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甜心她恃寵而驕
小甜心她恃寵而驕 連載中

小甜心她恃寵而驕

來源:google 作者:安墨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瑾 現代言情 顧凌

前世眼瞎心殘,看不清渣男賤女的狼子野心,放着帝都第一權貴不愛,偏偏舔狗私生子;最展開

《小甜心她恃寵而驕》章節試讀:

「爸爸,媽媽,你們不要走,放開我,放我出去!」
南瑾拚命掙扎着,不安的大叫。
紅腫凹陷的眼睛看着她最愛的父母,頭也不回的離開。
關門的巨大聲響,幾乎震碎了她得心臟,她絕望的嘶喊: 「爸爸,媽媽,為什麼…… 你們為什麼這樣對我!」
南父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陰狠而又無情: 「今天是瑤瑤和雲沉大婚的日子。
瑾瑾,你向來為了我們做什麼都願意, 那就再給我們送最後一份大禮, 我們會永遠都記住你的!」
南瑾瞪大眼睛,看着頭頂那個如同水箱,裝着不明液體的東西,驚恐尖叫: 「不,爸爸,你們想要什麼就跟我說,我幫你們,不要把我留在這!」
可惜,不管她再怎麼喊,都沒有人再回應她。
南父和南母把她丟在這裡,他們早已經去參加南瑤和顧雲沉的婚禮。
滋滋滋…… 安靜的地下室里,傳來莫名的聲音。
南瑾茫然的看着四周,最後抬頭看向頭頂。
聲音是從那個水箱里傳出來的!
那是強酸腐蝕容器發生的聲音!
她得頭頂上,全是硫酸!
爸爸媽媽,他們想要她死!
哐—— 緊閉的門被人從外面破開。
一個高大的身影衝進來。
「瑾瑾,別怕,凌哥哥來救你了!」
多日不見,顧凌消瘦憔悴了很多。
「顧……凌……」 南瑾震驚的看着他,「你怎麼會在這?」
她當初拼了命想要逃離他,不惜弄成兩敗俱傷。
害他氣死了自己的奶奶,逼走了媽媽,毀了他的兄弟友情,落得個眾叛親離。
她還親手扼殺了自己腹中他的孩子,並狠決的詛咒他斷子絕孫。
最終,他如她所願,放過了她…… 如今回過頭來,她才發現, 自始至終。
面前的這個男人除了逼她留在他身邊,從來沒有想過傷害她。
他寧願傷害自己,也沒有動過她分毫。
反而是她一直信任依賴的家人。
利用她,殘害她,現在還想殺了她!
南瑾淚眼朦朧,「你為什麼要來?」
「我對你那麼壞,你為什麼還要在乎我的死活!」
顧凌在解她身上的繩子,聽到她傻乎乎的問話,他說: 「瑾瑾,你這個傻瓜。」
「放你離開,是想讓你回來看清楚他們一家的真面目,不再受他們矇騙。」
「你是我的女人,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這一點永遠都不能改變。」
南瑾怔怔的看着他,心裏一時間湧上各種念頭。
原來,最愛她的人,一直都是他!
她卻為了南家,為了顧雲沉,做了那麼多的錯事,狠狠傷害了他。
頭頂的『滋滋』聲突然變大,南瑾臉色一變,急聲大喊道: 「你快走!
這上面裝的是硫酸,容器要撐不住了。
不要管我了,你快走啊!」
她被南父南母綁在這裡,那些繩索又雜又亂。
短時間內,根本解不開。
可頭上的水箱,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瑾瑾,相信我,我一定會救你出去。」
顧凌安慰她一句,手上的速度更快。
他的手被繩索勒出一道道的血痕。
有的地方都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南瑾眼淚模糊,焦急的看着頭頂的水箱,想讓他不要管她。
但顧凌決定的事,沒有人能改變。
終於,他將綁在南瑾身上的繩子解開了。
強酸也在那一瞬間,將水箱腐蝕穿,直接泄出。
顧凌在最後關頭,將南瑾推開。
自己卻被強酸從頭澆下。
他的血肉,頃刻間化為血水!
「凌哥哥!」
南瑾凄厲的慘叫。
顧凌頭皮上露出森森白骨,英俊完美的臉被消融。
他倒在強酸中,全身冒着白煙,艱難的說: 「瑾瑾……快走……」 「不,凌哥哥,我們一起走,」 「不要管我,快走!」
他這樣,走不了了。
地上的硫酸向四處蔓延。
她腳下的鞋子很快融化,腳底粘上硫酸。
可她就像感覺不到痛一般,踉蹌的跪在地上。
她的身體,也開始被腐蝕。
顧凌氣息微弱,心臟逐漸停止跳動。
「瑾瑾,走……」 「啊!

!」
南瑾悲痛欲絕,看着幾乎被融成白骨的顧凌,眼底恨意瀰漫。
「凌哥哥,你等我,等我去殺了他們,就來陪你!」
南瑾搶了一輛的士,直接開到婚禮現場。
她看着大屏幕上, 南瑤和顧雲沉唯美的婚紗照, 看着婚禮現場上他們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樣子, 眼睛猩紅。
他們不是想要她送一份大禮?
她現在就來送一份大禮!
南家人,還有顧雲沉和南瑤看到她進來,有些意外。
「你怎麼會在這?」
南父問出話後,立馬拿出手機,聯繫他留在地下室那邊的眼線。
南瑾身上裹着一個寬鬆的風衣,遮住了她狼狽不堪的模樣。
「我的好妹妹和我的未婚夫結婚,我這個做姐姐的,不出面怎麼行。」
她冷漠的看着南父打電話的舉動,狠聲說道: 「不用打電話了,你的人死了,顧凌他……也死了……」 「顧凌死了?」
所有人聽到這個消息,都一愣。
隨後南家人和顧雲沉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他終於死了!」
果然,他們那樣對她,目標根本就是顧凌!
「是啊,他死了。」
南瑾忽然拉開風衣,露出身上綁的密密麻麻的炸彈。
嘴角詭異的扯起,怨念森森的說:「是我們一起害死了他,我們都要為他陪葬!」
「我們一起下地獄吧……」 巨大的爆炸聲,在所有人驚恐的目光中,響徹整個宴會大廳…… # 「瑾瑾,為什麼這麼不乖,留在我身邊不好嗎?」
溫柔蝕骨的語調,在南瑾的耳邊響起,柔軟冰涼的觸感,似乎是有人在親吻她的臉頰。
意識快速回籠,她睜開眼,便看到一張妖孽至極的俊美容顏。
「顧……凌……」 南瑾詫異的瞪大眼睛。
他……他不是為了救她而死嗎?
難道,這是地獄?
他們都死了,所以,又能在一起了!
顧凌輕撫她的臉頰,眸中閃動陰戾偏執的幽芒。
語調卻如同情人的呢喃,「瑾瑾,你沒機會了。
從現在開始,你將成為我的禁臠, 永遠被鎖在我們的家中,不能再離開一步……」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至死都不會分開!」
「凌哥哥!」
南瑾手腳並用,跟八爪魚似的抱緊他,「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我不該相信他們,他們都是壞人!
只有你,只有你是真心對我的,我知道錯了,凌哥哥,不要離開我!」
顧凌對她主動親昵的舉動意外了一瞬,半晌才嗤笑一聲: 「現在知道怕了?
為了逃避懲罰,連這樣的話都說的出來?」
「你不是最討厭我,最怕我?
眼裡只有你家裡的那群不知死活的東西?」
「不是,那是我眼瞎,沒有看清楚他們的真面目,他們都是魔鬼!」
南瑾用力搖頭,眼淚順着眼眶直流。
「凌哥哥,我錯了,真的知道錯了,你別不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