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鄉村按摩師
鄉村按摩師 連載中

鄉村按摩師

來源:google 作者:神幽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瑩瑩 秦晨 都市小說

嫂子是村裡出了名的美女,膚白貌美還溫柔賢惠……那一天,力哥喝醉了,嫂子竟然爬上了我的床……展開

《鄉村按摩師》章節試讀:

第8章

秦晨很是有些心動,這新學的本事,他自己試了,確實在身體里練出一絲氣感。
這說明肯定是有作用的,如果再證明能夠治病,那以後可是厲害了。
越想越覺得心動,秦晨卻沒有表現出來,把葯熬上之後,他才到了床前。
這會楊水靈已經醒了,只不過之前一直不好意思說話,現在秦晨過來,她想不說都不行了:「晨子,我……我這病到底咋個事啊,怎麼我現在一直覺得身子熱的厲害啊?」
秦晨笑笑:「嬸,這很正常,你之前在山裡吃了那玉果,那種野生的東西不能多吃的……」
秦晨簡單的把情況給講了一下,楊水靈聽了臉紅了起來:「我……我當時趕了一天的路了,肚子餓的厲害,進山之後就摘了一些吃,以前也吃過的。」
秦晨搖搖頭:「少吃不會有啥事,但多吃了就不行,以後可別這樣了,你不知道你昨天晚上有多嚇人呢。」
楊水靈臉更紅了,他當時雖然迷糊,但思維並沒有斷,所以扯人家秦晨衣服要跟人家那啥的事她記得可是清楚。
特別是一想到秦晨那粗壯的身子,只覺得身上更熱了:「晨……晨子,你別說了,再說嬸又要受不住了。」
秦晨表情一正:「嬸,你這可不行,一會我要給你進行按摩,你身上的熱力會發散的更厲害,你一定要控制住。」
「啊?」
楊水靈聽的一驚:「那……那得多厲害?
比昨天晚上還厲害嗎?」
秦晨點了點頭:「是!
所以你一定要忍住。」
楊水靈聽的連連搖頭:「晨子,這……這不可能的,你不是女人,你不知道那感覺真受不住的,要不你乾脆把嬸給綁起來得了。」
旁邊的周瑩瑩聽到兩人的對話,疑惑的看看秦晨:「晨子,你就沒別的辦法嗎?」
秦晨搖搖頭:「沒有,楊嬸身上熱力太大,現在要不散出去後面幾天都會很麻煩,除非是有男人跟楊嬸那啥,不然只能忍過去。」
「這……」周瑩瑩一結。
而楊水靈此時則下意識的看向了秦晨。
她寡居多年,加上藥性發作,恨不得現在就讓秦晨把她往死里折騰。
周瑩瑩看到楊水靈的樣子,心裏很是有些發酸。
她的情況比楊水靈好不哪去,老公好幾年不能那啥了,她天天晚上心裏跟貓抓狗撓一樣的睡不着。
好不容易昨天晚上秦晨差點跟她那啥了,還被攪黃了,現在哪裡會讓秦晨和楊水靈在一起。
所以下一刻趕緊道:「好,既然沒有辦法,那我們就把楊嬸給綁住吧,省得她堅持不住的做傻事。」
「啊?」
楊水靈一愣,想要反駁,可是又不知道說啥好,憋了半天才醋醋的道:「行!
綁吧,綁結實點,勒死我得了。」
秦晨被兩女的話搞的尷尬無比,他不是傻子,當然聽出了兩女的鬥氣,可是他這會也沒別的好辦法,總不可能真的跟楊水靈那啥吧。
一邊想着他和周瑩瑩很快也動起了手。
找來繩子把楊水靈綁了床上。
但這也讓秦晨的心跳的更快了,他要按摩那是不能穿衣服的,而楊水靈生的肌膚如雪,玲瓏有致,這一綁起來更是誘惑到了極點。
楊水靈看着秦晨臉紅的樣子,眼睛一亮:「哎呀,晨子,你還看個啥啊?
稀罕嬸的話,嬸給你就是了。」
「不……不是,嬸,我是在看在哪開始按。」
秦晨尷尬的解釋着。
楊水靈嫣然一笑:「呵呵,那還在哪按啊,嬸的胸口悶的慌,你就在這裡開始按吧。」
她這一笑真是是勾魂奪魄,秦晨感覺身子一熱,差點沒直接撲上去,趕緊運起那醫功強穩心神。
還別說這還真有效,醫功一運,秦晨只覺得陣陣暖意自丹田升了起來,心神也穩了許多。
這讓秦晨可算是舒了口氣,倒是旁邊的周瑩瑩,酸酸的瞪了秦晨一眼:「怎麼?
你是不是來之前也吃玉果吃多了,要不你直接隨了你楊嬸得了,我出去給你們看門。」
「嫂子,你……你說啥呢,我是在看穴位,看看在哪裡開始按。」
秦晨解釋道。
倒是楊水靈,嬌媚一笑:「晨子,你怕她幹啥,想來就來,不行一會把你瑩瑩嫂子也喊上,省得她吃醋。」
「你……你說啥?
誰吃醋了?」
周瑩瑩聽的瞬間瞪起了眼。
「不吃醋你說個啥?
今天白天還說人家晨子的身子壯,人長的俊呢。」
楊水靈也不甘示弱。
她這會是真的上了勁了,藥力發作,恨不得秦晨真的干點啥,所以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周瑩被說的臉更紅了,還想再爭,秦晨趕緊上前勸着:「嫂子,楊嬸是病人,你就別跟她吵了,你還是帶着九兒在外面呆一會吧,我馬上要按摩了。」
周瑩氣呼呼的瞪了秦晨一眼:「要不要給你拿個套子來?
再把門關上?」
「嫂子,你……你說的啥啊,我真不是干那事,你要不怕九兒看到,你就開着門。」
秦晨糾結的道。
他也看出周瑩瑩吃醋了,可是這醋吃的真沒道理啊。
周瑩瑩看秦晨尷尬的樣子,知道自己說的有點過了,不過心裏卻酸的很,氣呼呼的擰了秦晨一把:「我才不稀罕看你按什麼摩呢……」
說完轉身出了門。
砰!
房門被重重的關上,房間里就剩下了秦晨和楊水靈,秦晨很是尷尬的看了看楊水靈:「楊嬸,我……我可要開始了。」
楊水靈嬌媚一笑:「行,嬸全聽你的,你要咋樣嬸都依你。」
秦晨苦澀一笑:「嬸,你說個啥啊,我是真的幫你按摩驅氣,你忍着點可不要叫。」
說著就上前開始按了。
楊水靈吃的肉豆蔻,這已經過了一天的時間了,藥力散發到了全身,而秦晨要做的就是先給她清腦。
如此安住頭頂的百匯穴,回憶着那醫功上的按摩術輕輕揉動,只感覺一絲絲微不可查的氣息開始散發出來。
秦晨心裏大驚,這……這真的管用啊,竟然真有那古冊上說的陽氣外透。
一邊想着,他也按的更認真了。
可是這樣按了沒一會,那楊水靈就發出了一聲嬌呼:「哎呀,晨子,這也太舒服了,你再用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