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五年後,兩個萌寶帶着媽咪炸集團
五年後,兩個萌寶帶着媽咪炸集團 連載中

五年後,兩個萌寶帶着媽咪炸集團

來源:google 作者:茶九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宴席琛 時簡嬈 現代言情

(系統+追妻火葬場+萌寶+逆襲+女強男強)時簡嬈以前是個天真單純的傻子,可她有系統小五陪伴前18年世界很簡單,吃飽穿暖就很快樂,自從宴席琛出現,她從這個沼澤跳到了另一個深淵…被他各種欺負,羞辱……宴總卻丟了心而不自知後來,她漸漸的清醒了,不傻了助力瑟瑟發抖:宴總,少夫人不見了!宴席琛冷厲的道:找!挖地三尺也給我找出來,想離開我身邊,休想!五年後,看見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兩個小人兒,立刻化為忠犬……老婆我們在生一個吧……時簡嬈:滾!展開

《五年後,兩個萌寶帶着媽咪炸集團》章節試讀:

一處豪華的別墅里,年輕的少女在屋裡摔打着房間裏面的花瓶,茶杯這些。

「不去,我不去,滾,都給我滾!」

「二小姐……二小姐……」

幾個女傭瑟瑟發抖的清理着地上的碎片。

一個美艷的婦人,穿着一個短皮貂,一頭**浪,擔心的拉着在屋裡摔打的少女。

「語柔,你放心,媽不會讓你嫁過去的。」

「媽!什麼嫁過去,明明就是去那邊當暖床的工具,那天那個男人派來的人說的清清楚楚,他就要時家一個女兒,我不去,我才不去!「

時語柔厲聲的叫喊起來,那個美艷婦人就是時家夫人張宜蘭。

「語柔,媽怎麼會讓你去那個地方,放心,你爸又不是只有你一個女兒。」

時語柔突然抱着張宜蘭手臂道:「媽,你是說那個傻子?」

「對,養她十年了,也該報答我們時家了。」

「可,爸那邊……」時語柔當然巴不得那個傻子離她遠遠的,一輩子都活在地獄之中。

「你爸那邊你放心,有媽在,等會打電話,讓你弟弟回來早點,」張宜蘭吩咐着。

「嗯嗯,媽你可一定幫幫我……」時語柔撒嬌着抱着張宜蘭。

「我的女兒 ,當然要配最好的,那個人就是從地獄爬出來的,就讓那個傻子去好了!」

二樓的小倉庫,黑漆漆的,只有窗戶那一點亮光,一個穿白色連衣裙的女孩,赤腳站在窗戶下,仰頭看向那一束亮光。

頭髮很長,皮膚白的幾乎沒有任何血色,身材嬌小而瘦弱,看得出年紀很小,十七八歲的樣子。

一陣腳步聲走過來,打開了倉庫的門,一個年輕的保姆端着飯菜過來,聲音很大的把飯菜放下,發出「砰」的一聲,「喂,吃飯了!哼,」說完就走了。

「唉,好餓啊,今天的飯菜又是粥……小五我想吃肉……」這個女孩就是時家大小姐,時簡嬈了,她們都說她是傻子。

而且自己從小就跟別人不一樣,腦袋裡一直有個聲音,叫小五的,一直陪伴着她。

平時自己跟它交流別人根本聽不見,只有她自己可以聽見,她夜裡還可以出現在小五說叫空間的地方,好玩極了。

小五說這個是秘密,不能和別人說 ,不然就見不到它了。

「小嬈嬈……你還是喝粥吧,不然,夜裡又要餓肚子哦……」一個沒有感情的機械聲音說道。

時簡嬈沮喪的坐下,老老實實的喝起了白粥,「小五,爸爸為什麼不喜歡我,還不讓我出去。」

小五心裏想着,這就是有了後媽就有後爸,可憐她家宿主從小智力障礙,更不得她爸爸喜歡了。

小五從時簡嬈五歲那年才過來的,幸好它只要陪着她平平安安一生,就可以結束這個世界去往屬於自己的世界。

「你這麼可愛,懂事,他不喜歡,是他的錯。」

「那我今天不開心了,我不要去學那些東西了,我要睡覺!」時簡嬈聲音軟萌道。

小五立刻心疼的道「小嬈嬈不學就不學吧,」它就是想讓時簡嬈有自力更生的能力……。

時簡嬈開心的幾口喝完,就跑到床上蓋好被子,「晚安,我睡覺了,」說完閉上眼睛。

小五「……」

……

時家餐廳一大桌好菜,下首坐着張宜蘭,時語柔,上首位置坐着一個中年男人在吃着飯菜。

這個中年男人就是時家的當家人時百中。

時百中見自己的女兒時語柔筷子在碗里動來動去,也不吃飯,皺眉道「語柔!要吃就趕緊吃。」

時語柔哼一聲「我不吃了,我上樓了。」說完腳步蹬蹬蹬的上樓了。

「看看,語柔都被你慣壞了,時峰呢,又跑哪去了,整天在外面不着家。」

張宜蘭解釋道「語柔心情不好,吃不下,小峰不是好不容易放假了,就讓他多玩兩天。」

「你自己看着吧,還有宴家……」時百中沒說完的話被張宜蘭打斷「那邊就是要時家的一個女兒,你也知道他就是來對付我們時家的,語柔真的進宴家,還有命回來嗎?」

說完自己哭起來,「嗚嗚嗚……語柔還這麼小,下個月才十八歲生日,……」

時百中也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去那邊,明知道宴席琛就是來替他爸爸報仇的,是要拿他時家開刀。

他也沒有辦法,畢竟宴氏集團現在可是四大集團之首。

「語柔不去,下海路那邊的項目全部要停工了,這麼多的資金我們賠不起,讓那些老傢伙知道了,我看震天董事長的位置我也到頭了!」

張宜蘭嘆口氣道「我知道,可是你別忘了,你還有一個女兒。」

時百中猶豫道「你說簡嬈?那個傻子?如果被宴席琛知道了……。」

「他不就是想要時家的女兒,那個傻子可是時家的大小姐!她去最為合適。」張宜蘭一臉猙獰。

「好吧,這幾天那邊可能就要來人了,先讓她去西院住着。」

張宜蘭笑道「我知道,待會就讓人把她住的房間收拾出來。」

西院

「好了,你就住這吧,裏面的東西,衣服你可以隨便穿,隨便用。」年輕的保姆把時簡嬈帶到一個布置比較乾淨的房間。

時簡嬈進去看看這邊,摸摸那邊,又打開衣櫃看見好多衣服「哇……好漂亮啊。」

保姆阿月一臉不屑的看着她「傻子,這可是語柔小姐不要的衣服,便宜你了,還有這前院你可以出來走動走動,哼,」說完就把門關上了。

小五氣的對着空氣拳打腳踢的「小嬈嬈,你要小心了,她們反常就肯定不安好心。」

「太好了,小五你聽見了嗎,我可以去院子里了,」時簡嬈笑的一臉天真。

「聽到了,聽到了,」小五又忘了,她家宿主現在智力就和四五歲孩子一樣,而且還是有障礙比一般孩子更低下,唉,讓人堪憂。

時簡嬈拿了好幾件衣服,猶豫不決「小五,我穿哪個好看啊?是紅的,還是黃的,還是這個紫色的。」

小五看了看「紫色的吧。」

時簡嬈搖搖頭「不,我喜歡紅色,女孩子就是要穿大紅才喜慶。」

「為什麼要喜慶?」小五不懂就要問。

時簡嬈傻笑幾下「因為可愛啊,那樣大家都不會罵我,欺負我了。」

小五老母親的心又泛濫了「喜慶,咱們小嬈嬈最喜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