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鄉村小神農/鄉村小神農
鄉村小神農/鄉村小神農 連載中

鄉村小神農/鄉村小神農

來源:google 作者:天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秀兒 現代言情 陳昊

村子不大,妙處卻不小,尤其是當你成為一名專治婦科的醫道聖手後,這小村落頓時春色滿園關不住…展開

《鄉村小神農/鄉村小神農》章節試讀:

寡婦與未出閣的黃花閨女相比,還是有着天壤之別的差距的。

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中,陳昊就聞到了一種淡淡的花香。

昨天在李秀兒的身上的時候,就聞到了一種味道,今天換成了王寡婦,味道也變了一點點,有那麼一瞬間,陳昊好像要聞遍各種女人身上的味道。

「嬸子,你這是幹什麼?」

「俺來服侍你,償還債務。」

王寡婦知道陳昊這是第一次,所以一直在慢慢的引誘着他。

陳昊是個新手,所以所有的動作看起來,就是那麼的青澀。

就在陳昊低下腦袋,瘋狂的親吻在王寡婦的臉頰上的時候,有人在門口敲響了門。

「開門啊!」

「王靜,快點開門!」

外面呼喚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在這極其安靜的房間裏面,卻聽得很清楚。

聽到了有人敲門呼喚的聲音之後,陳昊立即的就鬆開了王寡婦的手,一副驚魂失措的樣子,從床鋪上站立了起來。

王寡婦也慌慌張張的整理了一下自己。

陳昊用着驚恐的眼神看着王寡婦。

這真的是陳昊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該不會就這樣的被人給發現了吧?

陳昊那心裏面極其惶恐,手心裏面都快要被嚇出汗來了。

「王靜,你睡了嗎?」就在這個時候,門口的聲音再一次的傳入到了裏面。

陳昊聽着聲音,很是熟悉,但是因為緊張,一時之間並沒有想起來是誰。

「是李建民來了,怎麼辦?」王寡婦躊躇的看着門口,又望向了焦作不安的陳昊。

這真的是冤家路窄,什麼事情都有。

「嬸子,你這也太不地道了吧?說好的要肉償給俺,但是,竟然還約了李木匠,你這是在欺負俺老實嗎?好欺負嗎?」

「小昊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的,俺真的沒有找他。」王寡婦把食指放在了陳昊的嘴巴上,示意陳昊小聲點。

「王靜,我知道你在裏面,如果你再不開門,俺就砸門了。」在外面一直小聲呼喚的李建民,顯然是已經按耐不住了。

現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夠讓李建民在王寡婦這裡遇到俺,要不然真的就是兩敗俱傷了,陳昊一想到這裡的時候,就一臉的苦相。

「嬸子,一會兒你想辦法把李木匠從這個屋子裏面領出去,去到其他地方待一會兒,然後我趁機離開。」陳昊說完,就直接的鑽到了床鋪底下,把床單放了下來,剛好的遮掩住了自己。

本來王寡婦還是一副一籌莫展的模樣,當她看到陳昊主動的躲藏起來的時候,懸在半空中的那一顆心,總算是放到了肚子裏面了。

「誰讓你來了?」王寡婦打開了門,趕緊的把李建民給拉扯到了屋子裏面。

「俺這不是想你想的睡不着嘛,所以就過來找你了。」

在王寡婦把門給關上的那一刻,李建民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把王寡婦給拉入到了自己的懷中。

「你幹什麼呢?李大哥!放開我!」王寡婦故作矜持,推開了李建民。

在床鋪下面躲藏着的陳昊,忍不住好奇心,掀開了床單的一角,在那細小的空縫之中,偷偷的觀察着外面所發生的一切。

「王靜,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俺來找你還能怎麼樣呢?」

「呀!俺今天沒心情。」

王寡婦再一次的拒絕了李建民,然而,他還是在那裡依舊不依不饒的圍繞着王寡婦動着手腳。

在床鋪下面暗中觀察的陳昊,看得心裏面直痒痒。

這對於陳昊來講,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王靜,那一天你在莊稼地裏面,可不是這樣對俺的,你這是又找了其他的男人嗎?」

「李大哥,你在那裡胡說八道些什麼呢?俺是那樣的女人嗎?」

王寡婦的語音剛剛落地,就又繼續的說道:「哼!你不說這事兒啊,俺還不生氣嘞,你一說這事兒,俺還真的是生你的氣了。」

「俺怎麼啦?」

「那一天在莊稼地裏面呢,可跑的真快,你丟下俺一個女人在那裡,你好意思嗎?現在竟然還有臉過來找我。」

「俺那不是沒有料想到會有其他人過來嗎?好了,這件事情就算是俺錯了,**一刻值千金,別在這裡浪費時間了。」李建民說到這裡的時候,就走過去,直接把王寡婦抱了起來,一起回到了床上。

李建民的腳直接踢到床鋪下面,還好陳昊躲的及時,要不然的話,肯定要在額頭上面起個大包。

小爺夜裡來尋歡,竟然還遇到了一個橫刀奪愛的人,真的是太過分了,此時此刻,陳昊想要狂揍李建民的心都有了。

雖然現在陳昊看不見了王寡婦和李建民這兩個人,但是,僅僅憑藉著床鋪上的動靜,他就可以想像出來那刺激的畫面。

如果是換做了原來,王寡婦早早就順從的,但是,無奈在床底下面還有一個陳昊,所以王寡婦不得不矜持起來了。

「李大哥,俺有話要說,你不要那麼猴急嘛!」

「俺真的忍不了了。」

陳昊趴在床底下,緊緊的握着拳頭。

他們兩個人,現在該不會就要開戰吧?陳昊想到這裡,就忍不住動了一下身子。

「咚……」

「什麼聲音?」因為上次在莊稼地裏面的事情,以至於現在李建民的神經變得很是敏感。

陳昊意識到了這一點之後,趕緊的趴好了,就像是被點到穴道似的,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