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相思似海深小說
相思似海深小說 連載中

相思似海深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暖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蕭傾 蕭玥

蕭玥乃前朝公主,本是尊貴的皇位繼承人,可因為惡人的陷害,她失明數年,甚至還被圈養展開

《相思似海深小說》章節試讀:

誰都要她的命 「參見公主!」
陌生的聲音,讓蕭玥停下腳步。
「你們是?」
「回公主,奴婢名叫蘭心。」
「奴婢名叫蘭卉。」
「奴婢名叫紅葉。」
「奴婢名叫綠翠。」
… 「是掌事嬤嬤派奴婢們前來伺候您。」
大致聽過去,貼身侍女便有六人。
在入皇陵前,從小陪在身邊的丫鬟們便蕭玥早早隨了人,後來陪在她身邊照顧她的,是些被任命永遠留守皇陵的嬤嬤宮女,蕭玥自然無法將她們帶回。
從進月寒宮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身邊的人都不再是她的人。
粗略了解了一下月寒宮的情況,還未等蕭玥問清人數,另外的腳步聲走近。
「殿下,是醫女來給你看診了。」
知道蕭玥看不見,蘭心自覺開口解釋道。
蕭玥一驚,下意識收起手腕,語氣深硬道:「不用!」
然而未等蕭玥想到拒絕就醫的理由,這個不知名的醫女竟然直接上前,強制性的握住蕭玥纖細的手腕,柔聲道:「公主,安下心。」
蕭玥感受着這人的力道,神經緊繃。
「聖上來了。」
這時,外面又傳來新的聲音。
眾人紛紛起身行禮, 「禮就免了。」
「如何?」
「回陛下,公主的脈象極為怪異,不是任何病症。」
「不是生病?
那是?」
他的聲音有力低沉,周身的氣氛都似乎凝聚起來。
蕭玥緊張的等待醫女的回復。
只聽醫女回答道:「不知道,要等回去後,和各位御醫商討後確定。」
「嗯。」
蕭傾應聲後,隨即發出嘆息,「果然不應該同意你去皇陵。」
蕭玥一愣,不經意握了握被抓痛的手腕。
下一秒,溫熱有力的手靠近。
「怎麼了?
抓痛了?」
突然的靠近,讓蕭玥下意識收起。
蕭傾笑道:「不用那麼拘束,小時候你明明很黏朕。」
蕭玥微微詫異道:「皇叔還記得?」
「當然,你哭着讓朕抱你…還有朕離宮時,也虧你,朕才能平安。」
說著,蕭傾很自然的伸手撫摸着蕭玥的秀髮。
他們相差不過六歲,蕭玥能感受到,他靠近時那股獨有的男性氣息,立刻後退。
蕭傾也沒追上,只低聲道:「蕭玥,朕不會虧待你。」
他喚的她的名,而不是那新來的封號。
蕭玥低頭:「謝皇叔!」
「你行動不便,朕多派了幾人過來。」
「這是李泉,他熟悉宮中路行,這是孫茂,他熟悉京城各處地方,今後外出可由他們帶領。」
外出?
「皇叔准我外出?」
蕭傾笑道:「朕又不是囚禁你,不過你是公主,自然不能隨意出宮。」
「但有時,貴族宴會,可以前去看看。」
「謝皇叔。」
蕭玥再次行禮。
蕭傾不再多說,轉身離去。
一個月後。
蕭玥在後花園閑逛,正打算回去之時,只聽蘭心說道:「公主,曹太妃來了。」
「曹太妃?」
蕭玥心中默念了一下,立刻反應過來。
是皇爺爺的曹嬪,那個最年輕的妃子。
是被留在宮中了嗎?
「呀,這是誰啊?
玥縣主?
哦不對,應該叫月寒公主了!」
就在這時,另一個意想不到的聲音傳來。
曹太妃淡笑道:「欣兒,都是長公主了,別這麼沒規矩。」
「月寒,三年不見…你這眼睛是怎麼了?」
聽着曹太妃熟悉的聲音,蕭玥只是淡然一笑:「回太妃,是場大病傷了眼睛。」
「唉,三年不見,已是物是人非,想當初你可是…」曹太妃嘆息着,又隨口聊了些往事。
蕭玥知道,自己失明之事,其實早已在宮中傳開,曹太妃的問話不過嘲笑罷了。
「月寒還有事在身,先走一步了。」
蕭玥不想再繼續無意義的對話,打算離去。
然後轉身之際,手腕卻被突然的力道拉住,雙目失明,四周都是未知,她被絆倒在地,膝蓋處傳來劇烈的疼痛。
「啊呀,對不住,我是怕你摔了才拉你的,沒想到反而…」 「欣兒,做事怎麼還這麼莽撞!」
曹太妃厲聲訓斥着,立刻彎下身,關懷道:「月寒,沒事吧?」
蕭玥忍着痛意,勉強站身,一旁的蘭心立刻上前扶住:「公主,要不要叫醫女?」
蕭玥搖了搖頭,只道:「回去吧。」
「是!」
蘭心應聲後,不免看了蕭欣一眼。
蕭欣高傲道:「你這奴婢,看我做什麼?」
「沒看到剛剛公主走的地方有石子嗎?
我是為了不讓她摔倒才拉的她,只是沒想到她沒站穩。」
「說來這事,還得怪你,既然主子是個瞎子,就要當心着好好照顧!」
「欣兒!」
待蕭欣說完,曹太妃厲聲響起,「不管如何,是你害的月寒摔倒,道歉!」
「母后,我剛剛道歉了!」
不過數秒,蕭欣一改方才的高傲態度,在曹太妃面前只有委屈無辜。
蕭玥聽着她們母女的對話,只是淡笑:「這事不怪欣兒姑姑,是月寒的不是。」
「月寒在此謝過欣兒姑姑出手相助。」
蕭玥忍着痛意行禮。
蕭欣得意一笑,走上前道:「下次走路當心點,別一副可憐樣,怪到他人身上。」
「月寒記住了。」
蕭玥面無表情的離去。
一路上,蕭玥都沉默無言,隨行的侍女也只是默默攙扶着她。
直到回到月寒宮,蘭心才忍不住問:「公主,明明是長公主有意絆你,你為何不說出來?」
蕭玥沒有回答,輕聲道:「把我扶到躺椅上。」
「是!」
蘭心應聲將蕭玥扶到躺槍上,蕭玥慢慢坐下,撩開裙袍。
這時蘭心訝異驚呼:「流血了!」
蕭玥的表情還是那樣鎮定,像個感受不到痛的木偶,只吩咐道:「去叫醫女過來。」
「是,公主。」
蘭心立刻離開。
聽到眾人離去的腳步聲,蕭玥躺了下來,想起了過去。
那時候她有皇爺爺依靠,即便被欺負,也有人幫。
可現在,誰又會幫她?
誰……又不想要她的命?
她除了忍,別無他法。

《相思似海深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