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人的武學指南
仙人的武學指南 連載中

仙人的武學指南

來源:google 作者:京溪居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京溪居士 鳳瑾宇 奇幻玄幻

本是天上仙,天命落凡間欲尋江湖路,白衣入紅塵坎坷六千里,凋零三十年事了扶身去,身藏功與名一座茅屋,一座江湖展開

《仙人的武學指南》章節試讀:

「那撫雲境之上又是什麼境界?」鳳瑾宇好奇地問道。

柳浮屠認真解釋道:「天下武學分九品,下三品煉皮鍛筋錘骨,中三品修鍊內力,上三品便可內力化真氣,而一品又可分三境,真氣化形,滯空飛行稱為撫雲境。」

頓了頓又道:「撫雲境之上被稱為上陽境,再往上便可搭天梯,架仙橋,引渡仙門大開,飛升仙界,江湖將此境稱為登仙境。」

「飛升仙界?!」鳳瑾宇一雙眼睛瞪得老大,沒想到這個世界真的有仙界啊,那跟自己記憶中的仙界是否一樣?自己的到來又是否跟仙界有關?哪吒是男是女?嫦娥好不好看?寂不寂寞......

正在鳳瑾宇胡思亂想之際,一直端坐的蕭南笙突然驚呼道:「老夫想起來了,那四位名劍宗師後來將四把劍熔鑄成一柄絕世寶刀送給了西北霸刀孫墨秋,從此不再練劍。」

「西北霸刀孫墨秋?」鳳瑾宇頓時好奇心大起,連忙追問。

蕭南笙雙眼迷離,似是追憶似是感慨道:「當年十大名劍冠絕天下,使當時的江湖掀起了一股習劍狂潮,幾乎人人練劍,就連許多文人墨客都寫了不少讚揚名劍宗師的詩詞流傳至今,甚至有人稱劍為百兵之首。就在整個江湖都要變成劍客天下的時候,在西北的一個偏遠的國家中,大器晚成的孫墨秋橫空出世,剛入三品便可斬殺撫雲境,初入撫雲境便用一把生鏽的朴刀接連打敗那四位名劍宗師,刀法剛猛異常,霸氣無雙,威震西北江湖,剛踏入上陽境時便先後戰平飛劍王宗承,龍虎山掌門張遠道,武當山真陽真人宋晉仁,直到遇到柳劍宋溪顏才收起朴刀,回到自己的國家中開宗立派。」

「而孫墨秋的這幾次比武,徹底打醒了整個江湖,那些稱讚劍客的詩人們懊惱不已,紛紛撕毀自己的詩篇,甚至據傳聞說出「劍為百兵之首」的那個人因羞愧難當,便投河自盡了。」

此時的鳳瑾宇已經而被孫墨秋的故事深深吸引無法自拔,透過他那深邃的雙眼,彷彿能夠看到一位手拿生鏽朴刀的老人威風凜凜地站在空中,一刀出,萬劍伏,何等霸氣!!這不正是自己所憧憬,所嚮往的江湖嗎!

不行,我定要親自見上一面,親眼看看這位刀鎮江湖的孫前輩是何等風采!

鳳瑾宇激動無比,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孫墨秋的下落,然而蕭南笙的回答卻彷彿一盆涼水澆在了他的頭上。

「西北霸刀孫墨秋......早在三十多年前便邁入登仙境,飛升而去。」

鳳瑾宇呆愣了好一陣兒,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原本激動的心瞬間被未能與名震江湖的孫墨秋見面的遺憾所填滿,要是早來三十幾年就好了...

而這時卻又聽見蕭南笙自顧自地說道:「老夫有幸,曾在三十多年前親眼見到,在那東海之上,真龍驟現,仙門大開,他們宛若一道道流星般飛入仙門之中...」

「他們?!」鳳瑾宇猛然一驚,頗為激動地問道:「他們都有誰!」

蕭南笙深吸一口氣,道:

「龍虎藏龍虎,四劍斬貪狼。」

「武當真陽劍,百歲亦登天。」

「雨幕宋溪顏,人間真無敵。」

「百花十二谷,仙子墜錢塘。」

「西北霸刀現,百兵皆伏首。」

「惡蛟占惡山,少年真風流。」

「陵州十四劍,斬人亦斬仙。」

「慈悲普陀山,羅漢渡凡塵。」

雖然今日第一次聽聞,但僅憑這些文字鳳瑾宇的腦海中就已經描繪出了他們縱橫江湖時的颯爽雄姿!那時的江湖又該是怎樣的波瀾壯闊?!

可惜呀,他們皆已飛升而去,今生恐怕難得一見啊...鳳瑾宇不禁輕嘆一聲。

好在他們的傳承還在,雖不能親自見面,但能去傳承之地祭拜也算是了卻了自己的一樁心愿。

於是向蕭南笙打聽他們宗門傳承所在之地。

令人意外的是他並未回答,而是用一種詫異的目光盯着鳳瑾宇,就連其他人也都用一種莫名的眼神盯着自己,空氣瞬間安靜了下來。

額......莫非自己說錯話了?鳳瑾宇有些摸不着頭腦,難不成這些地方成為禁地不讓說?還是全都藏起來?總得給出個線索吧...別不說話呀......

只見蕭南笙盯了一會兒後低頭將酒杯斟滿,一飲而盡,隨後將視線固定在空蕩蕩的酒杯上,不再言語,空氣靜得可怕。

鳳瑾宇:??????

這是什麼套路...打啞謎嗎...

強忍住將眼前眾人全都拍死的衝動之後鳳瑾宇決定換個話題,畢竟再問下去他們也不會多說一個字,江湖人士都倔得很,這是他常年看電視劇得出來的結論。

「蕭老,您一開始說石中綉劍李唐被封為青州王,後來怎麼樣了。」

很明顯地看到蕭南笙的雙手顫了一下,他抬起頭,原本陰鬱的神情早已消失不見,整個人瞬間從一個頹廢的老人變成一個說書的先生,神態變換之快令鳳瑾宇忍不住讚歎道:不愧是**湖!

「西楚能在短短十幾年時間內佔據十三州之地,石中綉劍李唐以及追隨他的一眾江湖人士功不可沒,更是成為西楚唯一的一位異姓王,一時間風頭無兩。」

「怎奈天不遂人願,當時的西楚國君只當政了不到十年時間便突然暴斃,由於事發突然根本沒有留下遺詔,導致王位空懸,各地諸侯王趁勢揭竿而起,一時間原本安寧的西楚國陷入了戰亂之中,百姓民不聊生。」

「而青州王不忍百姓再次陷入水火,於是便打着清君側的旗號,在青州城內麒麟換蟒袍,聚集近二十萬兵力,攻打其他諸侯王。」

「經過十餘年征戰,最終奪回七州之地,並在文武百官的三退三讓下,在青州城登基為王,建立武越國。而西楚的雲昭王逃到陵州建國雲昭,南離王逃到蜀中建國南離。」

「在李唐執政的二十餘年裡,百姓安居樂業,對外與各國摒棄前嫌,積極開通互市,國家越發昌盛,眼看武越國即將成為中原第一大國之時,身為十大名劍之一的劍道宗師,堂堂上陽境,竟然不到六十歲便莫名病死在書房中,真是老天不開眼啊...」

講到這兒鳳瑾宇心裏同樣對此唏噓不已,若李唐身在江湖或許有可能突破登仙境飛升仙界,而不是累死在王座上......

「李唐死後謚號武越太祖,其長子李善即位,與民寬厚仁愛,在位期間開科舉,修運河,改刑法,修糧道......種種舉措皆利國利民。本以為武越國又迎來一位千古明君,結果在一次巡遊潼州時遭遇地龍翻身,哪怕青萍劍吳庭昇拚死相救最終還是死在了山石之下,謚號武惠王。」

「由於沒有留下遺詔導致李善的三個兒子為了王位開始勾心鬥角拉幫結派互相爭鬥,致使王位空懸長達三年之久。

後來在宰相劉朝明等一眾文官的擁護下,令武惠王李善與一宮女的私生子李彥即位。」

「然而從小習武的李彥一心想要成為像爺爺李唐一樣的劍道宗師,痴迷劍道,根本不理朝政,命宰相劉朝明攝政,致使文官集團越做越大,甚至地方縣令都擁有調兵的權力,攝政期間停修運河,增加各地關稅修建太后行宮,導致各地民怨四起,百姓過得更加艱苦,甚至不少地方出現造反起義的現象,然而李彥仍舊醉心武學,對於國家的亂象充耳不聞。」

「他為了追求更高的劍道造詣,甚至不顧自己的身份性命親自去北晉國龍虎山登門拜劍,被拒之門外晾了七天七夜,回來的途中又遭遇了紅衣太監喬槐麟的伏擊,若非青萍劍吳庭昇以跌境為代價,李彥恐怕已經死在了北晉國。」

鳳瑾宇嘴角一抽,若是李唐還活着,知道自己的孫子這副德行估計能一劍將他從青州抽到潼州,我老李家怎麼出了這麼個人。

「李彥回來後便不吃不喝長跪於李唐墓前,直到半個月後傳來死訊,隨後將其葬在李唐墓旁,謚號武痴王。」

鳳瑾宇傻傻地愣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王位怕不是被詛咒了吧,也太魔幻了...

「宰相劉朝明在李彥去世後不久聯合宮中太監陳連海發動宮變,李家二百多口無論男女老幼全部殺害,隨後擁立血緣稀薄還未成年的李淮稱王,胞弟李雍封為幽州王囚禁於幽州。」

「直到李淮成年後偶然救下血手魏庭雲,在他的幫助下李淮暗中組建了一支影衛,最終與大將軍司馬恆裡應外合奪回王位,青州城從上到下迎來了一次大清洗,各地官員處死抄家百位不止。」

「三十年前,李淮臨死前傳位楊玄貞,謚號武明王。」

「楊玄貞即位後不改國名改國號安平,一直沿用至今。」

講到這兒,橫跨百年的武越國史徹底告一段落,口乾舌燥的蕭南笙急忙將桌子上的半壺酒仰頭咕嘟咕嘟全部喝完。

而鳳瑾宇聽到最後卻是一頭霧水,武越國不一直是李家的嗎,怎麼傳給楊玄貞了?矯詔?謀殺?後三十年又發生了什麼?為何所有人對此都避而不談?

鳳瑾宇一肚子問題卻無法問出口,他都能想像到若真開口詢問,回答自己的是一雙雙莫名其妙的眼神和安靜地能聽到呼吸聲的氣氛。

於是為了避免尷尬鳳瑾宇便詢問起其他國家的情況,蕭南笙倒也很有耐心,幾乎事無巨細地向自己介紹其他國家近百年的歷史,鳳瑾宇聽得津津有味,忘乎所以,甚至連時間都忘記了......

直到與眾人一一惜別之後才發現月亮已經高掛夜空,皎潔的月光彷彿將漆黑的天空鋪上一層銀紗。

鳳瑾宇倚門對月,思緒回到蕭南笙口中的各國歷史中,頓時化身為一名哲學家一樣感慨萬千。

短短百年,歷經幾代君王朝代更替的背後又是多少人的屍山血海...又有多少人能夠留下姓名...

撫雲境又怎樣?上陽境又怎樣?!哪怕飛升成仙不也是歲月中的一位過客...自己又能做什麼...又能改變什麼...

搖頭嘆息一聲便轉身回到酒樓中,剛要落座便好像感應到了什麼猛地轉身。

一位渾身上下破破爛爛,右邊空蕩蕩的袖口緩緩擺動,滿臉淤泥蓬頭垢面的老乞丐彷彿喝醉一般踉踉蹌蹌地走了進來,腳上還帶着一層厚厚的塵土,在地上留下一道十分顯眼的痕迹。

「哪來的臭乞丐,快出去快出去。」店小二捏着鼻子揮手驅趕。

「小二,多上一些好酒好菜,我要請這位老先生好好吃一頓。」

小二張大了嘴巴不可思議地看着鳳瑾宇,以為自己聽錯了。

鳳瑾宇俊秀的容顏輕輕一點。

小二無奈只好下去準備,臨走前還不忘宛了一眼站在一旁好像剛從土裡挖出來的古董一樣的老乞丐。

「老先生,請坐。」

那乞丐仍舊一動不動,只是瞪着一雙充滿死氣的眼睛,似是在打量一般。

鳳瑾宇見狀也不再多說什麼,同樣沖他回瞪着一雙明亮的眼睛。

別看他表面看起來弱不禁風,其體內蘊含的內力是鳳瑾宇見過最磅礴的。

按照今日所了解的境界劃分來看...絕對是上陽境!

沒想到揚州竟然藏着這樣一位高手,鳳瑾宇頓時興奮不已,這也是為何要請他吃飯的原因,至於為何如此高手卻是一副乞丐的樣子...或許高人都有自己的怪癖,又或者是...丐幫?

直到小二將豐盛的酒菜上齊那乞丐三步並兩步來到桌前,拿起一隻雞腿直接塞進嘴裏,小二如避怪物一般倉皇跑開。

只見他行動迅速,一盤菜僅抓了三兩下便消滅得乾乾淨淨,鳳瑾宇都看呆了,您不需要嚼的嗎?!

不消片刻,原本十分豐盛的一桌子菜好像被狂風席捲一樣連渣都不剩。

老乞丐伸出黝黑的左手擦了擦嘴角,緩緩落座,看着眼前仍然處于震驚中的鳳瑾宇一字一句道:「你請我吃一頓飯,我送你一條生路。」

鳳瑾宇眨了眨眼,輕笑一聲,道:「生路?不知前輩有何賜教。」

《仙人的武學指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