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俠:開局救下秦王嬴政
武俠:開局救下秦王嬴政 連載中

武俠:開局救下秦王嬴政

來源:google 作者:絕代劍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玄 絕代劍神

大秦呂不韋權傾朝野,麾下羅網凶名赫赫,妄圖扶持新王,用作傀儡,繼續掌握朝堂權力大明、大宋、大元……擁兵百萬,強者如林大唐分崩離析,不良帥袁天罡一直想要重回貞觀盛世,為此展開了一場長達數十年的布局林玄穿越到這個宏大的世界,踏出掌控權力的第一步,擊殺羅網殺手,與蓋聶大戰黑白玄翦,救下秦王嬴政,收服絕世美人焰靈姬……展開

《武俠:開局救下秦王嬴政》章節試讀:

世間萬物風雲變幻,波譎雲詭,時逢亂世,諸國廝殺不斷,問蒼茫大地,誰主浮沉?

在這個諸子百家共存,羅網獵殺六國高層的時代,歷史的車輪,總是驚人的相似。

現今秦國,呂不韋隻手遮天,相權壓過君權,嬴政的處境,已經被抑制到了谷底。

尤其是此次冒着風險,前往新鄭,想要招攬法家大才韓非。

更是讓呂不韋找到了機會,在一神秘組織的唆使下,派遣羅網天字級殺手前來絕殺秦王。

即便有林玄的加入,但依舊無異於是一場天大的挑戰。

但風險往往意味着回報,只要能夠度過此次危機,必定會被秦王引為心腹。

這本就是林玄事先布置好的謀劃。

要知道,陰陽家不也是極為的看好秦國,只怕早早的便下了注,亦或者時機未到,想要再度考察一番秦王,看對方能否度過此次危機,成功剷除權臣呂不韋。

……

一路之上,馬車急速行駛,很快,便到了繁華似錦,如熱火烹油的韓國新鄭。

夜幕降臨,城中萬籟俱靜,四周門窗緊閉,僅余燈火通明。

找了一處僻靜的莊園,林寒等人便在此地休息。

天空中繁星閃耀,如同一顆顆晶瑩的鑽石,點綴在那無窮無盡的天幕之上,為大地滋養着生機。

月冷清輝,黑夜如水。

院落中,林玄與嬴政、蓋聶圍坐在一方石桌旁,一壺熱茶香氣飄飄,散發著一股洗滌人心的氣味,令人為之沉醉。

四周樹木嘩嘩作響,迎着微風,搖擺着挺拔的身姿,青翠欲滴。

「現在新鄭之中,九公子韓非和以大將軍姬無夜為首的夜幕組織,在朝堂之中展開了一場殺人不見血的爭鋒,靠着過人的才智,韓非屢屢佔據上風。」

「更有甚者,據傳,韓國太子竟然被百越的一群奇人異士,給劫掠出了太子府,雖然最後成功救出,但卻依然離奇死亡。」

「看來韓國之中,王權之爭也已經展開了殘酷的獠牙。」

林玄目光冷靜的說道。

蓋聶平靜如水,眼底閃過一絲絲的波瀾,道:「韓王看似昏聵老邁,實則正在極力的維持着文臣張開地和武將姬無夜兩方的爭端,四公子韓宇也在其中左右逢源,可自從韓非學成回國之後,朝堂之中的動蕩,便一發不可收拾。」

「先是鬼兵劫餉,之後又有火雨瑪瑙案……這其中隱藏的深意,幾乎已經擺在了眼前。」

林玄冷冷一笑:「一個弱小的韓國,兵不過二十餘萬,可其中的勾心鬥角,卻實在令人震驚。」

「姬無夜此人號稱韓國百年來最強之將,刀法和硬功放眼七國,也是第一等的,手下的四凶將,包攬了財、政、諜、軍,勢力龐大。」

「最棘手的還是羅網,和夜幕組織有着牽扯不清的關係,我們在新鄭所要面對的敵手,實在要超乎想像啊!」

嬴政眉頭一皺,有些擔憂的說道:「不知先生有何計策?」

林玄輕輕地吐出兩個字:「借勢。」

蓋聶恍然大悟:「莫非是流沙?」

林玄搖了搖頭,又豈止如此。

羅網既然決定要獵殺秦王,必然會傾巢出動,不留一絲生機。

否則一旦失敗,其後果將會無法想像。

即便是呂不韋也將面臨一國之王的反撲。

僅僅只是流沙,未免有些薄弱。

還要再加上……

……

大將軍府。

一道魁梧偉岸的身軀,正氣勢洶洶的拿起桌旁的酒樽,將杯中猩紅的酒液一飲而盡。

「真是豈有此理,韓非,這個鬼狐狸太過狡猾,看來不能再用朝堂之上的手段來對付他了,不然只會是得不償失。」

姬無夜直接將酒杯摔在地上,臉色猙獰的說道。

「將軍息怒,韓非的確才智過人,可惜終究太過一意孤行,想要對付他,我們可以聯絡其他人。」

「縱然他們和百越結盟,也依舊要墜入到深淵之中,死無葬身之地。」

一位赤紅如血,白髮如雪的男子,如優雅的貴族般無聲無息的出現,背影對着姬無夜,渾身散發出一股極度冰冷,讓周圍溫度驟降的氣息。

「侯爺的意思是說……」

聞言,姬無夜有些欲言又止。

白亦非手中拿着一杯酒樽,品嘗着杯中猶如鮮血一般,令他為之興奮的美酒,眼神中划過一絲嗜血的殺意。

「獵物終究是獵物,不知曉我們在韓國經營如此之久,憑藉的又豈是這高強的武功和兵權,更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人脈。」

血衣侯衣袂飄飄,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彷彿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姬無夜聞言,更是猖狂一笑,道:「侯爺所言極是,這一次,縱然韓非再如何的掙扎,也絕對難以逃脫這天羅地網。」

「只是,已經失控的百越等人,也絕對不能再留下了。」

血衣侯自信且高傲的說道:「請將軍靜候佳音!」

話落,那裡已經不見了白亦非的身影,徒留下淡淡的白霧,似乎在原地冰封了一切,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

商議了一番計劃,回到頗具奢華,古典淡雅的房間,林玄為日後的大戰做着準備,一口吞下了晶瑩剔透,紅芒閃爍的血菩提,運起功力,開始逐漸的消化這枚世間難尋的異果。

一股極為龐大的暖流,彷彿通向四肢百骸,洗凈人生的鉛華,凈化體內的污垢。

最後,猶如百川歸海,盡歸於丹田之中,一點一滴的被內力融合,增強着林玄渾厚的修為。

隨着血菩提被一點一點的煉化,四周的氣息,也在漸漸的進行着某種蛻變,其身軀綻放着一股微弱的血光,似乎將整間廂房都映照的通紅。

轟!

彷彿打破了某種枷鎖,林玄體內發出一聲猶如雷霆般的洪鐘之響,虛空似乎在瞬息間凝滯了片刻,一縷極為強大的狂暴氣浪,似無形間席捲四周。

內罡宗師境,破!

可至此,林玄修為的提升,依舊在小幅度的增加,氣勢一點一點的壯大,血菩提的藥力,已經消耗了九成有餘。

這短短片刻之間,他便已經再度觸摸到了一層厚實的壁壘。

嗡——

室內狂暴的氣浪,須臾間平息,凝滯的空氣,也全都恢復正常,那股壓抑的感覺,消散開來。

「呼,一枚血菩提,不僅幫助我成功突破了當前境界,剩餘的藥效,還讓我在內罡宗師初期境界,走到了盡頭,距離再度突破,已經不過臨門一角而已。」

「三個月之內,即便不靠着系統的提升,想必也可將修為臻至內罡宗師中期境界。」

林玄輕吐一口濁氣,深邃的眸子,透着一股濃郁的驚喜。

若是在靠着謝家劍法,他有把握越級殺敵,即便遇到羅網天字一等的殺手,也依舊可以進退自如。

他現在,也算是躋身天下頂尖高手的行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