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道:其實我只是個普通文官罷了
仙道:其實我只是個普通文官罷了 連載中

仙道:其實我只是個普通文官罷了

來源:google 作者:吃頓紅燒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吃頓紅燒肉 奇幻玄幻 許游

我叫許游,遊歷的游天地間流傳着一個說法:聚胸中之五氣,凝頂上之三花白日飛升,可證仙道我在想,有沒有那麼一天...我可以,飛升成仙?!展開

《仙道:其實我只是個普通文官罷了》章節試讀:

大廳內四處都燃着火把,一個個強盜在兩側分散,此刻二當家被熒光束縛癱在地上,便在此時,他的身形忽有變化。

卻見他的腦袋幻化成了一個狐狸腦袋,那灰色毛髮密布臉頰,唇邊一圈毛髮沾染着猩紅血漬,又有一根灰色狐尾從他身後長出;

兩隻手也於此時化成了獸類手爪,五指之上皆有利爪。

那面摺扇被狐爪握住,火光映照之下,怎麼看怎麼怪異。

另外一隻狐爪沾着殘缺肉塊,與毛髮已經黏在了一起。

微弱的血腥味在狐妖身上散發而出,雖有些恐怖,陸仁依卻並不懼怕。

不過,她此刻已然停下了刺劍的動作。

因為這大廳內…變化突起!

這黃符威力不凡,不僅僅能夠封禁住第二境的狐妖,竟還能讓他顯出原型。

而隨着狐妖現形被縛,黃色熒光似乎讓其喪失了與外界的聯繫,那一眾強盜皆身形晃動,一股不真實之感出現在他們肉身之上。

只見他們肉身若水波一般左右晃動,不過瞬息,強盜們血肉之軀便如夢幻泡影消散不見。

出現在大廳之內的,是一個個散發著濃濃陰氣的鬼魂。

這些鬼魂有五官四肢,整個身形離地漂浮,在他人眼中,他們的身體都是半透明的感覺。

可見,卻不清晰。

他們的目光大抵都是渾濁不堪,各自張着嘴,呼喊着二當家如何如何。

那嘴裏漆黑一片,若陰冥之入口。

而他們呼喊的聲音,則顯得尖利而又空洞。

本是鬼魂,呼喊聲自是鬼哭。

隨着這詭異一幕出現,整個亮如白晝一般的大廳轉眼便陰氣漫溢。

那火光再不能給其內之人一絲溫暖之感。

陸仁依停下了動作,她目光掃了一圈,心頭狂跳不止,那捂着傷口的陸仁賈嘴唇顫動,驚的都忘記了身體上的疼痛。

兩個車夫亦被這場面嚇的冷汗直流,叫做福叔的車夫此刻驚嚇之中,嘴裏下意識喊着「無上天帝護佑眾生,大德后土法力無量」。

一為傳說中九天之帝尊;

一為傳說中九幽之冥主。

這兩位神祇在各地皆有廟宇祭祀,香火鼎盛,福叔下意識呼喊兩位天地神靈之名諱,欲祈求護佑。

神靈自然是聽不到的。

其實,幾人既然敢來此地降妖,膽量並不算小,可是這突然的變故,好似從人間來到地獄,他們又怎麼不驚慌失措?

大廳之內,那一個個鬼魂似乎並不知曉自己是鬼魂之事,仍如人一般,賣弄力氣鼓噪不已。

趙德柱依然趴着,半透明的腦袋歪斜,做着吐血的動作,卻無血可吐。

此刻,陸仁依掃過一圈之後,眼中驚懼更多。

原來不僅僅是有鬼魂而已;

卻見那些漂浮的鬼影之下,有一個個動物屍體若爛泥一般挺立在地。

有野豬,有麋鹿,有猿猴……

俱已身死,那些鬼影的腿連接在屍體之上,恍若他們寄生之所。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陸仁依顫聲開口,拿着木劍的手輕輕抖動,一根心弦被撥動的難以平定。

一息之後,陸仁賈似乎反應過來,不顧傷口劇痛,吼道:「快了結狐妖!必定是它施的妖法!」

聞聽此言,陸仁依深吸口氣,目露果斷再次提劍,熒光環繞之中,木質劍刃似乎有着莫名鋒銳之意。

嚓!!

一劍刺入狐妖之身,卻僅僅只有劍尖刺了進去,不過透入兩寸之淺,狐妖眼中有嘲弄之色,彷彿在說:

「給你殺,你也殺不死。」

陸仁依緊咬銀牙,她記起師父賜下黃符時曾言,黃符封禁之效,只有十個呼吸。

此刻若不能趁機殺了狐妖,那麼他們這幫人,十息之後,定然會成了狐妖腹中之餐!

念及此處,陸仁依拔劍再刺!

一身納靈境之靈氣流轉不止,毫不猶豫向著桃木劍傳遞而去。

嚓!!

這一劍,透入了狐妖身體三寸之內,卻再也刺不進一分。

而時間,已經過去了六息。

還剩下四息時間,陸仁依神色疲憊,一邊再次奮力運轉靈氣,一邊對桌邊恍若未覺的許游急聲道:「快跑!有多遠跑多遠!活下來!」

許游夾菜的動作一頓,他看了眼未飲一口的酒水,神色微微遺憾;

卻沒有言語。

陸仁依心中又急又惱,桃木劍再次刺向了狐妖,「呲」的一聲,這一劍雖用了殘餘之靈氣,但只不過刺入了一寸多。

狐妖眼中嘲弄神色更濃,正此時,它的灰色狐尾輕輕一晃。

那黃符封禁之光已經弱了一半多,離着十息時間,只剩兩息。

陸仁依心中不由絕望,聽着陣陣鬼哭,看着灰色妖狐,她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被狐妖擊殺,放在篝火上烤成熟肉,再被狐妖吃入嘴中。

「不!」

陸仁依倔強舉劍,又一劍刺向狐妖,桃木劍上的靈光只剩一星半點,這一劍卻連它的皮膚都沒有刺透。

畢竟,桃木之劍只是木質,其上若無靈氣,又如何能有傷妖之力?

桃木劍崩到一旁,黃符熒光隱而不見,也不再漂浮空中,若一張廢紙掉落在地。

狐妖手爪動了動,它張口笑了笑,沾着血絲肉沫的獠牙泛着森冷寒芒。

狐爪在地上一撐,便站起身形。

若有一陣水波晃過,它再次化作了青年文士樣貌,而隨着他化作人形,大廳內那些鬼魂亦消散不見,一個個強盜重新出現各處,鼓噪不停。

「二當家厲害啊!」

「哈哈哈!這幫雜碎還敢對當家的出手?自找死路嘛這不是!」

「一會大當家來了,我可得好好烤肉,讓大當家稱讚一句,那可就是美事一件咯!」

趙德柱:「噗——」

二當家打開摺扇輕輕晃動,他散亂的髮絲微微拂動,文士衣裳沾染了些微灰塵。

大廳內又轉而充滿了生氣,鬼影與動物死屍目不可見。

只不過在場之人心頭的寒意只增不減。

因為沒人會覺得,剛剛那些詭異場景是幻覺。

此刻,二當家沒急着動手,他極為雅緻的搖晃摺扇,對着身前面若死灰的陸仁依眨了眨眼,冷笑道:

「呵呵,真是小瞧了你,一張符紙便讓我狼狽不已。

「我這身衣服可是好不容易從過路書生那裡得來,平日里最讓我喜歡,你這次弄髒了它…

「單單吃了你難消我心頭之恨,等大當家來,讓他將你們也化作鬼物!」

幾人聽的真切,心中更緊了幾分,原來這麼厲害的狐妖…還只是這山寨的二號人物。

陸仁依頹然想着,這次捉妖之行,真是自投羅網了,難不成真是要化作厲鬼,以動物屍體為身,以後聽妖物號令…

不得超生么?

此時。

一道粗獷聲音自門外響起:

「哈哈哈!生人血肉味道?看來今天又有葷腥吃了!」

卻見一魁梧壯漢踏入大門,眾強盜見此人進來,皆熱烈道:「大當家好!」

捉妖幾人心頭越發沉重。

許游聽到聲音,心中算了算時辰,輕聲道:「子時似乎已經過了。」

子時,一日之初始。

他看着那碗酒水,嘴角向上微微勾起。

露出了一絲笑意。

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