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道聖尊
武道聖尊 連載中

武道聖尊

來源:google 作者:十二之天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十二之天九 奇幻玄幻 龍秀

龍秀覺醒詭異傳承,可拿人祭天,若有人謗我、欺我、辱我、坑我、害我、騙我,必祭之,神也留不住他......展開

《武道聖尊》章節試讀:

第九章世間五濁

入道新人服用凝魂丹,有利於穩固識海,

有條件的入道者,服用凝魂丹是必然選擇。

沒條件的,只能靠睡覺養精蓄銳,免得識海不穩,造成識海之門關閉。

龍秀將木匣遞給於畫眉,交代道:「拿去換成下品凝魂丹,給大夥分點,算是給大夥的入道獎勵。」

「先管好你自己吧!」

於畫眉撇他一眼。

「咱蓮花會的丹藥,我包了,上品凝魂丹吃不起,下品還是有的,至於你這顆,要是不吃就賣掉,別忘了,你現在連學費都交不起。」

龍秀笑着說:「沒事,我會想辦法,不是還有公費修鍊名額嗎。」

想什麼呢?

於畫眉感覺龍秀沒睡醒,提醒道:「你連羽城戶籍都沒有,公費名額連我這個區長少爺都撈不着,何況你一外城人,別做夢了。」

公費修鍊,全部修鍊費用由羽城聞道署出,一年的費用,就需要花掉跟修士身體等重的黃金。

知道這是什麼概念嗎?

於畫眉學着他父親的語調,老氣橫秋的說:「一個公費修鍊名額,等於羽城五百戶一年的總產值,也就是說,五百戶不吃不喝養一個修士,你想想,這種珍貴的名額,會給你這外城人?」

龍秀被他說的有些生氣,外城人,外來戶,這些詞就像他心裏一根刺,隔三岔五就會挑出來扎他一下。

龍秀問道:「我生在羽城,長在羽城,我媽是羽城人,我外公也是,夏家世世代代都是羽城人,我怎麼就不是羽城人了?」

於畫眉也比較耿直,歪着脖子犟嘴道:「你爸不是羽城人。」

「呃——」龍秀被噎的夠嗆。

「對了,你爸到底是哪城人?」

於畫眉見龍秀不願回答,也沒追問,轉而說道:「你這麼優秀,回你父親戶籍所在城,也能爭取個公費名額,東洲七十二城,無論一線還是四線,都設立了公費修鍊制度。」

龍秀不想再跟他討論戶籍問題,把木匣塞到他手裡,說道:「趕緊去換丹藥,別忘了給我送幾顆。」

於畫眉深知龍秀的倔強,他決定的事,九頭鳥都拉不回來。

算了,讓換就換吧,作為蓮花會大當家,理應出點血,也不能總放他這二當家的血。

……

黃昏時。

小雲雀來找龍秀玩,被告知,公子現在是一名戰魂修士,不能再陪小孩子玩了。

小雲雀很傷心,去找王媽訴苦,說公子瘋了,在刨茅坑。

王媽急忙跑過去看,原來龍秀刨的不是茅坑,而是茅坑邊上的一塊黑土。

說來也怪,這塊黑土在這很多年,磨盤那麼大塊地兒,連棵荒草都不長,光禿禿的,和周圍長滿青草的地方涇渭分明。

「小公子,您這是在幹嘛,這塊地兒老太爺在世時就這樣,種啥都不長。」王媽也不知龍秀咋了,突然還干起農活了。

「這可是寶貝。」龍秀嘿嘿直笑。

打造邪天祭台,需要的材料為世間五濁,分別是穢土、幽金、血木、毒火、惡水。

神念留下的信息中,關於太冥邪天祭那一部分,有這樣一條記載。

當他掌握了邪天祭這個黑暗禁術後,邪天會賜予他、能夠發現邪惡污濁之力的眼睛,用以搜集施展邪天祭所用之物。

龍秀就是通過這個新能力,發現了自家茅坑邊的這塊穢土。

說起世間五濁,也不是什麼珍貴之物,這玩意兒充滿污穢陰邪之氣,戰魂修士輕易不會觸碰,只有那些惡魂修士,才拿五濁打造邪魂器。

雖說不稀少,想要湊齊也很不容易,因為羽城律法規定,禁止交易邪惡之物,這東西的利潤太薄,地下市場基本沒人願意賣。

因此,想要湊齊五濁,只能去傳說中的鬼市。

晚飯過後,龍秀喬裝打扮一番,來到黑市街。

鳴禽區,黑市街438號,雉蘭軒茶館。

這家茶館表面賣茶,背地裡做些銷贓洗錢的勾當,老闆本名叫啥不詳,只知道綽號雉雞。

老舅夏輝,和茶館老闆是鐵哥們,一個綽號雉雞,一個外號賤輝,這倆人是黑市街出了名的滾刀肉。

「雞叔。」龍秀走進茶館,朝坐在茶桌前喝茶的雉雞打了聲招呼。

「阿秀啊,我還以為誰呢?過來坐,地道的好茶,品品。」

雉雞人如其名,瘦的像只雞崽兒,尖嘴猴腮的,還留了一頭披肩長發。

龍秀坐下,接過茶杯,說道:「雞叔,找你幫個忙。」

「打住!」雉雞趕忙把話口封死,有些忙他可幫不了:「你老舅跑路了,我也找不着,抱歉了小外甥。」

龍秀一聽,雞叔誤會了自己的來意,忙解釋道:「我老舅去問道川了,我現在不找他,求雞叔帶我去鬼市。」

「鬼市?你小孩子去那地方幹嘛?」雉雞疑惑不解的盯着龍秀:「你入道了?」

龍秀點頭:「今天剛入道,去鬼市買點東西。」

「胡鬧!」雉雞端出長輩的架子,訓斥道:「你老舅不在家,你雞叔作為長輩,得管着你點,鬼市賣的東西都是啥,你知道嗎?」

龍秀當然知道,那地方既然叫鬼市,賣的自然不是正經玩意兒。

鬼市,開設在城外,地點不固定,只有常年混跡鬼市的人,才知道鬼市最近要開設的時間和地點,與鬼市不沾邊的人,對其一概不知。

治安部一直在尋找鬼市的蹤跡,試圖掃了這群孤魂野鬼,免得他們販賣邪物害人。

可惜,至今連鬼市的影子都沒見過。

「雞叔,我有非去鬼市不可的理由。」

「說說看,什麼理由?」

龍秀被他問住了,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解釋。

邪天祭台,擱到現代來看,妥妥的邪魂器。

龍秀剛一入道,就打造邪魂器,這不是準備修鍊惡魂道嗎。

雞叔要是知道他的目的,打死也不會帶他去。

龍秀話鋒一轉,問道:「雞叔,今天上午,治安部的楊松楊隊長,是不是帶兵掃了黑市街不少人?」

雉雞聞言,一臉鄭重的點頭道:「不錯,那幫拐子被搞了。」

說完,他還伸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喀嚓,全部砍頭!活該,讓他們喪盡天良拐孩子。」

「我搞的。」龍秀語出驚人的說道。

「你……」雉雞像是想到了什麼,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半響才說道:「賤輝那孫子也太狠了,借刀殺人。」

「雞叔,你這兒生意可還行?」龍秀四處望了望。

雉雞忙說道:「你小子有四公子頭銜,屬於官方的人,雞叔這的事兒,你可不能瞎說。」

「怎麼可能,都自家人。」龍秀嘿嘿一笑:「鬼市今晚開嗎?」

雉雞愕然點頭:「開,叔帶你去逛逛。」

午夜十二點。

雉雞帶着龍秀,從自家茶館後門離開,走鳴禽區捷徑,來到城外。

羽城山多林密,犄角旮旯的隱蔽地方非常多,龍秀也不知被雉雞帶去了哪裡,當他徹底迷失方向後,前面出現一處山坳,閃着光亮。

一人一件黑袍,套在身上,腦袋包的嚴嚴實實,只露出兩個眼睛。

「前面就是鬼市。」

雉雞警告道:「等會進去,不要隨便說話,有相中的東西,可以詢問價格,但不能砍價,一旦砍了價,這東西你就必須得買,規矩。」

「哦,知道了。」龍秀答應下來。

鬼市外,有十多名黑袍人把守,雉雞出示一塊木牌,守衛放行讓他們進入。

鬼市內,和城裡地攤兒集市沒什麼區別,唯一不同之處,這裡人人套着一件黑袍,外加燈光昏暗,一群黑袍人晃晃悠悠的甚是陰森。

「天放亮就收市,要買什麼抓緊。」雉雞提醒龍秀。

龍秀沒有回應,他此時正獃獃的看着集市,眼睛所見之處,有一縷縷的灰氣飄起。

龍秀小聲問身旁的雉雞:「雞叔,你看見灰氣了嗎?」

「什麼灰氣?」雉雞沒聽懂他的話:「抓點緊,天亮之前必須離開。」

龍秀這時可以肯定,他能見到的東西,別人果然看不見。

「莫非,這些冒灰氣的東西,就是祭品?」龍秀暗自揣測,可是,不但物品上有灰氣飄出,就連那些黑袍人的身上,也有不同程度的灰氣。

龍秀邊走邊看,他仔細觀察那些有灰氣溢出的物品,最終得出一個結論。

他眼中看到的灰色氣體,就是別人口中的邪氣。

修士無法通過眼睛分辨邪氣,只能用感知,龍秀卻是可以直接看見。

另外,他還發現,有些人的身上,不單單有灰氣,還隱約夾雜着一絲黑氣,這種人哪怕是罩着一層袍子,也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龍秀斷定,這類人,絕對是傳說中的惡魂修士。

轉了一圈,他終於找到五濁之一的血木。

這塊血木有成人手臂粗細,整體血紅欲滴。

「多少錢?」龍秀拿起血木,詢問價格。

「五萬!」攤主回道。

「兩萬。」龍秀還了一口價。

「嗯!找死?」攤主忽地站起,大有動手之意。

龍秀一愣,不知自己哪裡得罪了他。

這時,雉雞在旁急忙打圓場:「年輕人第一次來,不懂規矩,見諒。」

說著,雉雞懟了龍秀一下:「一刀斬攔腰砍,是大忌,別壞了規矩。」

「兩萬八。」雉雞替龍秀報了個價。

「賣了。」

龍秀急忙掏錢,然後拿着血木離開。

雉雞再次告誡他,還價不要攔腰砍,這群攤主,大多是惡魂修士,被治安部抓到,要實施腰斬之刑,所以,從中間砍價是他們的忌諱,砍價時往上撩點。

「你買血木幹嘛,這玩意兒是五濁,頂級的污濁之物,你小子該不會想修惡魂道吧?」雉雞有點後悔帶龍秀來了,萬一龍秀真墮入惡魂道,他有卸不掉的責任,將來怎麼跟鐵哥們賤輝解釋啊。

「知道五濁?」龍秀聞言心中一喜:「太好了,還差毒火、惡水、幽金,趕緊幫我找。」

「我擦,你真要湊齊五濁啊,你小子莫不是要瘋?」雉雞都被他嚇出了一身冷汗。

「過後再解釋,抓緊。」龍秀催促一聲,然後加快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