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敵神帝
無敵神帝 連載中

無敵神帝

來源:google 作者:憂傷劍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婉兒 楚暮

入贅林家的葉焱被人登門拆婚,摯愛為他擋下一掌香消玉損,落魄離去卻遇空間風暴進入神界,修道三千載成為神帝,帶着武道記憶重生到被人拆婚當日…誰在稱無敵,哪個敢言不敗?殺到世間無人敢稱尊!展開

《無敵神帝》章節試讀:

葉焱對於葉三峰躲過自己的殺招並不意外。

若是葉三峰就這點實力,那他真是太失望了。

前世所受的屈辱與怨恨,對方越強大他就越暢快。

腳步踏出,身法極快,出現在葉三峰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葉三峰暗暗冷笑,如果葉焱使用方才的殺招,或許他還真要顧忌些,但近身肉搏?

這不是找死嘛。

想到這裡他也抬起拳頭,和葉焱對上。

「嘭!!」

兩拳狠狠碰撞在一起,傳出一道沉悶的聲響。

葉三峰身形後退了幾步,哇得吐出一口鮮血!

眾人滿臉的驚駭。

連葉族長都不是其對手?

「吾俯視萬古,爾等敢欺我?」葉焱淡淡瞥了葉三峰一眼。

這怎麼可能?所有人都感到驚疑不定,明明兩人的武道修為差距很大,為什麼葉焱能一拳擊飛葉三峰?

這一點,葉三峰也想不明白!

葉焱的功法乃是《帝霸鍛體訣》,修鍊的是肉身,是以源氣引入體內煉體,將自己的肉身當神兵利器一樣打造,修鍊至巔峰時,一拳足以天崩地裂!

他最不懼的反而是近身肉搏。

且在來此以前他就以九龍古印內的龍氣、龍血淬體,肉身強橫霸道,像葉三峰這種只汲取源氣到,並借用武技爆發的凡夫俗子,又怎會明白?

幸好他只是以一絲的龍血重塑肉身,否則這一拳砸下去,或許就不是震退這麼簡單了!

葉家一片死寂,沉默不語。

「這怎麼可能?!」葉三峰滿臉的震驚,他的武道修為在葉焱之上,肉身卻擋不住葉焱的一拳。

有古怪!!

他盯着葉焱。

「你動用了玄功?」葉三峰盯着葉焱,彷彿要洞穿葉焱。

「對付你,用不着。」葉焱背負着雙掌,腳掌踏出一步,體內的源氣呼嘯,瘋狂地席捲而出。

「我承認是我小瞧了你!」葉三峰目光陰沉地盯着葉焱,「但是我方才只用了四成的實力,接下來我全力出手,你便任由我拿捏,命運唯我掌控!」

吼!!

言畢,其體內的源氣徒然席捲,一道妖獸的怒吼隱隱可聞。

「玄獅!」

眾人一臉的吃驚,目光不由得望向葉三峰。

踏入真武境的修士,體內的源氣內凝形體,而葉三峰內凝的便是玄獅妖獸,可得玄力,亦可護體。

到玄武境,源氣可外顯護體,或提升武技威力。

雖然葉三峰還沒到源氣外顯護體,但其體內的妖獸已經呼之欲出。

「玄獅擁有着極高的防禦和力量增幅!」

「我之前見過大長老施展過一次,硬生生把一顆三人抱的大樹打穿!」

「我的天,這麼恐怖的嗎?」

周遭的聲音紛紛傳來。

葉三峰目光死死地盯着葉焱。

「小子,你不該惹我!」

葉三峰踏步而出,身體內的源氣瘋狂地咆哮席捲,一瞬間就凝聚於他的拳頭,其體表隱隱有着一個獅頭凝成。

「惹我後果很嚴重!!」

「吼!!」

妖獸怒吼震天!

葉焱腳掌踏步而出。

「龍氣、龍力、龍血,歸來!」

魂海內的九龍古印,猛然爆發出璀璨耀眼的光芒,一股恐怖的血氣狠狠地席捲而出,充斥於葉焱的身體內。

「吼!」

葉焱的體內響起一股龍吟,體表隱隱有着血紅之芒,那光芒宛若一條血龍,金煌的龍鱗偶閃。

血液沸騰,經脈源氣急速運轉。

「這怎麼可能,你明明只是劈池境,怎麼…」葉三峰滿臉震驚,臉上有惶恐之色。

葉焱沒有說話,他神色淡然地抬起手掌,一掌飄然拍擊而出。

「嗚嗚。」

看似輕描淡寫,但這一掌帶來的壓迫感,卻讓葉三峰血液有些凝固。

葉焱施展的是龍象波若掌,乃是進階型武技,共分九掌,修鍊極為嚴苛,爆發力也十分恐怖。

得益於前世武道記憶,葉焱施展此掌印便達到爐火純青之境。

「嘭!」

拳掌再度狠狠地撞擊,讓人震撼的場景再次出現。

葉三峰被葉焱一掌拍飛出去,被遠遠地甩在不遠處,臉色蒼白,吐出一口鮮血,滿臉的驚駭欲絕。

噠噠噠。

葉焱背負着雙掌,腳掌繼續踏步而出。

「招惹不起?」葉焱輕吐道:「在我葉焱面前,誰在稱無敵,哪個敢言不敗?帝落時代都不見!」

「別說你區區的真武境,就算是九州大帝也只能匍匐在我腳下顫抖!」

葉焱的聲音振聾發聵,眾人只覺得驚駭不已,敢和家族勢力為敵的人不少,但敢挑戰九州大帝的人,只怕這九州大陸只有葉焱一人了!

葉三峰打算後撤,但葉焱卻根本就沒給他機會,腳掌踏步而出,拳頭狠狠地砸出,直奔葉三峰的胸口而去。

葉三峰滿臉的吃驚,他連忙運轉源氣、施展武技,欲擋住葉焱這狂風暴雨而來的殺招。

只可惜,他低估了葉焱對他的殺心了。

「你體內流的是罪血,而我是光輝與榮耀!」

砰!砰!!

葉焱拳頭狠狠爆砸,葉三峰只能被動迎接。

登天路,踏歌行,彈指遮天!

速度越來越快,九龍古印神輝浩蕩,葉焱體內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其爆發出來的武道氣息,甚至直逼真武境!!

「噗!」

縱然有源氣護體,可葉三峰根本擋不住葉焱的殺招,一番狂錘之下,葉三峰接連敗退,直至手掌被葉焱碎骨,胸口肋骨也跟着斷裂了七八根。

葉三峰最終倒下,他被重創,站都站不起來!

葉焱踏步而出,他居高臨下地望着葉三峰。

「記住了,這個世界,沒人敢打斷我說話!」葉焱淡淡說道:「現在,我夠不夠資格?」

葉三峰哪敢說不字?葉家更無人敢說個不字!

葉家祖堂,一片死寂,毫無聲息,安靜得掉一根針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他們望向那位少年,滿臉驚愕,被震得說不出話來。

「葉焱的武道實力,葉家當之無愧的第一天才!」

「早知如此,當年就不該任由葉三峰胡來…」

葉家長老面色一片複雜,相視一眼,皆是忍不住嘆服,這個時候他們傲氣再盛也不得不服。

「我等願意輔佐少族長!」

「你是葉家最傑出的天才,那宗族碑石隨便你…」

面對葉焱的目光,葉家長老們只得臣服。

葉焱背負雙掌,點了點頭。

「葉三峰,你勾結楚家,欲將葉家在清瀾城的產業割讓給楚家,按族規廢去氣池和經脈,永世不能修鍊,在額頭上烙九等賤民印,發配邊陲之境打理葉家產業。」葉焱揮了揮手說道。

葉三峰父子三人,臉色皆是一陣劇變。

如果不能修鍊,又臨邊陲之境,隨時都有死於戰亂和妖獸之下。

葉三峰剝奪他繼承者之位,從葉家宗族碑石上抹除他們一家人,甚至還讓楚暮逼婚林家,欲將他除掉,他這樣的懲罰已經足夠仁慈的了。

若不是念及他父親、對方又有葉家的血脈,或許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了。

「葉焱,你敢!!」葉飛龍沉聲說道:「我乃是青雲宗的門人弟子,你可想過後果?」

「別說是青雲宗,就算我一手托着葉家,背赴九州,我葉焱一樣無敵世間!」葉焱淡淡輕吐道:「再多說一句話,爾等連活着的機會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