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鮮妻送到請簽收
鮮妻送到請簽收 連載中

鮮妻送到請簽收

來源:google 作者:駱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墨 駱繹

連清淺在星巴克門口站定,精緻典雅的裝扮一目了然這是她第五次相親了,也不知道爸爸着了什麼魔怔非得把她給推銷出去,她今天才二十五啊!想到這,連清淺情不自禁就沮喪了起來她深吸一口氣,嘴角掛起溫柔的....展開

《鮮妻送到請簽收》章節試讀:

陸墨剛想伸出手,聽清楚連清淺的話之後臉色一沉,故作鎮定的又將手插在了褲袋裡強行裝x。

陸博陽沒料到連清淺會先和他打招呼,笑着和連清淺握手,嘴裏止不住的誇讚,「老連,你這個掌上明珠不光長得漂亮,就連為人處世也非常的好,辛苦你養育我兒媳婦這麼些年了!」

聽了陸博陽的玩笑話,連清淺朝着陸墨伸出的手顫抖了一下,略帶尷尬的抬頭瞥了一眼陸墨,想必他現在也和自己一樣蛋疼吧。內心很是震撼,嘴上卻不落半點禮貌,「你好。」

陸墨遞過手,淡淡的一句,「陸墨。」

只是一句話,連清淺就知道了他的名字,心中對他的好感多了一分,她喜歡陸墨深邃的眼窩,那雙眼眸彷彿是一個黑洞一般,能帶走人所有的愁緒,輕鬆自在的飄蕩在無憂無慮的天空中。是一個難得的優質高冷男!

聽到老友讚揚自己的女兒,連振國的心情也變得很好,哈哈大笑,讚許的看了一眼女兒。他這個寶貝女兒一段時間不見,看樣子是有點改變了!

「好了好了,別干站在這說話了,飯菜準備的差不多了,我們開飯吧?」曲美伊見大家都聊上了,站着怪尷尬的,熱情提議道。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朝着餐廳走去,桌子上繽紛滿目的可口佳肴奪人眼球,只是現在某些人一點欣賞的心情都沒有。連清淺在陸博陽的話里捕風捉影到了信息,這難道又是她的相親對象?

連清淺腦袋一陣暈眩,白天那個極品她還來不及笑話,現在又來一個?暴風雨也稍微來得太密集了一些吧?

管家給每個人斟滿酒,先是一齊喝了幾杯,氣氛被炒得火熱,場面一下子就熟絡了起來。

連振國舉着高腳杯,饒是好奇的看看自己的女兒,又看看陸墨,臉上露出局促的笑容,「你們倆今天的相親很開心吧?淺淺的性格我知道,要是不滿意的話,一早就炸毛了。」說到這,想起之前淺淺相親回來的樣子,忍不住發笑。

連清淺嘴角無語的抽搐着,不是她不想抱怨,而是對方太極品給她幼小的心靈帶來了巨大創傷,她需要一些時間緩和緩和,這才沒氣沖沖的跑回家吐槽!絕不是因為滿意相親對象,顯然她和爸爸之間毫無默契可言……

連清淺想罷,突然一頓,回憶這搓骨削皮的話,好像哪裡不太對勁的樣子。連清淺無辜的衝著陸墨眨眨眼,用眼神詢問什麼情況。她根本就沒有和他相親,爸爸這麼說是什麼意思,難道……

陸墨眼眸盯着明眸皓齒,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的連清淺,突然之間低低一笑,摸摸鼻子開口,「我們相處的很好,我想淺淺就是我這麼多年要找的那個人。」

一早等着的就是這句話,聽到陸墨說出了他們想聽的話,陸博陽激動的忙和連振國碰杯。兩個孩子都是不好勸的性子,他們之前還商討着怎麼把這兩個人撮合起來,就給他們各自找了一些『不太好』的相親對象,搓搓他們的銳氣。不知道是因為他們的努力還是孩子們投緣,兩個人聊得來那真是太好了。

連振國笑得合不攏嘴,眼角的皺紋顯露無疑,可是他高興!「我們兩家早在你們還沒出生之前就訂下了娃娃親,如今你們互相喜歡,那真是太好了!來來來,我的好女婿,陪岳父喝一杯!」

連清淺眉頭一蹙,心中忖了片刻,娃娃親?她怎麼從未聽爸媽提起過,轉而將視線對上媽媽,只見她淺笑着點點頭,看來確實是這麼回事了。連清淺心中一急想和爸爸解釋清楚這一切,剛想開口就被陸墨大聲的打斷了,「那小輩就先干為敬了!」

陸墨故作不經意的瞥了連清淺一眼,讓她消停點,別在這個時候撞槍口,有事好好說。

一向聰慧機靈的連清淺看懂了陸墨的眼神,眉間有些猶豫,看看爸爸心情大好的樣子,不忍壞了他的興緻,看來只能緩緩了。

這一餐飯吃得魂不守舍,明明是一頓豪華大餐卻沒吃出什麼味道來,眼巴巴的等着機會和陸墨好好聊聊,他到底想幹什麼!

飯後好不容易找到機會,連清淺深深的看了陸墨一眼,示意他出來。轉身利落的小陽台走去,屋子裏面一派祥和,可她的心卻惶恐不安,她明明是故事的主角,卻沒有半分踏實的感覺。

聽着腳步聲由遠及近,連清淺雙手撐着欄杆不明白的質問,「你到底想幹什麼,你這樣會害了我們的未來知道嗎?我現在還不想結婚。」話語畢,連清淺冷着臉轉過身,用冷漠的背影對着陸墨。

此刻的連清淺已經快炸毛了,陸墨卻定定的看着連清淺,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好笑的弧度,饒有意思的說道,「我是無所謂,在意的人只有你一個吧?」

陸墨不在乎的態度,輕佻的話語輕易的勾起連清淺的憤怒,她難以置信從他那張優雅的嘴裏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來,頓時氣得上氣不接下氣,一雙大眼睛裏都能迸射出火花來。

這小丫頭生氣的樣子還蠻好看的,陸墨腹黑的想。

陸墨上前幾步走到連清淺的身邊,雙手插在褲袋上,一個很粗俗的動作卻做出了一種高端大氣的感覺,渾身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淡漠的苛責,話語羞愧的連清淺想找條地縫鑽下去,「當我看到你在星巴克里相錯對象,還狠狠的揍了人渣一頓,我就決定你是我的另一半了。」

連清淺低聲驚呼,眼睛瞪得老大,「你看到了?」回想起星巴克里的奇葩遭遇,連清淺冷不丁的打了個冷戰,那是一段黑色回憶。這運氣也太背了,竟然還被陸墨看到了。突然間連清淺一頓,她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眉頭一皺,「我相錯對象?難不成你才是我相親的人?」回想爸爸之前的話,連清淺雙手擊,懊悔的感嘆一聲,無語的拍額,怎麼會這麼傻氣呢!

陸墨但笑不語,冷酷的稜角在燈光之下柔和了些許,深邃的眼眸望着連清淺,看不出他的眼睛裏的深意。

連清淺窘迫的想找條地縫鑽下去,在陸墨饒有意思的視線下寸步難行。勉強振作精神挺起腰背,氣虛的對上陸墨深不見底的眼眸,「既然你看到了我,還不上前提醒我,讓我將錯就錯,小夥子你的心態有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