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仙囚
仙囚 連載中

仙囚

來源:google 作者:仙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酒劍仙 陳小子

我有一劍,敢叫日月沉淪天地變!我有一劍,敢叫世間從此再無仙!我有一劍,足以斷仙緣!我有一劍,足以斬道門!我有一劍,殺人尚可!我有一劍,除魔尚可!我有一劍,博她一笑!我有一劍,為她伴樂!當走過的痕迹消散在歲月間,留下的唯有那悠揚的曲樂和那無人問津的仙劍展開

《仙囚》章節試讀:

黎璃沒有注意到他的小動作,自顧自地問道:「我們不如結伴而行吧,我一個人正好無聊呢。好不好?」她水靈靈的大眼一眨一眨地,等待陳塵的回答。

陳塵當然樂意了他巴不得呢,小雞啄米似的快速點頭「嗯…」。看他傻傻點頭的模樣,黎璃掩嘴一笑,發出銀鈴般的咯咯笑聲。

陳塵也陪着傻笑了一下,撓頭問着:「那我們現在去哪兒啊?」這個問題算是問到點子上了。黎璃若有所思地伸手點點小巧的下唇,眼神飄忽半晌,嗯…

啪!快速回神打了個響指,「有了!」陳塵下意識地問道:「有什麼了?」黎璃搖頭晃腦地娓娓道來。

「據說,在離此不遠的龍山之地有個『藏劍谷』。裏面下品靈劍應有盡有,上品靈劍也是不在少數的。我們去哪裡逛逛吧,說不定還能撈上個一兩把上品靈劍耍耍哩!」小手一拍,感覺自己機靈極了。

陳塵略感奇怪,問道:「既然有這麼好的地方,難道沒有大勢力會去爭奪嗎,會好好的放置不管?」

黎璃瞥了他一眼,道:「你在想什麼呢。那藏劍谷周圍有座不可破解的天然迷霧大陣,連金丹期大修士稍不留意,都能被困死。怎麼會有宗門去自討苦吃呢?」

「哦,那我們要怎麼進去呢?」

「嗯,每隔十年左右,會有天然的清風撫過山谷,吹散迷霧,自然而來,自然而去。打開一道可入谷的通道。能維持一周之久,之後迷霧會重新填補大陣。」

「只不過這通道極其狹窄,且陣中還有着修為限制,只容許靈動期巔峰以下的修士進入其中。於是,三個比較強大的宗門便聯合起來,霸佔了那唯一的入口,把藏劍谷當作是自家花園了。每隔十年三宗會派出百名弟子入谷尋劍。」說到此處,黎璃舉起小拳頭,一副氣的壓根痒痒的樣子。顯然她對三宗的做法極為厭惡。

陳塵眼皮一耷拉,喪氣道:「說了半天不還是進不去嗎?說了跟沒說一樣。」

哼!黎璃雙手環抱胸前,挺胸抬頭,下巴一揚,自傲的一笑:「難道你不知道這大陸上有個地方叫拍賣行嗎?嗯?」

陳塵表情一愣,「拍賣行?」這個名詞他還是第一次聽到呢。黎璃見他有所不知的樣子,心頭猜道:他難道是從深山老林里出來的嗎?

還是快速地解釋了一下,「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賣好東西的地方,只要你有足夠的靈石,在那裡什麼都能買的到!」

陳塵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黎璃接著說道:「每次藏劍谷三大宗門都會拿出五十人的名額用作拍賣,以此牟取暴利。」

話音剛落,嘶!陳塵在細思極恐之下,倒吸了一口涼氣,暗呼:三大宗門真是好算計。他們每宗都有數百弟子,而外來者只有五十人,在裏面會被他們壓制的死死的,沒有絲毫抵抗的機會。

若是尋到了上品靈劍恐怕也會被其他三大宗門的人給強行奪走吧。這樣即牟取了暴利,也不至於讓好東西被別人拿走,還無形之中多了五十個尋寶人手。這已經是把利益做到最大化了啊。

黎璃看陳塵的臉色,就八九不離十地猜到他在想什麼了,甩甩手無所謂的說:「放心啦,我們就是去湊個熱鬧罷了。不會和他們打起來的,放心啦。」

聽到黎璃這樣說他也就打消了想去勸她的念頭了。無奈的聳聳肩膀,表示,那就這樣吧。黎璃雙手一拍,笑嘻嘻道:「那我們走吧!」說完從腰間的錦囊里取出一卷皮圖出來。她也不知道具體的路程還是看一下地圖比較好。

結果陳塵看的目瞪口呆了,那麼小的袋子怎麼裝的了這麼大一捲圖紙的?

黎璃轉頭一看,驚異了一下:「你不會連『芥子袋』都沒見過吧?」陳塵搖搖頭,他還真是不知道。因為他剛修仙就來這兒了。還有很多東西都沒見過呢。

唉~於是黎璃頭疼地拍了一下腦門,從懷中又取出一個錦囊來,「這個送你了。」陳塵眼疾手快,接住拋來的錦囊,有些奇怪地問道:「送給我的嗎?」。「嗯!送你了,就是你的了。」

「為什麼啊?」

「嘻嘻,我們是朋友了啊,朋友不就應該有福同享嗎。」

呃!陳塵一怔,一時語塞了。「好了,別想那麼多了,走啦走啦…」黎璃扯着陳塵的衣袖,領着他向山下走去。

看着拉扯自己的黎璃,他的心裏有點暖洋洋的,從小到大,第一次有人不嫌棄他還願意和他做朋友。摩挲着手裡的錦囊,嘴角不自覺的就揚了起來。

龍山城!

城內熱鬧非凡,人聲鼎沸,四周熱鬧的場景讓陳塵眼前一亮,在黎璃的拉扯之下,他們來到一座黑色龐大的門前,據黎璃所說這是龍山城內最大的拍賣行也是方圓百里之內最強的拍賣行了。

那五十個進入藏劍谷的名額,會以令牌的形式從這裡拍賣出去。

門中有許多身着華貴的人來回走動,顯然他們是來參加這一期的拍賣。

黎璃領着陳塵正欲走進拍賣會場,突然門前的護衛上前一步攔住了兩人,喝道道:「站住!」。

嗯?見有人膽敢阻攔自己,黎璃的臉色立馬陰沉了下來,冷哼了一聲:「怎麼?你們拍賣行今天不做生意了?關門了嗎?」黎璃的語氣中已經是夾雜着一絲怒火了。

護衛卻對黎璃的話不為所動,眼神輕蔑地掃視了一下二人,道:「拍賣會場,是有錢人才能進入的地方,不是某些乞丐都可以進去的。」意思十分明確,就是看不起他們,覺得他們進去也不過是想湊個熱鬧,壓根就買不起拍賣品。

此話一出,黎璃還沒發火,一向隨和的陳塵先忍不住了。拳頭緊攥咯吱作響,對護衛怒目而視沉聲道:「你說誰是乞丐?!」

看着陳塵生氣的樣子,黎璃也嚇了一跳,她還真沒看出來陳塵會這麼在意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她不知道的是,陳塵在意的不是被別人看不起,而是在意別人竟以乞丐一詞為侮辱。難道乞丐就不是人了嗎。他們從來都不是願意去做乞丐,是生活所迫,是這個修仙的世界逼的,讓他們這群普通人無法好好生活。

面對陳塵的怒火,護衛卻是絲毫不懼,他連結丹期的修士都見過,又怎麼會怕一個與自己一樣只是築基初期的修士呢?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說道:「難道你不是嗎?就你這一身破衣爛衫的,還能是金丹大修士不成?」用眼神上下掃視了陳塵一眼,嘴角冷冷的笑了一聲。

「你…」陳塵一挺身,正欲還嘴,結果發現對方說對了,自己真的就是個乞丐啊,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看到陳塵憋屈的樣子,那護衛故作震驚的樣子說道:「不會吧?你難道真的是個乞丐?哈哈哈哈…」最後還大肆的嘲笑了一下。

周圍之人被這邊的吵鬧聲吸引了過來,對着陳塵兩人指指點點的,陳塵現在有點騎馬難下的感覺,臉色慌張地環視着四周。黎璃也不滿地皺起了眉頭,她雖然喜歡湊熱鬧卻不喜歡被人當熱鬧一樣來看。

不想與護衛過多糾纏的她,手掌一翻取出一塊,金色的令牌。隨手就拋給了護衛,一點也不在意的樣子說道:「帶我去見你們的總管!」

啪,護衛雖然不悅但還是抬手接下令牌,心中鄙夷道:就你這窮酸像,還想見我們總管?異想天開。眼神好奇的撇了一下手中金色的令牌。

原本趾高氣揚的神情頓時消失了,換上了驚恐的神情,嘴裏還顫顫巍巍的說道:「這、這、這是金龍令!!!」。

此話一出,四周之人的臉上也都浮現出驚訝的表情。

眾所周知,在北域之地多如繁星一般的拍賣行,只有一個主人。那就是北域的龐然大物之一,「呂族!」。呂族曾為拍賣行特別打造了一套貴賓令牌。從低往高,分別是,銀蛇令、金龍令、彩鳳令、紫金麒麟令,以及水晶貔貅。

看着令牌上栩栩如生的金龍,護衛絲毫不敢懷疑這是假的,因為在北域之地目前還沒有人敢挑釁呂族。

雙手抖動地捧住令牌高舉過頭頂,恭恭敬敬地走到黎璃面前,輕聲道:「還請大人收好令牌!」現在他低聲下氣的樣子與剛才可謂是天差地別。

陳塵緊攥的拳頭也鬆開了,心道:我與這等小人一般見識幹嘛。不由的為自己剛才的衝動而懊悔。若不是剛才黎璃取出金牌,恐怕今天這事不會如此簡單的就能結束。

黎璃高傲的收起金牌,對着護衛吩咐道:「帶我們去見總管吧!」

護衛一聽沒有要責怪的意思,鬆了一口氣,悄悄擦掉了臉上與額頭的冷汗。側身一伸手,道:「大人,這邊請!」

嗯!黎璃故作高深的點點頭,緩步前行,陳塵客隨主便緊隨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