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相思一簾靜幽夢
相思一簾靜幽夢 連載中

相思一簾靜幽夢

來源:google 作者:猗蘭霓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渃兒 現代言情

從小生長在丞相府,身為位高權重的宰相之女,凌渃兒自幼便精通琴棋書畫,文才武略,卻展開

《相思一簾靜幽夢》章節試讀:

三個月前,我還只是凌府的小姐,生活無憂無慮,每日只是在閨房中看書習字,彈琴畫畫。
要麼與三位兄長吟詩作對,或者與母親一起做些女紅,很愜意。
兄長三人分別是三界的文武狀元,讓父親臉上很是容光。
父親是當朝右相,位極人臣,很受先帝的賞識,是先帝的肱骨。
因此,新帝年少繼位時,父親受先帝遺命輔佐,因此朝中大事多由父親做主。
再加上三位兄長,大哥是戶部尚書,二哥是鎮西大將軍,手中握有重兵,三哥雖是狀元但沒有入朝為官。
當時國家倒也算重視鼓勵商賈買賣,商人地位比起從前大為提高,三哥幼時便對此有興趣,便到江南經商。
在沒有借用凌家勢力的情況下也頗為成功地成為國家有名的商人,我們凌家因此名噪天下。
也許是因為父親有些自恃功高,對那位年輕的皇帝有些壓制,他倆的關係一直不是很好,總是會有分歧。
不過父親說他是難見的英主,等再成熟些必有很大的作為。
畢竟能對一個只有十六歲的人要求什麼呢。
不過他們在朝堂上的「戰爭」使父親很無奈,都是為了國家。
父親每次與皇帝鬧得不太好了都會稱病在家,而皇帝每次為了讓父親還朝,總會給父親或兄長加官晉爵。
所以,我們凌家的地位非一般大臣能及,幾乎也與王爺相當了。
就這樣,我長到十六歲,皇帝十九歲。
不過,他們在朝堂上經常的「戰爭」使父親很無奈,兩個人都是為了國家,可是思考的方向卻是不同。
父親每次與皇帝鬧得不歡而散後都會稱病在家,而每次為了父親讓「康復」,皇帝總會給父親或兄長加官晉爵。
所以,我們凌家的地位漸漸地變得非一般大臣能及,幾乎與王爺相當了。
就這樣三年過去了,我長到十六歲,皇帝也十九歲了。
那天,父親再一次氣沖沖地從朝堂上回來,接着便一連一個多月沒有去上朝。
這次,皇帝在對回疆用兵的問題上,與父親產生了巨大的分歧,父親主張懷柔,而皇帝卻想出兵,一時在朝堂上都忘記君臣之分吵了起來。
最後皇帝竟給了父親一巴掌。
於是,一切就一發不可收拾。
我端着一碗野雞烏參湯走進書房。
父親正在奮筆揮毫,屋內燃着西域朝貢的香料,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父親,喝碗參湯吧。」
我走到父親身邊,只見幾乎鋪滿整張書桌的宣紙上,寫着「寵辱不驚」四個大大的字,字字力透紙背。
「渃兒,這湯是你熬的?」
父親品了一口湯,轉過頭來問到。
我拿起那張宣紙背光而立,明亮的陽光將我的身影投在大理石地面上,如同墨染的仕女圖。
我仔細地看看那字,笑着說:「這真的是父親心中所想么?
寵辱不驚,看花開花落;去留隨意,任雲捲雲舒。」
父親沒有回答,半晌才說:「你認為呢?
你哥哥他們都勸我上朝,太后那邊也有這個意思。
你瞧,昨個兒皇上又給你大哥晉了一級。
不過,現在朝中左相的實力也有些長了,前幾天,太后把禮親王的合碩惠敏公主嫁給了他大兒子。」
「父親是怕再稱病下去,左相的實力會再長么?」
我看着那四個大字,繼續說道:「父親若真能做到寵辱不驚,又在乎什麼呢。」
「女兒家家的,你懂得什麼。」
看到父親在微微地皺眉,我笑了笑:「可是女兒知道,我們凌家已經榮耀三朝,父親是斷斷不會放棄的。
皇帝對父親做的,父親也還是很在意的吧。」
我走回父親身邊,笑着將那宣紙放在一旁:「女兒愚見,父親是在想着,既然要出,就出得個千呼萬喚。」
父親看着我,讚許地點點頭。
我道了福,拿起湯碗:「父親,您看書吧,女兒先下去了。」
父親果然沒有去上朝,儘管大哥不停地遊說,二哥也從西北來了信…… 終於,對回疆的解決辦法出來了——懷柔。
據說這也是太后的意思,還聽說皇帝為此很是不滿,甚至與太后發生了爭執。
可是,他畢竟還是不敢違背太后。
「父親,您到底何時才上朝呢?」
書房裡傳來大哥的聲音。
他仍在遊說父親,但看來效果不大,因為馬上傳來父親的訓斥聲—— 「放肆,這就是你跟父親要講話的么?」
接着是大哥認錯的聲音。
「你呀,還沒你妹妹看得長遠。」
「渃兒?」
我坐在花園裡正在綉一尾錦鯉,突然一個身影來到面前。
我抬起頭笑道:「大哥。」
「小妹,陪哥哥走走吧。」
我站起身,把手中的東西交給皓月,笑着對哥哥說:「好的,大哥。」
在花園裡走了很久,大哥一直沒有說話,直走到百鯉池上的曲橋,大哥才停下了腳步,卻沒有說話,也沒有回身。
我看看池塘中的錦鯉道:「大哥,你看這錦鯉游得多快活啊。」
大哥點點頭,沒說話。
我笑着說:「妹妹覺得,它們快活是因為沒有任何世俗的煩惱,不用擔心明天是不是還有今日的安逸。
你說呢?」
「皇上已經晉了我官職,也採納了父親的想法,父親沒有理由還稱病啊?
左相最近在朝中的勢力越發高漲,前段時間又與皇家聯姻,大有蓋過我們家的勢頭……」 我看着大哥英俊的側臉,笑着說:「大哥,父親那是在等。
你不用着急,既然左相家與禮親王聯姻,那父親就必然會想辦法再抬高我們凌家的威望。
或者,必要時父親會出山的。」
「等?
還等什麼?
父親已是一品大員位列三公,食親王祿了。
滿朝上下,除了王爺還有誰比父親位高?
還能再怎麼抬高啊。」
我正要說話,皓月急匆匆跑來氣喘吁吁地說:「大公子,小姐,太后要來了,老爺讓你們快去準備接駕。」
我回頭看着大哥,他臉上滿是驚訝。
我笑了:「大哥,這不是等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