒呢,也是烹飪方法的一種,簡單來講就是用高溫油快速激發食材的香氣,將他們混合在一起!」
  說完,顧致便上手熱起了另外一個鐵鍋,將剛才炸過的蔥油舀了一勺到鐵鍋里。
  待到油溫七成熱,下姜蒜粒爆香,再下豆瓣醬炒出紅油,最後一大把干辣椒放下去增香。
  剎那間,整個房間的味道就被替換成了辣椒的濃香。
  而顧致接下來抓準時機,將一大把雞翅放入,藉著大火和油的高溫,將香料的味道完美地融入到了雞肉里。
  出鍋!
  「快!
趁熱,先端出去,這鍋能分裝五盤。」
  說完,顧致又投身進下一鍋的炒制中,不過前面的步驟已經完成,最後一步的爆炒也僅僅需要一分鐘不到的時間。
  ……  城北柳家酒樓前庭。
  「什麼味道,好香啊!」
  「你也聞到了啊,我還以為就我聞到了,好香啊!
從來沒聞到過這麼香的菜,是誰點的,我也要點一份。」
  「我也要來一份,老闆,他們點的啥,給我也上一份!」
  「我要三份!」
  「搞得他娘的跟誰沒錢似的,我要五份!」
  「我十份!」
  「那我二十份!」
  「靠,姓李的,你要跟我比劃比劃是吧!」
  「大家不要吵,菜馬上就到,免費的,不要錢!」
趙富強這時候站出來喊道,他感覺自己要是再不出來,可能酒樓都要被他們砸了。
  而就在他說出這句話的下一秒,端菜的小二掀開了門帘,進入了酒樓前庭。
  剛才還在後堂都已經隱隱約約散發著香氣的雞翅,現在出現在室內,香氣瞬間變得更加濃郁了。
  「呲溜——」所有在焦急等待中的食客此刻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一副生怕自己少吸了一口氣就虧了大錢的樣子。
  而這一口氣吸入,本來都等待得十分焦慮的眾人,瞬間心中充滿了滿足感。
  香!
  他們腦海里就只剩下了這一個字。
  剛才的焦慮、吵鬧、不耐煩、期待全部都被一掃而空。
  無與倫比的香氣,讓他們這些自詡為幾十年的老饕客都沉醉了。
  他們敢用自己的人格擔保,自己以前從沒有聞到過這樣的香氣。
  創新,絕對是創新!
  那個顧致絕對沒有說謊!
這是柳家獨創的菜!
  「我感覺比我上次在寧羅郡寧羅城雲羅大酒樓吃的那個鳳尾螺釘湯還要香!」
  而眾人心中的期待感更強了,都在想這麼濃郁的香氣是怎麼一盤菜散發出來的,在想第一份菜會不會就這麼遞給自己了。
  「我嗎?」
一個衣着樸素的食客指了指自己。
  他本以為這樣的菜品就算不優先給二樓的貴賓,也要給經常來的熟客。
  但沒想到竟然給了自己一個第一次來吃飯的,要不是今天是他生辰,他也捨不得來柳家酒樓這種高檔地方。
  他可是聽說柳家酒樓都不拿銅錢結賬的,起步就按銀子來算。
  「是的,就是您,我們小姐說了,要按照今天上門吃飯的順序上菜,您正是今天第一位來酒樓的客人。」
  「你們還記得住誰先來誰後來嗎?」
男人驚訝道。
  「是的,小姐平常都讓我們要記着,以免招待不周。」
店小二點了點頭說道。
  在這桌放下一盤後,他也沒有多耽擱,立馬又去了下一桌。
  而周圍沒有菜的食客,立馬離開了自己的位置,把這個獨自一人來吃飯的食客給圍了起來。
  不過他們並不是想來看人,而是來看這剛出鍋的香噴噴的菜!
  「什麼?
雞翅膀!
這種東西是給人吃的嗎,這柳家酒樓莫不是在戲耍我們?」
  「可是……它聞起來真的好香哦……」  「就算再香,再好吃,我也不會吃一口這種下等人才吃的東西,哼。」
  「誒誒,你們別搶啊,這盤是給我的啊!
你們等自己去啊!」
  「咯噔——」一道咽口水的聲音響起,剛才瞧不起雞翅的人忍不住斜着眼睛瞟了一眼,而這一眼下去就回不了頭了,「給……給我留一塊雞翅啊!」
  「滾開,你剛才不是說不吃下等人吃的東西嗎!」
  「誰說了?
誰說這種話,我怎麼沒聽到,你說話要講證據哈,不然王捕頭可沒走遠,我告你誹謗!
你誹謗我啊!」
  「各位客官,別急別搶,都有的。」
趙富強連忙說道,這些個食客要瘋起來,可不在乎賠不賠錢的事。
  他們個個都是有錢的主,都是抱着先盡興了再說後事的念頭。
  而正好,剩下的雞翅也被其他夥計陸陸續續地從後堂端到了前庭來。
  「上菜了!」
  今天連夥計喊菜的聲音都變得格外精神,這樣一道創新的菜品把他們的熱情也激發出來了。
  「老爺,您看這菜……眼熟嗎?」
錦衣食客,即單丞相的家臣,張平。
  而丞相單仲安仔細打量了下這道火爆雞翅,想要瞧出點名堂來,但是最終還是無功而返。
  他搖了搖頭說道:「不曾見過,即使是皇宮裡的御廚,那麼上千種菜式,也未曾有一種和這道菜的做法相似。」
  「無論是從手法還是取材上,這道菜都不會出現在御膳房裡。」
  「確實如此,」張平點了點頭說道,「量御廚膽子再大,也不敢拿雞翅膀這種賤物給聖上食用。」
  「您覺得這柳家酒樓合格嗎?」
  「那個叫顧致的年輕人不錯。」
單仲安似乎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但是張平還是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
  「這菜不是酒樓的廚師準備了許久的嗎?
怎麼扯上他了?」
  「你啊,」單仲安笑了笑,「你還是太小看這個年輕人了。」
  「我敢打賭,這些菜,絕對是這個叫顧致的年輕人做出來的,甚至,這道所謂的創新菜可能都是他臨時想出來的,你敢賭嗎?」
  「小人不敢。」
聽到單仲安,張平立馬低下頭作揖。
  「都說了我已經退位了,沒那麼多官場的講究,現在我們就是兩個朋友來酒樓吃飯而已,有什麼敢不敢的。」
  「你就說,你信不信這道菜是那個年輕人做出來的吧,若是不信,那我們便賭上一賭,這賭注……」  單仲安掃視了一圈,最後視線停留在了桌上,於是說道:「賭注就是今天的飯錢吧。」
  「既然老爺您今天這麼有興緻,那我便也不客氣了,我就賭他太年輕了,沒有這個水平。」
張平見他似乎真要玩上一玩,便不再拘束。
  「那你可得準備好銀子了,哈哈哈——」單仲安爽朗地笑道,彷彿這賭約他已經贏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