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
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 連載中

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

來源:google 作者:記得快樂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記得快樂 都市小說 韓江

二十年之期已到,受紫袍老道之命,韓江下山煉心回歸鄉村,韓江偶爾用醫術度人,有時用術數度魂有時也要接受種種度己的考驗看小道士韓江,如何玩轉這紅塵濁世!展開

《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章節試讀: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只需要回答我,你想不想擺脫他?」

韓江沉聲問道。

女人陷入了沉默中,似乎在回憶着往事。逐漸,恐懼爬上了她美麗的臉龐,又很快演變成痛苦。

「你們都拿他沒辦法的!你們都拿他沒辦法的……」

女人下意識地不斷重複着,用力搖着頭。

「聽着,我能夠發現他,就說明我不會拿他束手無策。」

韓江安撫着她,看來,那亡魂給女人帶來了深深的恐懼和絕望,讓她從心底生不起反抗的念頭。

在女人拒絕接受幫助的那個晚上,韓江本來已經打算不再理會此事。但在這兩天期間,韓江也嘗試過攔下村民詢問心中疑惑,但每一個被他攔下的人都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韓江需要有一個人來解答他心中的疑惑,而整個田陽村,也只有這個女人並不害怕自己。

韓江的話讓女人停下了無休止的念叨,她獃獃地看着韓江,眼中逐漸升起一點亮光。

「起來,然後告訴我事情的原委。」

韓江彎下腰,朝女人伸出手掌。

或許是他臉上那令人心安的微笑給了女人一絲信心,女人抓住了韓江的手掌,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後的救生圈。

「咳……忒!」

路過的村民看着兩人,露出鄙夷之色往路邊啐了一口。

韓江苦笑一聲,村裡兩個令人厭棄的人手拉着手,這一幕恐怕會在村裡掀起不小的風波。

他回過神,將女人從地上拉起。

「相信我,我能幫你解決這個麻煩。」

韓江能看到女人眼神中的惶恐和脆弱,這個時候任何一絲風吹草動都能讓她剛生出的希望破滅。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韓江語氣和緩輕鬆,盡量放鬆着她那根緊繃著的心弦。

「我叫……我叫……黃……雅麗。」

黃雅麗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雙腿,費勁地想起自己的名字。

「你是田陽村人嗎?」

……

韓江循循善誘,終於在對話中得知黃雅麗的情況。

黃雅麗並非田陽村人,甚至不是**縣人。七年前,二十二歲的黃雅麗以七萬塊的價格被她的父母賣到了田陽村。

在貧困落後的大山裡,這樣的事情不在少數。

買家是張大柱,田陽村一個三十多歲的單身漢,有過一任妻子。因為張大柱那方面不行,再加上張大柱經常酗酒家暴,妻子跟人跑了。

張大柱買來黃雅麗後並沒有收斂,反而因為黃雅麗是買來的而變本加厲,時常毆打黃雅麗。張大柱不在家時甚至還用鐵鏈將黃雅麗栓住,只允許她在屋內活動。

在一次醉酒之後,張大柱再度對黃雅麗施暴。黃雅麗想要把張大柱推開,沒成想張大柱身體仰倒,腦袋磕在桌角後突發腦溢血。

就這樣,張大柱死了。

黃雅麗在驚恐過後,本以為從此能夠擺脫張大柱了,沒想到又被張大柱纏上了。

一開始,黃雅麗還跑到縣城裡請來了「法師」做法,結果根本無異於事,反而會招來更多的折磨。到後來,黃雅麗已經徹底絕望了,順從地忍受着無盡的折磨。

她也想過逃跑,可每一次逃離田陽村後,張大柱總能在夜裡在再度糾纏上她。

每天夜裡,都是黃雅麗痛不欲生的時候。每天夜裡,黃雅麗都會歇斯底里地痛苦大叫着。

幾次三番過後,她便成了村民眼中的瘋子。

「你真的能幫我嗎?」

黃雅麗怯生生地看着韓江,問道。

韓江看着黃雅麗,心中感慨於她的堅強。若是尋常人如此遭遇,恐怕早就了斷餘生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念頭支撐着她活下來的。

韓江也慶幸黃雅麗支撐下來了,否則,以黃雅麗的執念,恐怕田陽村裡將會誕生一尊厲鬼。

「當然可以,否則我就不會來找你了。」

韓江給出了確定的答案。

「可是,城裡的大師都拿他沒辦法。」

黃雅麗打從心底不相信這個比自己還年輕的男生能夠幫到自己,她吐露出真相,只是在慌張中盲目地抓住了韓江帶來的那一點希望。

可冷靜下來後,這一點希望也在黃雅麗心中破滅了。

「他們不行,不代表我不行。」

從黃雅麗的描述中,韓江並不難得出她口中所謂的「法師」不過是江湖騙子。真正修行之人,不會動不動把斬鬼掛在嘴上。

「那你去吧,只要你能解決他,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黃雅麗深吸了一口氣,咬牙說道,臉上浮現決絕之色。

她受不了了!

既然韓江言之鑿鑿能幫她解決麻煩,那麼就讓他去!解決不了,她也不想活了!

「你先回去,晚上我去找你,白天他不會出現。」

韓江說道。

以張大柱的道行,還無法扛着白天的陽氣大搖大擺地出現。

黃雅麗點了點頭,麻木地起身,渾渾噩噩地走回那間地獄一般的房子。

韓江回到家中,等待着太陽落山。

比太陽落山先來臨的,是出攤的韓斌。

他大步走入屋內,皺眉盯着韓江。

「你怎麼跟那個瘋寡婦搞在一起了?」

「她沒有瘋。」

韓江搖了搖頭,為黃雅麗解釋道。

「我看你是看到美人就走不動道了!」

韓斌憤怒地呵斥了一句,但旋即他又愣了一下,似乎在疑惑自己為何要為韓江而生氣。

「你好自為之吧。」

韓斌撂下一句話後,轉頭出去收拾起三輪車上的工具。

韓江發現,這兩天韓斌剩下的食材越來越多了,這意味着他的生意變得慘淡。

是受自己的影響?

應該是的,以村民對自己的厭惡,沒道理不繞着韓斌走。恐怕,現在韓斌只能把煎餅果子賣給過路或中轉的乘客了。

夏天的田陽村白天要比黑夜漫長一些,七點太陽才徹底消失於蒼穹之上,月亮慢慢爬上天空。

韓江等待着,等待陽氣徹底褪去的時候。

八點半,韓江出了門。

韓斌的房間中,他聽着開門聲,躺在床上冷哼一聲,一臉煩悶。

韓江的腳步並不快,也沒有做任何特殊的準備。

區區遊魂,還不至於讓韓江費多少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