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仵作娘子不好惹小說
仵作娘子不好惹小說 連載中

仵作娘子不好惹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霄景昱 黎初念

黎初念是部隊里的女神級法醫,一場意外,讓她穿越到了古代,成了眾人眼中又丑又傻的小展開

《仵作娘子不好惹小說》章節試讀:

「黎醫生,死者的家屬說要見您,還給了這個……」助理手中厚厚的信封送到黎初念的眼皮下,黎初念看也不看一眼,自顧自地拿起手中的實驗器材。
她冷漠的態度沒有絲毫的鬆動,「人就是酒後失足而死,我還要解剖一具屍體,沒空同他們虛與委蛇。」
鋒利的手術刀劃開皮膚肌理的聲音清晰陰森,氤氳的雙眼忽然眼睛一暗,這具屍體里的菌落好奇怪。
黎初念眯起眼睛盯着手術刀刃上的黃綠液體,陷入沉思之中。
「去死吧!」
就在這時,情況突變。
黎初念來不及回頭,鋒利的刀刃便徹底地陷入腹部中。
血液不住地往外湧出,五感漸漸消散,不知過了多久,黎初念感受到背後在遭受一下又一下的重擊。
「初念一定不能有事啊,孩子她娘啊,求求你,保佑她平安無事吧。」
「大哥,醒了!
初念醒了!」
幾個圍在她身邊的男人一臉喜意,喜極而泣的黎行山更是一把抱住她。
生生將黎初念嚇得直瞪眼,在場的眾人如同看猴一樣盯着她,好似一個笑話。
黎初念手中緊握的饃饃滾落一旁,來訪的賓客紛紛譏笑,「這新娘身寬體胖,哪怕模樣不醜,但都要成婚了還偷吃!」
「難成體統,真是丟臉丟大發了,看她差點被噎死。」
黎初念愣住,低頭一看,身上火紅的嫁衣刺痛她的眼睛。
她站在風中凌亂。
完了,穿越了,並且原主還是因為偷吃被噎死的小胖妞?
「不好了!」
她抬眼望去,只見原主的哥哥黎子墨面容焦急地跑進屋內,累得手撐着膝蓋,「一個時辰前,周令川他嬸死在咱們家豬圈裡了!」
黎行山嚇得表情僵硬住,兩隻寬厚的大手不住地摩擦着衣襟,「咋回事?」
幾個叔叔對視一眼,表情若有所思。
得到下人傳來的消息,周令川當場就冷下了臉,「今日婚禮拜堂便免了,大家盡興便足矣。」
黎初念被人送進新房,屋內獨留她一人,靜謐得可怕。
模糊的銅鏡架在製作精良的木柜上,倒映出模糊不清的人臉。
五官標緻,只可惜一胖毀所有。
黎初念輕輕戳着臉上的酒窩,閨房的門被狠狠地打開,她耷拉的眼眸打量着門口一臉怒意的男人。
「你是……周令川?」
原主還沒拜堂的『夫君』。
周令川臉上的青筋突起,發白的布衣蓋住緊握的拳頭,目光幽幽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譏諷道:「你爹殺了我嬸嬸,所幸沒同你拜堂,一個仇人之女怎配成為我妻?」
黎初念柳眉微蹙,臉上的肉堆在一起,看起來有些猙獰,「血口噴人,我爹怎麼可能殺你嬸嬸?」
在原主的記憶里,黎行山憨厚老實,絕不可能殺人。
周令川冷笑一聲,脫下身上的紅衣,狠狠地丟在地上,「證據確鑿,你就等着做寡婦吧!」
砰—— 話音一落,以黎四漁為首的幾個黎家男人破門而入,像拎小雞似的直接將周令川提起摔在地上。
黎初念不忍直視,真是弱不禁風。
卻又忍不住腹誹,原主的幾個叔叔忒不講武德了,竟然偷聽新婚夫妻的牆角!
「你小子敢欺負初念,不想活了?」
眼見着沙包大的拳頭就要落在周令川的臉上,突然大批的衙役魚貫而入,將新房圍得水泄不通。
「誰是黎行山?」
一個高大的錦衣男人頭頂烏紗帽,負手而立,緩緩踱步而入。
那雙鷹眸帶着濃重的壓迫感,掃視一圈。
縮在人群後的黎行山身子一僵,上前弓着腰,「回縣丞大人,草民正是。」
霄景昱低低掃他一眼,手輕抬,冷聲下令,「拿下!」
沒等官兵衝上來,黎四漁張開雙臂,怒道,「我大哥沒做壞事,休想動他!」
黎子墨也跟着攔在身前,被衙役們包圍起來。
「憑什麼抓我爹?
官府辦案如此粗暴蠻橫,還真是公道。」
黎初念的臉色陰沉下來,不滿地看着發號施令的男人。
好在還有個頭腦清醒的黎二文,他對着霄景昱行了一禮,「我大哥素來為人和善,不知所犯何罪?」
霄景昱板著臉,拿起一旁的殺豬刀,「這是在你爹的豬圈發現的兇器,屍體也是在你們家,你爹是最大的嫌疑人!」
眾人皆倒吸一口冷氣。
黎初念不用回頭也能猜到周令川一臉痛快的表情。
霄景昱此刻的目光緊緊盯着黎家一干人等,「將黎家人等一併收押審問!」
被擒住的幾位叔叔皆是一臉苦色,反倒是黎初念眼睛熠熠發光,好似撿了好處。
她要是真嫁給周令川,日子必定不好過。
倒不如跟他們一同去查案,早日還黎家清白。
黎初念想着,一路小跑地跟上霄景昱等人,「大人等等我!」
在場的眾人面面相覷,黎家的丫頭該不是被饃饃堵了腦子?
待踏入那陰森泛着絲絲寒意的牢獄時,黎初念頓時後悔不已。
簡陋的牢房裡住着一個又一個苦囚,四處散發著腐臭和血腥味,僅僅是站在階梯上就聽見大牢深處鞭打和求饒的聲音。
獄卒將黎初念的四肢扣上鐐銬,她眼見着獄卒拿起掛滿倒刺的長鞭,頓時傻眼。
竟然是要嚴刑逼供?

黎初念頓時慌了神,對着霄景昱大嚷道,「大人,我能幫你斷案,你不要打我!」
霄景昱冷着臉,不做理會。
「我是仵作!
我能剖屍!」
黎初念急忙道,生怕霄景昱不用她。
「放她下來。」
身上的桎梏得以解除,黎初念鬆了一口氣,而眼前,男人面上的懷疑卻並未消散。
顯然,他不信任她。
「你若不信,便在旁邊看着就是。」
黎初念不懼眼神,動作嫻熟地拿着仵作遞來的工具,剛邁進房子,就聞到濃重的腐屍的氣味。
下一刻,古老的房屋變成她在現代的實驗室。
黎初念愣了一下,魂穿竟然還能把實驗室一同帶來了?
有了實驗室的輔助,黎初念屍檢的效率十分高,一旁的仵作看了都震驚,喃喃,「這姑娘的手法聞所未聞啊。」
霄景昱的情緒壓下眼底。
當她看到死者喉頭和胃部呈現的菌落時,頓時軀殼一震。
這不正是她前世解剖最後一具屍體發現的毒素嗎?

《仵作娘子不好惹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