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嬌嬌嫁給全村最兇惡村霸被寵哭
小嬌嬌嫁給全村最兇惡村霸被寵哭 連載中

小嬌嬌嫁給全村最兇惡村霸被寵哭

來源:google 作者:南綰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書秦瑤 現代言情 謝賀章

【年代+穿越+寵妻+互寵+年下+種田】赫連村成分不好的小混混謝賀章,被城裡來的知青纏上了小姑娘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干點農活就喊手疼,唯一的愛好就是跟在他屁股後面轉悠一天下午,不勝其煩的謝賀章將她堵在棉花地里,捏着她白生生的臉,他兇狠地威脅道:「再纏着我,我就揍你」小嬌嬌書青瑤嬌氣地撇了撇嘴,委屈巴巴的:「知道了,老公」謝賀章:「……」???她剛才喊我什麼???*上輩子書青瑤所遇非人,經歷了一場傷痕纍纍的婚姻,才遇上了小她一歲的謝賀章謝賀章溫柔體貼,撫慰了書青瑤冰冷沉寂的心他們相依為命五年,謝賀章卻因為早年生活困苦的隱疾早早離世重來一次,書青瑤直接下鄉「A」了上去!然而……為什麼,上輩子乖巧懂事總是甜甜喊她姐姐的謝賀章,少年時候竟然這麼凶?展開

《小嬌嬌嫁給全村最兇惡村霸被寵哭》章節試讀:

是一個蘋果。

應該是書青瑤塞進來的。

他外套的兜寬大,他也粗心,裝進來一個半個手掌大的蘋果,竟然也沒發現。

謝小倩放在鼻尖嗅了嗅,蒼白瘦削的臉上,眼睛一下亮了起來,「好香。哥哥,這個能吃嗎?」

謝賀章吸掉煙屁股,從窗台上跳了下來,拿過來看了眼,又遞了回去:「可以吃。」

謝小倩小心翼翼的捧着蘋果咬了一口,大眼睛裏閃着光,「哥哥,這個好好吃。你也吃。」

她從來沒有吃過這麼甜這麼好吃的東西,恨不得一口兩口就把它吃掉,但是她惦記着自己哥哥也沒吃過,洗着口水,她把蘋果遞到謝賀章面前,「哥哥,你嘗嘗。」

「我……」謝賀章下意識想說不用,但是看着自家小妹討好希翼的眼神,頓了頓,順着她的手輕輕地咬了一口。

這一口,令謝賀章微微一愣。

確實很好吃,蜜一般的甜,皮薄得用牙齒輕輕一嗑,汁水就融化在了嘴裏。

赫連村口曾經也有一株蘋果樹,每年都會結七七八八個果子,那果子飽經風霜,長得歪七扭八,味道更是酸澀地令人難以下咽,後來連樹都被劈掉當柴燒了。

「哥哥,你再吃一口。」謝小倩把蘋果往他嘴邊送,自己口水流下來了也不知道。

「我不愛吃。你吃。」謝賀章拿布擦了擦她的嘴,看着謝小倩捧着蘋果蹲在窗邊啃得津津有味。

他目光遙遠起來,靠在床頭又點了一根煙。

他想到了書青瑤。

想到了她白凈秀氣的臉和乎眨乎眨的,水葡萄一般的大眼睛。

謝賀章想,到時候再幫她干一次活,算是償了這個蘋果的謝禮。

反正城裡來的姑娘,識時務的很,等到知道了他的身份,很快就會對他敬而遠之了。

他緩緩抽了一口煙,嗤了一聲。

*

書青瑤一連幹了五天的活,很快就不行了。

她身子骨嬌弱,拔了五天的草,被太陽一曬,很快就發了燒。

病懨懨的躺在病床上,書青瑤早飯也沒吃,唐曼凝給她送了退燒藥,因為這個年代的退燒藥副作用大,書青瑤吃了葯,整個人只能用半死不活來形容。

大隊長靳壯過來看她,看這個剛成年的小姑娘躺在病床上這副病懨懨的模樣,也犯了難。

他倒也沒有鐵石心腸到讓書青瑤發著高燒也去干農活,給她開了請假條,等旁人走開了,靳壯對書青瑤道:「書知青,你識字不?」

書青瑤點點頭:「我高中畢業了。」

「昨天村口王書記跟我說村裡民辦小學缺個數學老師,你識字,到時候去他家問問。」

書青瑤眼睛一下彎了起來,「謝謝大隊長。」

靳壯看着面前小胳膊小腿的女知青,揉了揉自己短短的頭髮,苦笑道:「不客氣。」

他倒也不是特意做好人,實在是書青瑤幹活不頂用,這五天每一天能做完任務的。而人家倒也沒偷懶,每天都兢兢業業蹲着拔草。

實在是這一身骨頭,不是來干農活的。

他也怕人在自己隊里出事,還不如給人家指點一下明路,看她一身穿衣打扮,也不像窮苦人家的孩子,賣個人情也不虧。

送走靳壯的時候,書青瑤給人家塞了一大包大白兔奶糖。

書青瑤也知道自己不是幹活的料。

她來赫連村是找謝賀章的,不是來找死的,她感覺自己再拔幾天草,估計謝賀章沒撩到,她要死在他老家了。

書青瑤躺在床上歇了一會兒,手指摸索着懷裡的玉佩。

自從那天被子里冒出蘋果後,宿舍里再也沒出現什麼新玩意兒。

但是她猜測,這一切都跟這塊玉佩有關係。

只是她認認真真研究了這塊觀音玉佩幾天,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也只能作罷。

趁着發燒請假,書青瑤出門打聽了一下,赫連村的王書記叫王興德,赫連村的民辦小學還是他和幾個村幹部籌建的,他工作繁忙,責任心重,每天回家都很遲。

書青瑤揣着肉票和糧票,搭了進縣裡買化肥的拖拉機,買了五斤豬肉和十斤白面。

請帶她進縣裡開拖拉機的老大爺在館子里吃了一頓,書青瑤回到宿舍,天已經擦黑了,知青們也快下工。

書青瑤取了兩斤豬肉五斤白面給食堂的廚子,要求晚上給知青們加餐,廚子看着那五斤白生生的上等白面,笑得牙不見牙,滿口答應,他今晚也能有口福了。

書青瑤知道,她今天沒去務農,就算是身體有恙,但是自己的活兒是攤開給旁人乾的,幫她幹活的知青肯定不高興。

以後還要在這裡不知道住多久,得跟舍友們打好關係。

想到這裡,她就忍不住又想到了謝賀章。

這些天,她也找村民打聽過謝賀章這個人,但是赫連村的人一談到謝賀章,就跟見到瘟疫似的,嫌棄的很。

謝賀章那一小隊人馬,就是赫連村的透明人,被整個村子裏的人排擠。

書青瑤想一想心裏頭就不是滋味,堵得慌。

謝賀章很少跟她說起小時候的事,她沒想到他這個年紀竟然這麼遭罪。

知青們陸陸續續回來了。

知青宿舍的廚子蒸出來一大籠青菜肉包,一斤白面可以蒸十五個包子,書青瑤這五斤面,足足蒸了七十五個,廚子自己昧了十個,剩下六十五個給知青們自己分。

知青們一進來,就聞到了肉包子的香氣,幹了一天農活,這段時間裏葷腥都占不到,頓時口水分泌,肚子咕咕叫。

阮文慧累得半死回來,就見到書青瑤乾乾淨淨的坐在餐桌前吃肉包,這段日子因為書青瑤三番兩次下她面子,兩人已經算是撕破臉了。

她陰陽怪氣道:「有些人命就是好,我們大熱天干一天活才有飯吃,人家做白工還白吃我們的飯!」

唐曼凝走過來白了她一眼:「白吃你的飯?瑤瑤那塊地,你有幫忙了?」

阮文慧頓了頓,瞪了唐曼凝一眼。

今天書青瑤請病假,原本她那塊地是要分攤給大傢伙做的,只是臨近下工的時候,突然有一小伙人走過來,領頭的高個子男生長得又俊又帥,問了哪塊地是書青瑤負責的,一伙人三下五除二就幫她幹完了。

才來不到一個星期,書青瑤這個狐媚子竟然就勾搭上村裡的男人了!

阮文慧長得普通,在城裡的時候,跟在書青瑤旁邊,大廠子弟為了討好書青瑤,才會順便給她買點吃的,現在她和書青瑤一起下鄉,她原以為兩人起步線也差不多了,沒想到赫連村的土包子各種討好書青瑤。

除了這張臉,她哪裡比她差了?

阮文慧心裏本一肚子火,現在一回來,她渾身髒兮兮的,書青瑤坐在桌前,白白凈凈,干農活都沒晒黑她,因為病了,反倒一幅病美人的模樣,惹得那些男知青都忍不住偷看。

「幹活的人才有資格吃飯,她沒幹活,憑什麼吃?那對大傢伙公平嗎?」

唐曼凝不理她,一句話給她堵了回去:「那你找大隊長去。」

「瑤瑤,你沒事吧?」

唐曼凝走過去,坐在書青瑤旁邊,問道。

書青瑤笑了笑:「已經退燒了。對了,我今天負責的那塊地,麻煩你們了。」

「麻煩什麼。」唐曼凝笑道,「剛才有一夥村民過來幫你幹完了。」

書青瑤心裏一動,是謝賀章嗎?

她又仔細詢問了一遍,確定唐曼凝嘴裏那個又高又帥的帥小伙就是她老公,唇角忍不住翹了翹,把自己面前的三個包子放進食盒裡打包起來。

「哎呦,老劉,今個兒怎麼還有肉吃?」有老知青驚訝道。

「我都不知道幾個月沒吃過這麼好的包子了!」

廚子老劉笑呵呵道:「書知青請客的,足足兩斤豬肉和五斤白面呢。「

此話一出,一伙人又過來感謝書青瑤。

書青瑤靦腆地道:「我沒去上工,吃白食不好意思,也不是什麼多好的東西,大家喜歡就好。」

因為阮文慧那幾句話,原本心裏有點介意書青瑤沒上工的知青們,現在也沒想法了。

更何況人家也沒吃白食,這包子可是人家自己買的,還免費給他們吃了呢。

阮文慧咬着包子,看着被眾人捧着的書青瑤,心底又忍不住嫉恨了幾分。

有錢了不起嗎?如果她有錢,她也請客天天吃包子!

書青瑤沒在食堂待多久,很快就回到了宿舍,取出兩斤肉和兩斤白面裝進布袋裡,她趁着夜色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