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午夜定棺人
午夜定棺人 連載中

午夜定棺人

來源:google 作者:提燈小鬼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凡 懸疑驚悚 曼婷

張凡的祖祖輩輩都是靠做陰陽先生為生的,只因祖輩種下了孽果,此後張家的世代人都要肩展開

《午夜定棺人》章節試讀:

有人說這個世界上有鬼,可又有人說這世間根本就沒有鬼!
這神鬼之說代代相傳流傳已久,誰也不好去揣測。
相信有很多人和我一樣不相信神鬼之說,可因緣巧合之下成了一個專門和神鬼打交道的人,一個陰陽先生。
陰陽先生,或許大家有點模糊不解,難道就是街邊上那些擺攤算命的,有的人會疑惑,那些不是騙子嘛!
大家說的應該就是那些街邊看相,算卦的瞎眼老頭老太吧!
你們可別被騙了,他們那眼神比誰都精着呢!
根本就是個騙子,打着陰陽先生的旗子到處招搖撞騙,所有大家在遇到這類人可就要謹慎了,莫要着了他們的道了。
說了這麼多還沒自我介紹,我叫張凡,老一輩的寓意便是希望我這一生同名字一樣,平平凡凡安安樂樂的度過一生;好笑的是可我這一生卻不平凡,甚至說是歷盡生死磨難。
說到這裡我也就和大家隨便聊一聊,我當陰陽先生這一生所遇到的不為人知的故事吧!
當然大家所聽的事情別太認真權當故事就好,說起我的一生這事就多了,最遠要追溯到我爺爺那一輩了。
我的家鄉在安徽皖南山區,一個不大的村落,臨近蘇浙夾縫處。
爺爺那會可謂正當年,二十來歲小夥子,人又勤快也老實,有一手好的木匠手藝,同年在家人的贊同之下開了一家棺材鋪。
那時的饑荒歲月,不知道有多少人死於飢餓之中,由於我爺爺的木匠手藝還不錯,一家人也算堪堪溫飽。
經人介紹認識了我的奶奶楊玉蘭,沒過幾年我奶奶懷孕了,這下可喜壞了我爺爺。
奶奶懷孕後,太爺爺,太奶奶便輪番好生伺候着,而我爺爺也就更加努力的做着木匠活。
直到有一天,棺材鋪外天色已經慢慢暗了下來,不過當時外面飄着雪也就不顯的怎麼天黑,爺爺正趁着天色趕製着隔壁村裡定的一副壽材。
剛剛刷完棺材面上的油漆,門外傳來了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
爺爺見屋外來人了,也就連忙放下刷漆,抓起身旁的大衣裹上,心裏納悶着,這個點了會是誰!
「來了~來了,誰呀?」
,隨着木門剛剛打開,一股寒風「呼呼」直往屋裡灌,凍的爺爺打了個寒蟬。
爺爺站在門口,雙手不住的搓着,伸着脖子的打量着門外的動靜,一個身穿紅色棉襖的人影站在了門外,那人也同爺爺一般裹着嚴嚴實實,天色有點暗外加包的嚴實也就看不清面貌來,不過可以看出是個身穿紅色棉襖的女人。
爺爺見狀連忙對着那人說道:「唉!
大妹子,你有事嘛!
有事進來說吧!
站在外面多冷啊!」

那女子連忙搖了搖頭:不~不了,謝謝大哥的好意,我想求大哥一點事兒。
爺爺見那人沒有進屋的意思,雖然奇怪也沒有多問,只得忍着寒風說道:哎!
大妹子有事求不求的,有啥事就說吧!
是不是沒有糧了,我這還有點,你就拿走吧!
這大冬天的誰都不容易啊!
爺爺以為這人八成是來求糧的,沒辦法誰讓這年月都不好過,能幫點就幫點吧!
剛要轉身去拿牆角那半小袋粗糧時,那身穿紅色棉襖的女人聲音有些虛弱的開口道:不用了,大哥,我不是來討糧食的。
爺爺楞住了,心中在想這大冷天的,大妹子求啥啊!
糧食也不要,我這一棺材鋪有啥好求的,納悶的說道:「哦!
好吧,大妹子有啥事說吧!」
那穿着紅色棉襖的女人猶豫的伸了伸手,指了指爺爺身後,爺爺回頭一看,這!
這不是我還沒有完工的棺材嘛!
該不是這大妹子家裡出事了來定棺材吧!
心中如同突然想通的爺爺,拍着胸脯說道:哎呀!
原來大妹子來定棺材啊!
呵呵,你可是找對人了,我可是這裡手藝數一數二的。
爺爺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冊子,將手中的小冊子遞到了紅棉襖女子手中:大妹子,你看這裡啥型號的都有,樣式大小,花紋,木料應有盡有,就是不知道你要什麼樣的。
那女子搖了搖頭指了指自己,說道:沒什麼要求,就按照我這樣的身高就好了。
「啊!
照着你的身高來做」,當時可把我爺爺嚇了一跳,這啥情況啊!
不會是鬼吧!
爺爺壯着膽子,抬頭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子,發現除了臉色有點蒼白,沒有什麼異常,心想應該是給和她身高差不多的親人定的,也就放下心來。
「麻煩大哥做好了,幫忙送到三里鎮東邊五十里地的三里坡,我家就在那裡你到時一看就知,這是棺材錢,不知夠不夠」。
爺爺伸手接過一看,好傢夥十張十的大團結,這可是一筆大錢啊!
可一副好點的棺材也用不了這麼多啊!
剛想退回去,沒想到那女子已經盯着雨雪走了出去。
爺爺看着漸漸離去的大妹子,心中還在想着這三里坡好熟悉,可一時也想不起來在哪了,管他呢!
等做好了送過去時退掉多餘的錢就好了,便小心的把大團結揣到兜里轉身便收拾了一下東西便關上門去,哼着小調便回家去了。
回到家看着奶奶已經睡著了,心中不由的想到這棺材鋪的生意也越來越好了,自己也算是頂起了家裡的一片天了,想着奶奶肚子里的孩子,爺爺一高興,就拿了瓶二鍋頭就着專門留給他的飯菜喝起了小酒,樂呵樂呵的一夜就過去了。
第二天清早,爺爺還在呼呼大睡,奶奶已經起床坐在院子里拿着針線縫補起衣服來了。
這時院子里的奶奶傳來了一聲驚呼,正在熟睡的爺爺一下子驚醒了,喊道:玉蘭,咋啦?
不會磕着了吧!
爺爺連忙穿上衣服,急匆匆的跑出屋,出屋一看奶奶正站在院子里,眼睛盯着地上的一件粗布麻衣。
「玉蘭你怎麼了,看着我的衣服幹嘛?
該不是狗日的耗子爬裏面做窩了吧!」

奶奶拍了拍胸口,指着地上的衣服說道:什麼耗子做窩,你喝酒喝糊塗了吧!
怎麼把「那種錢」帶家裡來了,嚇死我了。
爺爺疑惑的上前撿起地上的衣服,一拍大腿突然想起了昨晚那事,這口袋裡不正是昨晚那上門主客的定金嘛!
難不成自家媳婦以為這錢來的不幹凈。
「玉蘭啊!
看你這大驚小怪的,放心吧!
這錢不是偷來的,也不是撿來的,這是昨晚一個大妹子來找我定做棺材的定金了,可大氣了,一出手就是一百塊呢!」
,爺爺滿面紅光的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右手便探向那衣服口袋。
奶奶一聽,頓時臉色大變,急忙問道:你~你說啥?
昨晚人~人家的定金。
「對啊!
昨晚你睡著了沒告訴你,我回來之前,一個大妹子來鋪子拜託我做一副棺材,出手可大方了,你瞧瞧這不是嘛!」

爺爺正說著興頭上,掏出口袋裡的鈔票就想炫耀一般,可剛拿出鈔票的一瞬間,爺爺的眼睛瞪的多大,臉色頓時一片慘白,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下,手中的大團結也隨之掉落。
原來爺爺從口袋裡掏出的這兩張「大團結」已經變了樣,上面已經不再是中國銀行,卻變成了天地冥行幾個大字。
「死人錢,怎麼會這樣」,爺爺手指顫抖的撿起地下的「冥幣」,問道奶奶有沒有人拿過他的衣服,在得知沒人拿時,看了又看,最終發現這確實是冥幣,是昨晚自己收到的「大團結」。
奶奶見爺爺一副跟中了邪般,傻楞的盯着手中那刺眼的「鈔票」,奶奶生怕爺爺出事,連忙跑去喊來了隔壁的太爺爺。
當爺爺把自己昨晚遇到定棺材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太爺爺,太爺爺接過爺爺手中的「冥幣」,頓時皺起了眉頭,看來自己的兒子是遇到了鬼魅,並且應了那鬼魅的託付,二話沒說,拉起爺爺便往外走。
這事可馬虎不得,正所謂亂世出邪魅,那個時候半夜遇鬼,鬼打牆,鬼上身,鬼魅之事在農村地區比較常見,一般只要不惹怒那些孤魂野鬼都會平安無事。
可如果鬼上門托你辦事,你可就要謹慎了,你不答應還好,如果應了,沒有給他辦,那你就完了,小則這一輩子大災小難不斷,大則子孫後代都會跟着倒霉,所以如果哪天半夜有陌生人上門找你幫忙,你可要注意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