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仙路遙遙
仙路遙遙 連載中

仙路遙遙

來源:google 作者:是戲非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斷沖 白柳

大頭山王家村走出來的少女白柳,身具金水土三靈根,加入桐山派,從外門弟子開始一步步成長,身與心的蛻變使她逐漸嶄露頭角……展開

《仙路遙遙》章節試讀:

洪先生講的所有東西,白柳不一定能夠聽齊,卻總能學到一二的。

白柳拿着樹枝,跟隨洪先生的講解,在地上寫寫畫畫,如果有認字的人出現在這兒,一定可以看出白柳寫字的嫻熟程度,一點兒也不比室內的人差,甚至寫的更好!

她其實是無意中來到這邊的,那是她七歲那年,那時候張氏還沒懷孕,她的空閑時間還很多,有一次外出獨自玩耍來到這兒,聽上一次就沉迷其中了。

其實她早就聽說讀書人的厲害了,只要河邊的婆婦聽到讀書人三個字,能瞬間安靜不少,談論時也會下意識的放低聲音,好像是在談論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就連談論的內容也絕沒有負面的,大半的內容都是誇讚羨慕和吹捧。

讀書人就是這麼厲害!

白柳想到這兒得意的揚了揚眉毛,暗道如果那群傢伙知道她是讀書人的話,還敢不敢在她面前酸她娘的破事。

當然,她也知道,女子是不可以讀書的,曾經她向父親請求,被狠狠地呵斥了一頓,把她嚇一跳,也讓她落寞了許久。

不過她還是回到了這裡繼續學習,因為她從書中得知了更多更遠的事情,書籍讓她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種痴迷讓她總是忍不住繼續求學探索。

「不好了!洪先生!不好了!」

院外傳來一人焦急的叫喊聲。

洪鄒皺了皺眉,抬腳走了過去,問:「何時這般着急,不能課下再說?」

「強……強盜!幾十個強盜在村口,抓走了在村口遊玩的十幾個孩子,要求村長給錢,不給錢就要殺人吶!洪先生是讀書人,村長希望您過去看看有什麼辦法,求求洪先生了!」

那人一臉苦相,可謂涕泗橫流。

洪鄒駭然,抓那人領子叫那人說清楚。

「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來的,一個個帶着刀劍斧矛,守門的已經死了,在村口玩耍的孩子被他們挾持,他們來到村長家門口讓村長交錢贖人,他們一個個凶神惡煞,無法商量,村長能有什麼辦法?想到了您只好讓我趕緊將您請去。」

見洪鄒沉默,那人牙一咬,跪下拚命磕頭,「求求洪先生去一趟吧,實在不行,村長也只能給錢消災了!」

幾個學生也聽到動靜,一個個伸頭望向窗外。

洪鄒無奈,叫其帶路。

「你聽見什麼了嗎?」

「好像是強盜來了。」

「啊?強盜怎麼會來我們這裡?」

「強盜為什麼不會來我們這裡?王家村在這邊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村子而已,什麼都可能到這裡來。」

「那怎麼辦?」

「強盜少還好辦,我們王家村也不是吃素的,要是太多……就只能看洪先生和村長怎麼辦了。」

「……」

洪鄒一走,幾個少年紛紛議論起來。

白柳也聽到了,她在外面聽的比屋裡的少年清楚,聽到村口的孩子被抓,她面色大變,早就跟着洪先生後面走了。

洪鄒趕到時,村長王柄家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村民,幾乎大半的村民都到了這邊。

有的村民議論紛紛,有的嚇得抱頭哭泣,還有的流露出歇斯底里的表情。

所有的村民,無不懼怕的看着中間的強盜們。

這些強盜確實如洪鄒所聽聞的那般兇悍,因為從他們手中武器上殘留的血跡就能看出來了。

這群強盜大概四五十人,被數百村民包圍,居然還一臉嘻嘻哈哈的樣子,那身上的刀疤、手中的武器和經年累月刀口舔血的經歷就是他們的憑仗。

這些村民,只要他們想,就能屠戮一空。

洪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立刻來到村長身邊嚴明情況。

「這就是你請來的外援?一個臭書生?」領頭的強盜挑了挑眉毛,不屑一顧,他之所以擱這不動,就是想看這群村民掙扎後的無力表情。

這邊窮山惡水,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強力的存在,一個個瘦弱的村民,即便是正值壯年的男子,他們也能一刀一個,畢竟只是一群農夫罷了。

如果想要去臨近的鎮子求援,一來一回大半天過去了,他們早就逍遙天外了。

厲牤就是知道這些,才有恃無恐。

王柄身為村長,當然知道厲牤什麼都不怕,才去叫人請洪鄒來的,洪鄒是鎮里的人,見過世面,又是讀書人,有洪鄒在可比村長更能穩定人心。

王柄、洪鄒二人合計一番,洪鄒站了出來,陪笑着拱了拱手道:「各位好漢,王家村的情況你們見了,屬實貧窮,各位的要求我們全力滿足,希望好漢們能放過這些可憐的村民和他們的孩子。」

「好啊!我厲牤說話算話,給我五百兩銀子,我就放人。」

聞言,王柄的臉立馬黑了,五百兩銀子他們村子不是拿不出,但卻是要把他們整個村子所有人的存款全部掏空。

厲牤是故意的。

「這……這太多了,我們不太可能拿出這麼多,就算真的要拿,短時間內也湊不出來。」洪鄒不清楚王家村拿不拿得出,但只要想想就知道大概率很難。

「拿不出來?那這幾個小子都要死。」厲牤劍指後面十幾個被捆綁的孩子們,這些孩子個個涕泗橫流,神色惶惶,有的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家人和洪鄒二人,那可憐的神情實在是令他們的親人傷心欲絕。

「求求洪先生!求求村長救救孩子們!」

「那可是我家的獨苗啊,求求你們了!」

被綁孩子的家人紛紛跪下來祈求洪鄒和王柄。

「只是那些孩子嗎?」忽然,有個人沖向厲牤,大聲問道。

「什麼?」厲牤不懂。

「只是那些孩子嗎?你們不會傷害其他人嗎?」這個人的問題,同樣有很多人想知道。

厲牤先是一愣,隨後舔了舔嘴唇,笑道:「那是當然,雖然可以將你們全部殺掉,但總歸還是有點麻煩,如果只殺幾個小子,想必應該沒問題。」

強盜雖然不怕村民,但是怕官家動怒,殺一整個村子就相當於向官家挑釁,官家的追殺對於強盜來說還是比較麻煩的事情。

鎮里的官只是小官,起不了什麼大作用,他們不怕,但城裡的官,他們就比較忌憚了,他們此次來王家村,也沒想大開殺戒,就想敲詐點錢樂呵樂呵而已。

厲牤意識到,他可能敲不到五百兩了,但這十幾個孩子背後的家庭,足以覆蓋王家村大半個村莊,拿個三百兩應該沒問題。

「張陸你這喪良心的玩意!你的心被狗吃了!我打死你!」被綁孩子的家庭知道要被其他人放棄了,立刻暴怒向敢出主意的人。

張陸咬牙切齒道:「我們又沒有孩子被綁,憑什麼幫你們贖人?我兒生了重病,急需要錢,我也想要我兒活着,哪裡有錯?」

張陸話一出,那些沒有孩子被綁的家庭紛紛出來表示沒錢,不能幫忙等等各種難處。

五百兩銀子足以掏空王家村每一戶人家,那是他們辛辛苦苦積攢了一輩子的錢,僅僅是為了贖幾個和他們無關的孩子,實在是不值得。

兩伙人各有各的說法,爭吵的面紅耳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