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鄉村神醫在都市
鄉村神醫在都市 連載中

鄉村神醫在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隕落星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世國 許凡

【都市神醫+上門女婿+爽文】上門女婿許凡以驚天醫術治好老丈人,卻被丈母娘一家子各種嘲諷鄙夷,更是被未婚妻誣陷,最終被趕出王家,從此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性感總裁,明艷女星,高冷校花都來找他看病,就連傾國傾城的女秘書也有難言之隱……許凡明悟,原來這才是男人真正的煩惱……展開

《鄉村神醫在都市》章節試讀:

看到張恆信誓旦旦的樣子,幾女卻沒有之前的崇拜,只是撇了撇嘴,這讓張恆很是惱怒。
一個鄉巴佬而已,能看出什麼,不過是運氣好而已?
再好的運氣,連開三個,已經到頭了,怎麼可能再開出一塊好玉?
還帝王綠呢?
王八綠倒是有可能。
這個時候,切割師父已經將那塊價值兩百多萬的原石抱在了切割台上,開始一點一點的切割。
哪怕他也知道這種石王開出極品好玉的幾率幾乎為零,但畢竟是價值兩百多萬的東西,儀式感總是要有的。
不一會兒的時間,原石已經被切割了一半,卻沒有半點出玉的跡象。
「你看,都一半了,什麼東西都沒有,這塊石頭算是徹底報廢了,他的好運到頭了……」一想到許凡那三百萬是高利貸借來,如今雖說開出了三個,但加起來也沒三百萬,張恆的心裏就是一陣暗爽。
讓你小子讓我難堪,等高利貸上門催債的時候,看你怎麼辦?
「綠了,綠了……」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一抹翠綠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哼,這一點綠能有多大,最多出個一二十萬的綠翡……」張恆心一緊,不過看到原石已經切割了大半,又放下心來。
眾人仔細一看,果然如此,綠色的部位在邊緣,這一點綠能有多大?
只是很快,隨着切割師父的動作,原石的邊緣一點一點的被剝去,一塊足足有着兩三個拳頭大小的極品綠翡逐步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看着那晶瑩剔透沒有一點瑕疵的寶玉,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就連切割師父也是一臉激動地說道:「帝王綠,竟然真的是帝王綠,天啊,我已經十多年沒有開出帝王綠了,這麼大的一塊帝王綠,更是從來沒有過……」「哇,這麼大的帝王綠,恐怕要賣好幾千萬吧?」
「好幾千萬?
你做夢吧,上次嘉士伯拍賣了一塊拳頭大小的帝王綠就超過了四千萬,這麼大的一塊帝王綠,最少也是一個多億……」「一個多億?」
當聽到這個價格的時候,張琴也好,她的那些閨蜜也罷,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
對於有錢人來說,一個億或許不算什麼,可對於她們這些上班族來說,一個億那是一輩子也休想賺到的錢。
結果這個土不拉幾的傢伙,竟然這麼輕易得獲得了一個多億?
一個個看向許凡的目光也是瞬間變得慘綠一片。
這麼一個土豪,可不能放過。
「這……這怎麼可能?」
全場最為失落的,莫過於張恆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種博取眼球的石王竟然真能開出一塊帝王綠。
賭玉場的那些資深鑒定師眼睛都嚇了嗎?
這麼一塊寶貝石頭,竟然也拿了出來?
「剛才誰說開出帝王綠後就要將原石吃了呢?」
許凡輕笑了一聲。
心裏也是一陣興奮,他只是判斷出那塊石頭肯定有好貨,卻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大一塊帝王綠。
「是啊,張哥,剛才你可是說如果開出帝王綠,就把原石吃了,你不會說話不算話吧?」
「欒欒,人家張哥一向說話算話,怎麼可能食言……」「就是,張哥,你打算吃哪一塊,我幫你拿……」那幾名一心想要巴結許凡的女孩立即開口道。
張恆的臉色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怎麼都沒有想到,這群剛才還對自己崇拜有加的女人眨眼之間就開始對自己冷嘲熱諷,這群賤人。
「他不過是運氣好而已……」張恆冷哼了一聲。
「是啊,沒有你的好技術,只能靠運氣了……」許凡淡淡笑了笑。
張恆的臉色陰沉的都快滴出水來,剛才他可是說了賭玉是靠技術,而非運氣的,可如今人家就靠着絕強的運氣開出了帝王綠,這打臉也打得太狠了吧?
「這位先生,我們老闆想要收購這塊帝王綠,價格方面,想跟你當面談談……」就在張恆不知道該怎麼反駁的時候,賭玉館的經理帶着一群黑衣保鏢走了過來,將許凡圍在了**。
看到這等架勢,張恆眼中瞬間閃過一抹喜色。
「行啊,你們老闆在哪兒?」
許凡倒是一副沒察覺出什麼的模樣,一口答應下來。
「這邊請……」那名經理很是客氣地做了一個虛請的手勢。
不過身後的幾名保鏢卻隱隱將許凡圍在了**,似乎無論他願不願意,都得走一趟。
許凡也不在意,將其他的幾塊玉石丟給張琴,讓她幫忙處理後,就跟着那位經理朝着裏面走去。
「你們說,那位老闆會給出什麼價格?」
看到眾人離去,幾名女子立即興奮地討論起來,心裏已經琢磨着等許凡出來,如何討好他!
「哼,你們真以為那位老闆會花大價錢買下那塊帝王綠?」
結果張恆卻是冷笑了一聲。
「啊,都請許凡進去了,不買做什麼?」
「無知,你們忘了這家賭玉館的老闆是誰了嗎?」
張恆冷笑了一聲。
興奮的眾人臉色頓時一變,這才想起這家賭玉館的老闆尹天仇可是巴南南城最大的地下勢力塵煙閣的大佬,那可是以暴力起家的存在!
「難不成他們還打算黑吃?」
想到了剛才的架勢,張琴驚呼了一聲。
「黑吃?
呵呵,如果你那老鄉識趣,或許還能夠獲得一點補償,可若是他不識趣,恐怕……」張恆沒有說恐怕如何,但在場所有人都明白,若真是那樣,恐怕許凡是凶多吉少了。
原本對許凡充滿興趣的幾名女子頓時就像焉掉的茄子,一個個失望透頂,本以為還能傍上一個億萬富翁,現在看來那傢伙能不能保本出來都難。
而張琴的臉色卻變得慘白一片,她可是清楚的知道,許凡的字典里從來沒有妥協兩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