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饗天下
饗天下 連載中

饗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已不路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伊揚 其他小說 葉芙

穿越後的天才廚師伊揚很頭疼:融進身體里的上古神器總想着要吃了他在這個靈氣復蘇的異世界好好活下去,辦法只有一個——吃那麼來吧,看我墾靈田飼異獸,挖龍肝取鳳髓,融匯古今饌術,采靈以饗天下順便,拯救一下兩個世界展開

《饗天下》章節試讀:

被伊揚敲破了頭的大魚,掛在桅杆上,早放好血了。

漁民們看來也懂得靈魚血的珍貴,絲毫不敢浪費,控出的血全都妥善地收藏好了。

裝船裝了足足半天的功夫,夕陽已經快要沉到島的那邊去了。

漁民們疲憊的臉上都閃着興奮的光,在伊揚看來熟悉得很。剛看到這些寶貴靈魚時,他應該也是這樣的表情。

船老大卻是滿面愁容,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的樣子。幾次都欲言又止。

伊揚實在有些納悶,便把他拉到一邊,小聲詢問:

「你的顧慮是什麼呢?白撿了一船魚倒發起愁來了。這些魚獲,能賣多少錢?」

船老大苦笑着搖了搖頭:

「應該是能賣很多很多錢。只這一條靈魚,怎麼也能買下一條好船吧。」

伊揚吐了吐舌頭,看來兩個世界的物價水平還真差不多。

打死的那條藍鰭金槍魚三米左右,估計得六七百斤的樣子。在藍星的二級市場,正常售價也得大幾百萬。換回艘小漁船應該是綽綽有餘的。

「有這麼多魚呢,回去少交給你主家一條不行嗎。」

誰知藤老大的臉色更不好了:

「您……小的不知道您島上是什麼規矩。但是按大瀾律法,所有中階以上的靈材,全要交由九老堂處置的。私下分着吃了,怕是要惹大麻煩。」

「這又不是養殖的,多捕一條少捕一條,誰能查得這麼細?怎麼,還怕你手下有人告密么?」

「我的小郎君啊。您可能真的不知道,我們整個船隊都是九老堂指揮的啊!西海水軍的戰船也跟着呢。」

藤老大顫聲絮叨了半天,伊揚才徹底明白,自己還是看輕了這個世界對靈氣和靈材的重視程度。

所有靈魚,都必須由大瀾國九老堂徵調沿海各港的民船出海捕獲。而每支船隊都由水軍戰船保護。

這條「沙頭三」,只是隨船隊一起出海的附屬接鮮船。如有收穫,便由他們在重兵保護下運送靈材回港。

之後還會有專人運入獨立的倉庫,進行下一步的處置和運輸調配。

尋常百姓根本就接觸不到這些珍貴的靈材,更別提享用了。

船老大的車軲轆話中蹦出了幾個關鍵的信息。

他們提起來就噤若寒蟬的九老堂是個什麼鬼?跟軍方是什麼關係?他們的主家——白水趙家到底又是個什麼身份?

但是伊揚張了張嘴,終於還是忍住了沒再追問。

他知道這些人始終不相信自己隨口編造的託辭,而且已經認定了自己是「海盜島」的人。

可伊揚連「海盜島」和這個「大瀾國」到底有什麼淵源都還沒搞明白。在很多重要的關節上,便不大敢再張口了。

看伊揚面露猶豫之色,藤老大索性就抓住了他的雙手,言辭懇切地說:

「郎君的心意我們曉得的。不過不怕您笑話,這船上的全部都是自己人,他們跟我賣命,我也得為他們負責的。」

這明目張胆觸犯刑律的事,看來他是鐵了心不敢觸碰了。

伊揚正有些遺憾,忽然瞧見藤老大眯了眯眼睛,鼻子又連聳了幾下,忽然就明白了。

剛才他說話時偷偷捏了捏自己的手,而發力的那兩下,正好是「全部」二字!

老滑頭。

看來這船上,定是有眼線的。

伊揚心領神會地嘆了口氣,大聲說道:

「那我問你,我自己吃,你管不管?」

「這個,這個……」

藤老大搓了搓手,如釋重負地笑了:「不敢不敢。」

說著他便像打了雞血一樣,朝傻愣在一邊的藤三連連揮手:

「郎君切過的那條靈魚呢?趕緊抬到住艙去!郎君餓了!郎君要吃魚!」

伊揚噗地笑出聲來,就勢朗聲道:

「這靈材處理得麻煩。船上有什麼廚具灶具調料食材,我要看看。再找幾個手巧心細的,去給我搭把手。」

令人心情愉悅的默契,就這麼迅速建立了起來。

藤三放下了桅杆上最惹眼的巨型靈魚,鑽進甲板下面去尋摸了。

藤老大不動聲色地使了使眼色,留下兩個老成持重的船夫守在門口,便帶着其他五人簇擁着伊揚轉進了下艙。

甲板上、舢板上還有幾個漁夫,顯然是外人,這時也只能面面相覷乾瞪眼。

伊揚樂呵呵地進了船艙,隨口吩咐道:「所有的魚都要派人抓緊放血啊。」

「放心吧。船上的雜魚都清空了。還有一口氣的已經運進海水槽。死透的已經按您的吩咐,正在逐條放血。」

伊揚忽然停住腳步,扭身鑽出艙門:

「海水槽?這種魚你們以前都是這麼存放嗎?」

「我們,我們倒還真是第一次碰上星焚靈魚。郎君……這有何不妥嗎?」

「費那事幹嘛。不一樣會淹死么。」

「淹死?魚?」

這群漁民顯然真的沒接觸過星焚靈魚。

伊揚撓了撓頭,試着解釋道:

「這些魚一輩子都要不停游的,停下來真的就會窒息。它們的鰓蓋已退化無法開閉了,只有一直張着嘴,依靠不停地遊動才能讓水流通過鰓部……」

說著說著,伊揚自己就泄了氣。

藤老大唯唯諾諾的臉上,寫滿了雖然你說的話我聽不懂但你是海盜島小郎君你說什麼都對的樣子。

看來,一時半會兒是說不明白魚鰓水氧交換這種科學機制的。

他低頭嘆了口氣:

「這麼說吧,咱們這批星焚靈魚,擱淺時就已經差不多了。再困在靜水裡就死透了。」

藤三正好抱着那大半條「魚王」從甲板後艙過來,張口就問:

「死了就不值錢了是吧!」

「死了不放血才不值錢。」

藤老大顯然經驗豐富,前後一勾連就抓住了關鍵。

「那我們用繩把魚拖在船後面,等進了港再吊出水呢?」

「可別!」

伊揚和藤老大異口同聲地阻止了愣頭青的想法。

這還是在海上。他倆可都不想再引來那些異獸。

反正伊揚可是近距離見識過那些巨獸的恐怖的。

運氣不好的話,別說水裡的靈魚保不住,只怕連船都會被輕易掀翻的。

目光掃在在藤三身上,伊揚忽然覺得有些奇怪。這條魚怎麼好像,好像冒着涼氣?

「呦!可以啊。你們船上有冰?」

藤家叔侄你瞅瞅我我瞅瞅你:

「是凝珠啊。九老堂給配置的。」

等打開魚艙頂蓋,伊揚才明白,他們說的凝珠是這麼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