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俠:大明天魔策
武俠:大明天魔策 連載中

武俠:大明天魔策

來源:google 作者:米線大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壽 米線大蝦

徐壽被一個旱雷劈到了這大明弘治年間,開啟了江湖與朝堂上的奇幻之旅江湖裡的驚險奇遇,朝堂上的爾虞我詐,既然身懷奇遇,就當過一個精彩紛呈的絢麗人生【武俠,奇遇,無金手指,東廠,曹賊屬性】展開

《武俠:大明天魔策》章節試讀:

江三赤身仰躺,已發出陣陣鼾聲,玉奴俯卧在江三胸膛,如海棠春睡,那白雪因擠壓之故,難窺全貌。

但只看其半,便可知其豐碩,柳腰纖細,之後又是極度擴張,頂起那兩隆山丘,嘴角不時微微翹起,當有好事入夢。

秦壽只覺口中比剛醒時還要乾燥,走到床前緩緩伸出手去,將床腳錦被拉起蓋住二人,想要離開卻終究沒有忍住……

狠狠的在那美景上摸了一把,只覺觸感柔軟,引得他心旌神搖,想要再摸,又自不敢,只得匆匆返家而去。

到至自家,果然秦齡尚未回返。

秦壽逐漸感身上有些不適,身體發熱。

卻原來江三此人好酒,每次戍軍歸來當日必定大醉,行房時有心無力,玉奴素久了的,快活起來只爭朝夕。

因此哪裡容他酒醒次日,故在其歸來當天準備一壺三鞭酒,名聞可知,裏面放了些催情助性之物。

剛剛那些殘酒又被不知情的秦壽飲掉,如今這貨被熱的四處尋水,路過南廂耳房時,忽聽裏面傳來陣陣水聲。

秦壽走至門前,透過縫隙向內看去,只見好一派春光。

屋內放置一個半人高的浴桶,倩娘正背坐在桶內沐浴,因桶壁遮擋,只能看見兩個雪白臂膀。

若隱若現的在水汽蒸騰之中,倩娘溫潤的肌膚直如剝殼雞蛋般光滑緊緻。

看起來倩娘已沐浴完畢,正用干布擦拭身子,一抬右臂,又見美景閃動,擦乾了上身之後,她就從桶內站了起來。

那美景又是一覽無遺,隨後她抬起一條腿準備從桶內一步跨出,不巧那處正對房門。

屋外的秦壽猛然瞳孔一縮,他再也無法忍受,合身將屋門撞開,向倩娘撲去。

「二爺,您……」倩娘見人一驚,本能想要躲閃,可踩到地上積水,腳下一滑倒在地上,隨後就秦壽壓在了身下。

秦壽將頭埋在倩娘那美景之中親吻,一手抱緊倩娘,開始沒頭沒腦的亂撞。

「哎呦,」倩娘一聲驚呼,秦壽二世都是童男子,畢竟未曾真的有經驗,初探卻未能入。

倩娘被他的火熱撞的身子一縮,渾身不由一顫。

她也顧不得羞恥,素手下探,握住他只求遠離自己,手裡卻又被燙了一下,連忙縮了回來。

正手足無措,忽然一手伸來抓住自己手腕拉向頭頂,秦壽將倩娘兩手都舉過頭頂,一手壓實,另外抓住一邊美景不住捏揉。

沒有別的辦法,只好用力合著一雙腿不給其深入,秦壽雖未劍履及地也能稍解心火。

女子本就體弱,不一刻倩娘漸漸力氣不足,身體稍松,就想着認命算了。

然而卻只聞秦壽突然一聲大喝,屋內漸漸安息,只有徐壽的粗喘及倩娘的嚶嚶哭泣聲。

「二爺,你們……」

秦壽回頭一看,見丁七在門前目瞪口呆的看着自方二人,一陣羞臊惶恐,拎起褲子就沖了出去。

「二弟,怎麼了,臉色如此難看。」

剛出門又與路過的秦齡撞個滿懷,秦壽更不敢搭話,悶頭跑回西廂自己房內,不時就聽得南廂一陣嘈亂。

「早說你這樣慣着他早晚闖禍,他才多大幹出這等事來。」大嫂喋喋不休的聲音。

「小姐莫要為了這等人生氣,免得傷了身子。」這是大嫂貼身丫鬟小桃,原來自己未曾被下人看起。

「丁七快勸勸倩娘,你夫妻二人放心,我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自家大哥這次會把自己怎麼處置呢。

「登徒浪子,竟做出此等下作事,真……真是看錯了他。」柳如煙的聲音夾雜在其中。

秦壽嚇得一哆嗦,相處幾日,曉得這小丫頭可是管不住的主兒,別趁大哥不備真的把自己給劈了…

不敢再在家中久留,他翻出平時攢下的私房錢,又打包行李,連衣服也沒多帶,秦壽連夜逃離了家中。

真真的喝酒誤事,本來還不錯的日子算是過到了頭,秦壽兩世為人,哪離家出走過啊,特別這次還是逃跑…

但這有什麼辦法,一是沒有什麼臉面,二也真的是怕被打死,他才剛來,對自己大哥大嫂可不熟悉,哪敢把命交到他們手中。

荒村,野店。

幾輛鏢車散落在店外,十餘名趟子手環繞周圍,除了幾個望風的,其餘人都用清水就着乾糧。

鏢車上的三角鏢旗無力垂落着,隱約看到「長風」二字。

店內堂上幾名鏢師據座用食,另有零散三四名食客,角落裡一名少年食不甘味,長吁短嘆,正是逃家而走的秦壽。

那夜離家身上銀兩不多,又不知家中何時風波能熄,秦壽不敢住大店,躲到這鄉村小店指望能多熬一陣。

想着待兄嫂消氣再返家請罪,可這廝是好日子過慣了的,整日里粗茶淡飯,悶也要悶出病來。

「六爺,聽聞上個月丐幫大舉出關了,走的宣府路,也不知為的何事?」

忽聽一個黑臉鏢師向居中而坐胖胖的好似商賈一般的老者問道。

「還能有什麼事,傳功長老親自出馬,還不是為尋找丐幫失落數十年的幫主信物」綠玉杖「。」

那個六爺捋髯笑道。

「丐幫無主已有近三十年了,一根打狗棒尋不尋有甚要緊?」另一鏢師接口問道。

六爺夾起一口菜送到嘴中,緩緩咀嚼咽下後道:

「這話沒見識,正是丐幫無主,這『綠玉仗』才更要尋到。」

「『綠玉杖』雖小,卻是歷代幫主信物,長老持之號令幫眾名正言順,這二十年來丐幫污衣凈衣紛爭不斷。」

「仁義禮勇信五大分舵爭權奪利,傳功、執法二長老相互不合,堂堂第一大幫江河日下。」

「若再不有人出來主事,這丐幫怕要在九大門派中除名咯。」

「哈哈哈,商老六杞人憂天,這幫叫花子傳承千年,哪有那麼容易隨波逐流。」

隨着笑聲,一個邋遢老頭一步三晃的踱進店裡。

「你這老傢伙怎的跑到這荒郊野嶺。」

商六等人看起來與此人熟識,示意身邊鏢師讓出位置,叫店家又上了一副碗筷,開口道:

「老夫剛才所言可有錯處,說出來剛好給後輩們長些見識。」

《武俠:大明天魔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