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道踏天
武道踏天 連載中

武道踏天

來源:google 作者:起舞傾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鳶 起舞傾城

現代人林鳶意外穿越到戰亂不休的大乾皇朝,在這個牛鬼蛇神百花齊放的世界,林鳶持神秘血珠,踏爭天之路展開

《武道踏天》章節試讀:

屏州,飛花城,盤龍縣內。。。

斑駁的老城門,破舊的老城牆,一名身形瘦弱的少年正一臉諂媚的和幾名守城門衛聊着天!

「陳大人,這些廢品是我剛從城外的垃圾堆里淘的,不放心你可以親自檢查。」

話說完後少年不動聲色的將一枚碎銀塞入陳姓門衛手中。

掂量了幾下手中的碎銀,陳姓男子臉上多了幾分笑意。

「小林鳶,這個月都是你第幾次出城了,現在大燕那幫蠻子在川州可不安分,你出城可得小心點。」

姓陳的門衛好心提醒道。

「陳大哥,我也沒辦法,我大姐不是鐵匠嗎,這些報廢的兵器帶回去給我大姐回爐再造,能省下不少原料。」

「也是!」

「反正只要你過路費給夠就行,下個月開始過路費漲兩成。」

這時陳姓門衛一旁的黑臉大漢不容質疑的開口。

「你!」

林鳶臉色一僵,接着又露出苦笑。

「明白,明白,都聽張大人的!」

很快林鳶就拖着一車廢品進入盤龍縣內。

進城後的林鳶直奔家的方向,嘴裏還不時咒罵著張姓門衛。

「什麼玩意,我林鳶一生要強,怎麼說在21世紀也當過三年兵,怎麼就穿越到這麼個破爛世界。」

「沒有背景,沒有家世,更沒有系統,蒼天啊!」

林鳶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一年多,本來穿越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剛開始還挺讓人興奮的。

可是隨着對這個世界的深入了解,漸漸林鳶感到絕望,戰爭、殺戮、貧窮在這裡隨處可見。

穿過繁華的富人區,林鳶一路來到窮人區。

過道兩邊旁的房屋已經變得破舊不堪,道路兩邊到處都是晾曬的舊衣服,雜物,隨處可見的垃圾更是散發著陣陣惡臭,讓狹小的過道更顯擁擠。

對此林鳶早已經習慣,亂世之中,人命最不值錢,更不用說什麼貧富差距這些,能活着就算是一種幸運了。

停在一座小屋前,小屋也很破舊,不過起碼還有個院子。

「大姐,廢品給你拖回來了!」

聞聲屋內走出一名雄壯女子,女子面容黝黑,一身腱子肉,整個人看起來像一個肌肉女,正是林鳶的大姐林鳳。

林鳶一家父母早亡,家裡全靠林鳳一個人支撐,好在早些年林鳳和父親學過打鐵的技藝,所以在父親走後就繼承了父親的鐵匠鋪。

林鳳長相普通,因為常年打鐵,一身力氣不小,鄉里鄉親倒也沒有幾人敢小看這一家三口。

「小鳶回來了啊,交給我吧,說著接過林鳶手中的推車,朝着鐵匠鋪趕去。」

鐵匠鋪離林鳶住的地方並不遠,也就幾百米左右。

閑來無事的林鳶在院子里練起了拳,拳法是林鳶在武館的好友劉冰教給他的。

劉冰學藝不精,林鳶也就學了個半吊子。

劉冰可以算是個富二代,早年劉冰父親做生意攢了不少錢,後來生意不好做了,劉冰家裡也就跟着沒落了,於是全家搬到了貧民區。

不過劉冰父親也算有眼光,為了劉冰的未來,還是咬牙花重金給劉冰報名了武館,這讓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在這個世界,武力決定一切,普通人家想要出人頭地太難,沒有背景,只有走武道一途。

可惜武道也不是這麼好走的,都說窮文富武。

一般人家,想要練武練出成就,除非有着天縱之資,被大佬看上才行。

不然練個幾年後要麼回家參軍,要麼做點小生意。

「大姐攢的錢也快夠武館的報名費了!」

如果說穿越到這個世界讓林鳶感到絕望,那麼林鳳,林凰就是林鳶在這個世界的曙光!

林鳳,林凰對林鳶的愛是那種不求回報的付出,這也給了剛來這個世界的林鳶活下去的動力。

林鳳在給自己偷偷攢錢,攢武館的報名費,這是林鳶有一次聽林鳳說夢話偶然得知的。

從那以後,林鳶就經常練習劉冰教給他的破軍拳法,除了對武道的嚮往外,還存了幾分不讓大姐失望的意思。

可惜在測試資質的時候林鳶只是個丙等中品,練了快一年進展也不大。

「林鳶,林鳶,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林鳶練拳的時候劉冰突然闖進林家小院,對着林鳶急聲喊道。

「林鳶,你二姐被毒蛟幫的李虎調戲,李虎說要讓你二姐當他的小妾,你快去救你二姐。」

林鳶聞言一驚,接着又是一怒。

「在哪,快帶我去。」

說著在院子里看了一圈,抓起一根鐵棍就和劉冰朝屋外走去。

「就在那,林鳶,你別衝動啊。」

劉冰被林鳶的氣勢嚇了一跳,只覺此時的林鳶彷彿要吃人一般。

林鳶好像沒聽到劉冰的話一樣,抓着鐵棍就氣勢洶洶朝李虎一行人走去。

「放開我二姐!」

李虎聞聲扭頭看去,就見一根鐵棍朝自己臉上砸來,下意識伸出右手抵擋,接着鐵棍重重的砸在右手小臂上。

「啊。。。」

李虎發出一聲慘叫,待看清來人後竟是一個毛頭小子。

「痛死老子了,給我打。。。」

憤怒的李虎馬上招呼小弟朝林鳶衝去,林鳶抓起鐵棍和李虎的小弟毆打在一起。

林鳶氣勢不輸李虎一行人,奈何年紀太小,再加上雙拳難敵四手,很快便被打趴在地。

「住手,住手,放開我小弟,你們住手啊。。。」

在一旁林鳶的二姐林凰急得快哭了,瘋狂的拉扯着眾人,可惜力氣太小,在拉扯眾人的時候還被推倒好幾次。

一頓拳打腳踢過後,李虎惡狠狠的開口。

「小子,讓你長長記性,知道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

只見李虎抓起林鳶的鐵棍,狠狠朝着林鳶的肚子砸去。

「砰。。。」

被打的林鳶嘴角頓時冒出鮮血,接着便蜷縮身子發出慘叫聲。

誰也沒有注意到,當林鳶的鮮血觸碰到胸口的黑色鐵珠時,一縷鮮血被鐵珠吸收,接着一抹血紅的光芒轉瞬即逝。

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李虎不想當眾殺人,於是開口喝止了眾人。

「小子,你等着,這事咱沒完。」

說完還不忘朝着林鳶吐了一口濃痰。

「走!」

一聲令下,圍毆林鳶的眾人很快散去。

「小弟你沒事吧,你不要嚇姐姐啊!」

林凰已經被嚇得六神無主,不停地在林鳶身旁哭泣。

「林鳶你沒事吧?」

這時劉冰也靠了過來小聲詢問。

林鳶強撐着雙手站起,吐了口嘴裏的血水,兩眼兇狠地瞪了劉冰一眼。

劉冰被看的心裏發毛,連忙解釋起來。

「你知道我們家的情況,他們我惹不起。」說著慚愧地低下了頭。

林鳶沒理劉冰,轉頭看向林凰:「阿姐我沒事,他們沒有把你怎麼樣吧?」

林凰聽弟弟說沒事,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小弟我沒事,你。。你。。你下次不要再這樣了,你要是出事,我怎麼跟大姐交代。」

話才說一半眼淚又掉了下來。

「我不這樣難道眼睜睜看着你被他們抓走糟蹋嗎?」

林鳶的臉色閃現過一抹狠辣,對於自己這個二姐林鳶也很無奈。

家裡大小事都是大姐林鳳做主,二姐林凰長的不錯,不過從小性格軟弱,所以經常遭人欺負。

「我。。。我。。。」

林凰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一句話,最後只能攙扶着受傷的林鳶朝家裡走去。

臨走的時候,林鳶看都沒看劉冰一眼。

回到家中,為了不被大姐發現,林鳶簡單整理了儀容,並叮囑二姐剛才發生的事不許告訴林鳳。

看二姐唯唯諾諾的樣子,林鳶嘆了一口氣,畢竟是自己的親姐姐,自己也不忍心過多責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