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蕭墨炎謝冰妍
蕭墨炎謝冰妍 連載中

蕭墨炎謝冰妍

來源:google 作者:蕭墨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墨炎 謝冰妍

謝冰妍持着沾血帕子的手慢慢落下,她不知道如果蕭墨炎看到自己現在的模樣,會不會生出些許愧疚可他卻分毫沒察覺,將人攬在懷裡:「你放心,你永遠都是我的正妻」唇畔血腥縈繞,有些嗆人展開

《蕭墨炎謝冰妍》章節試讀:

蕭墨炎謝冰妍是《蕭墨炎謝冰妍》小說裏面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蕭墨炎,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謝延舟面露憐色:「好。」
說話間,他卻想起謝母那些刺耳傷人的話,還是決定要替謝冰妍找到親生父母,讓她真正的認祖歸宗。
兩人說了好一會兒話,謝延舟見謝冰妍面露倦色,才起身告辭。
謝冰妍站在院門外,遙望着早已空無一人的廊道,淚意泛濫。
......除了自責自己的疏忽,便是無盡的悲戚,老天爺,難道她命里註定無兒無女嗎?
一夜未眠,初雪悄然而至。
謝冰妍站在檐下,聽着外頭熟悉卻不曾停留的腳步聲,目光怔怔。
好一會兒,正當她準備回房時,蘭兒的聲音忽然響起:「夫人,您看誰來了。」
謝冰妍朝院門望去,眸色一亮:「哥?」
「冰妍。」
謝延舟快步上前,見那張原本紅潤的臉此刻蒼白憔悴,止不住的心疼。
「哥,我又沒保護好我的孩子……」謝冰妍鼻尖一酸。
「你沒事便是最好。」
謝延舟也紅了眼,他像小時候一樣摸着她的頭,「我知道娘來這兒說了些難聽的話,你也不要一昧聽她的話,萬事還是要以自己身體為重。」
幾句話如同暖陽照進謝冰妍的心底,她不由苦笑:「哥總是比娘多疼我些。」
她不明白,同是謝家兒女,為何謝母從小就不親近自己。
望着謝冰妍眼底的惆悵,謝延舟陷入了掙扎。
思來想去,為了她的未來,他還是將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說了出來。
「冰妍,其實你並非謝家的女兒。」
謝冰妍愣了瞬後,將謝延舟領進屋倒了杯熱茶:「哥,難不成我出嫁了就不是謝家的女兒了?」
聞言,謝延舟欲言又止。
謝冰妍目光平靜地坐下:「只要我還姓謝,我就永遠都是謝家的女兒,你的妹妹。」
謝延舟微怔,只得艱難地吞下嘴裏的話。
半晌,他嘆了口氣:「我帶了些人蔘,一會兒讓蘭兒煎了,你看看你,比出嫁前消瘦多了。」
聽了這話,謝冰妍欣慰又心酸。
從小到大,給她最多關心的始終是謝延舟。
可想到自己大限將至,她眸底掠過絲懼意,孩子似的拉住謝延舟的手:「哥,若有空閑,多來看看我好不好?」
謝延舟面露憐色:「好。」
說話間,他卻想起謝母那些刺耳傷人的話,還是決定要替謝冰妍找到親生父母,讓她真正的認祖歸宗。
兩人說了好一會兒話,謝延舟見謝冰妍面露倦色,才起身告辭。
謝冰妍站在院門外,遙望着早已空無一人的廊道,淚意泛濫。
她也曾想過自己到底是不是謝家的女兒。
可思來想去,她都不敢肯定,更不願再想。
因為她捨不得的,一直是這個對自己呵護備至的哥哥……忽然間,謝冰妍臉色一白,轉頭吐出口鮮血。
蘭兒心一緊:「夫人……」她無力地搖搖頭,欲回房卻見幾個丫鬟簇擁着蕭墨炎和蓮兒朝這邊走來。
幾天的精心調養讓蓮兒氣色好了許多,身姿窈窕如初。
謝冰妍斂去眼底澀意,跨進院里:「關門吧。」
蘭兒點點頭,慢慢合上院門。
冬至後,謝冰妍的身體每況愈下,蘭兒看在眼記在心。
漸漸的,她哭的次數比主子還多。
大雪紛飛,後園一派枯枝殘葉。
謝冰妍看着雁湖中早已枯死的荷花,若有所指地呢喃一聲:「菡萏香銷翠葉殘……」蘭兒替她攏了攏衣裳:「夫人,您受不得風,回去吧。」
謝冰妍吸了口涼氣,寒從心起:「再不看看,以後就看不到了。」
聞言,蘭兒眼眶一熱:「那夫人等等,奴婢回去再拿件斗篷來。」
說完,她轉身抹着淚快步離去。
謝冰妍望向遠方,悵然的心緒不由飄遠。
八年前,她與蕭墨炎也是在這樣的雪日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