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五爺專寵小嬌妻
五爺專寵小嬌妻 連載中

五爺專寵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崑崙 現代言情 許韻晚

人人都知道,五爺周凜燁是本城的金字塔尖,有權有勢,無人敢惹許韻晚卻悄摸摸地連耍了他三次第一次被耍,五爺挺氣憤的,抓了人來要狠狠懲罰,結果一不小心給耍了第二次第三次,五爺表示絕對要讓許韻晚消失在世界上,他早上才說完,晚上許韻晚就進了他家,成了家庭教師家庭教師好哇,可以慢慢折磨折磨還沒開始呢,心就給偷走了展開

《五爺專寵小嬌妻》章節試讀:

第3章你逃得過我的掌控嗎是昨晚酒店裡的那個男人!
男人慢步走來,立在她身前,立刻將她嬌小的身影掩蓋。
就連他的影子,都帶足了侵略性!
腰,一緊,被他握住,你覺得逃得過我的掌控嗎?」
男人俯視着面前的人兒,不可否認,她長得極美,是那種驚心動迫的美。
這美中夾雜了清純,嫵媚,性感,妖嬈,卻偏偏毫不矛盾,糅合得無比完美。
他微微揚唇,似笑非笑,不是那種生來就冷氣森森的類型,卻硬是給人帶來了強勁的壓力。
許韻晚自詡不是一個膽小鬼,此時卻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這男人的氣場太強大!
即使依舊不知道眼前人的身份,但她已大概猜出來,自己惹上了硬茬!
許韻晚不由得一陣頭痛。
男人的身子慢慢靠近,貼上了她……許韻晚緊急間雙手撐住他的胸膛,我昨晚之所以會跑,只是因為心虛。
那張證是假的,像您的這樣的人物自然騙不過。
我不敢跟您說實話,想來想去,只能逃跑!」
我知道自己的行為太過荒唐,向您道歉。
您可千萬別為了我這種小人物動氣,不值得。」
她有意加重了小人物」三個字。
男人呵一聲,鬆開了她。
儘管鬆開,但周圍的空氣依舊凝着,悶得她的心臟都要爆掉。
你是覺得我跟你這種小人物計較,有失顏面?」
他問。
她的確是這麼個意思。
但嘴上怎麼能承認呢?
沒有,真沒有,我只是……」許韻晚想了又想,最後一咬牙拉開自己的衣服,您要是不嫌棄,我也可以的。」
說完,迅速朝他貼過去。
男人避開,滾!」
啊?
哦……好!」
許韻晚有意露出一絲委屈,捂着臉跑出去。
直到晚離了那座房子,才敢大口大口地喘氣。
免不得,又回頭去望。
那個男人,氣勢那樣強勁,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
許韻晚沒有太多時間去猜測一個註定跟自己牽扯不上關係的男人,她跳上車。
才上車,于敏鳳的電話就催命一般打了過來,想來是知道她被人帶走了的事。
許韻晚半點都不想理這個壞心女人,索性調成靜音,去了醫院。
醫院的心腦科,住着弟弟許直。
因為一場事故,他的心臟嚴重受損,這些年全靠着醫院的葯養着。
長年病着的人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加上久不見陽光,許直的臉特別特別白,泛着些病態的青色,精神也不是很好。
她走進去的時候,他正耷拉着腦袋在撕紙。
床上,撒了滿滿的細碎的紙屑。
感覺怎麼樣?」
許韻晚把帶來的水果放在檯面上,低頭幫他清理紙屑。
死不了。」
他懶懶地應,也不管紙屑,靠過去,半閉了眼。
許韻語明顯感覺他今天情緒不佳,安慰地拍拍他的肩,放心吧,會找到心源的。」
許直早幾年就該換心了,奈何一心難求,現在還在排着隊等候機會。
不過因為排隊時間早,名次已經很靠前,再熬熬,或許就有機會了。
許直依舊只是懶懶地嗯」了一聲。
你今年二十五了吧,找個男人嫁了唄。」
他道。
許韻晚笑了一聲,給他拉被子,我顧你都來不及,哪來的時間和心情去找男人?」
我不要你管,你管好自己就不錯了!」
許直顯然是生氣了,但強壓着火氣沒有提高音量,這樣的他便愈發地顯得冷漠難近。
自從那件事後,他對她就不似從前。
許韻晚知道他心裏存着的情緒過於複雜,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護士剛好走進來換藥水,看到許韻晚,不由得出了聲,你們家屬要好好說說病人,葯不好好吃,偷偷丟了好幾次,覺也不好好睡,每晚都熬夜,這麼下去神仙老子也救不了他!」
許直!」
聽到護士這些話,許韻晚一時嚴肅起來,瞪緊了許直。
許直沒有抬頭,兀自擺弄着自己的手指。
許韻晚很想訓他一頓,最後也只能客氣地應對護士,知道了,我會好好勸他的。」
護士嗯了一聲,離開。
許韻晚方才來握許直的手,小直,你忘了嗎?
爸媽死的時候特別將你託付給我,要我好好照顧你。
你要出了事,我哪有臉面去見他們!」
我自己的病自己清楚,治不好了,不想再熬着!」
他倔強地扭開頭。
沒辦法治好病保護她,便不想再拖累她。
能治好的,我已經在找心臟源,很快就能找到的!
不許胡思亂想,不許不配合醫生,聽到了沒有!」
我又不是你的親弟弟!
就算你不管我,也不犯着什麼!」
許直甩開她的手。
許直是父母領養的孤兒,但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勝過親姐弟。
我當然得管你了。
因為你,我這些年吃了不少苦頭,你不好好活着,我向誰討要?
還是說,你根本就是個懦夫,不想還我?」
許韻晚這一番話說得許直久久不能出聲,好久才悶聲悶氣地來一聲,誰要你欠了?」
雖然表情依舊很臭,但好歹有了些生氣。
許韻晚這才放心,走時摸摸他的頭,上天給咱們這麼多的苦難,就是要咱們迎難而上的,一起加油!」
許直晃開她的手,我們可以一起加油,但前提是,不論我這病有多兇險,你都不能做不該做的事。
你明白我的意思,如果再有……那種事發生,我一輩子也不會治病。」
知道的。」
許韻晚心頭一酸,還是點了點頭。
嘴再臭,也知道心疼她。
離開的時候,許韻晚專門去找了醫生,問及一些換心的費用問題。
醫生告訴她,就算不管後續的治療費用,至少得準備一百萬以上。
如果算上後期的費用,兩百萬是一定要的。
可真是個燒錢的病。
許韻晚吸一口涼氣,想了想,在外頭找人借了部手機利落地撥了一個電話,很快那頭響起機械的聲音:您的賬戶餘額是三十五萬三千一百七七十元。」
才三十多萬啊。」
許韻晚輕嘆一聲。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