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逍遙天師下山
逍遙天師下山 連載中

逍遙天師下山

來源:google 作者:葉青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青陽 奇幻玄幻 林珺瑤

葉青陽,一個未及加冠就獲得天師之名的奇才但他凡心未泯,為了曾經救他一命的女孩,下山歸入凡塵且看極品天師入都市,在這紅塵滾滾的凡世,創造一首動人心魄的壯麗篇章展開

《逍遙天師下山》章節試讀: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蔣震雷露出往日那狠毒的面容,雙眼冒着寒光,他上下打量着林珺瑤,恨不得現在就將她壓在身下。
「來人,把她抬到床上去!」蔣震雷朝門外喊道。
外面走來幾人,把林珺瑤抬到了花雕大床上,又用濕毛巾在林珺瑤臉上擦了又擦,然後退出去。
蔣震雷鬆了松領口,來到床邊,滿意的看着床上的尤物,貪婪的吸吮着口水。
一股清涼澆醒了林珺瑤的意識,她睜開惺忪的眼睛,看見蔣震雷站在床邊,她想動,想掙扎,卻沒有絲毫的力氣。
她害怕,她焦急,但於事無補,只能口齒不清的問道:「蔣… …蔣總,你要… …幹什麼?」
蔣震雷將手機支架擺好,正對大床,一臉淫笑的說道:「林珺瑤,你這小浪蹄子,你說我要幹什麼?當然是干你了!」
「你混蛋!」林珺瑤大罵。
她想起身,但渾身醉如爛泥,根本用不上力氣。
「臭婊子!」蔣震雷滿眼紅色血絲,憤怒大吼:「你他嗎隨便找一個人上床當未婚夫,我卻碰都不能碰你一下?你還真是他嗎的賤,今天老子非要搞死你不可!」
蔣震雷來到床邊,憤怒的撕扯林珺瑤的衣服。
「啊——」
林珺瑤痛苦大叫。
當林珺瑤那白皙的肌膚大片開始暴露時,蔣震雷就像一個沒見過女人的畜生一般,激動的渾身顫抖。
「我今天不僅要狠狠搞你一番,而且我還要錄下來,給你未婚夫看,讓他看看你在我身下承歡的賤樣,哈哈哈哈!」
說著,作勢就要朝林珺瑤的香頸啃上去。
但這時,卻聽角落裡一個戲謔的聲音傳過來:
「對,再往右側一點,激動的情緒再突出一點,對,很好!」
蔣震雷差點嚇尿,循聲望去,卻不知何時,葉青陽站在手機支架後面,像個導演一樣指揮他。
「嘖嘖嘖,畫面感還不錯,來,看鏡頭,笑一個!」
「你他媽找死!」
蔣震雷簡直快氣瘋了。
怎麼哪裡都有他?
這愣頭青,不是醉倒了嗎?
而且,他什麼時候進來的?
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難道早就埋伏在這了?
不可能啊!
「來人!」蔣震雷朝外面喊道:「把這小子給我綁了!」
但是,話音落後,卻是一片寂靜,絲毫沒有任何迴音。
蔣震雷心道不好,難道這小子… …
葉青陽看出了蔣震雷的心思,微微一笑道:「投降吧,趕緊的,你手下都被我打暈了!」
「一群廢物!」
蔣震雷翻身下床,伸手朝床底摸去。
他是去摸槍嗎?
不,他在找劍!
狠人都有點特殊嗜好。
而蔣震雷的嗜好,就是愛耍劍!
他小時候在西歐長大,練的一手絕好的擊劍術,回國後,他也是僱傭了私人擊劍訓練師定期訓練。
可以說,一劍在手,四五個人無法近他的身。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他無論到哪裡,隨身都會攜帶一柄花劍,即便是睡覺,身邊也會放一把劍。
花劍的特點是以刺為進攻方式,比較輕比較纖細,方便攜帶。
這卧室里,就有一把花劍,蔣震雷提前準備好的,就藏在床下。
這是他最喜歡的一柄花劍,跟隨了他將近二十年,是純混合金屬打造,配比絕對正宗,柔韌度,堅硬程度,亮度等等都是最佳的狀態。
這柄劍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誰都不信任,唯獨信任自己手裡的劍。
蔣震雷彎下腰,順勢就去抓床底下那把花劍。
但是,令他驚訝的是,自己最鍾愛的花劍,卻不見了蹤影。
「你是在找這玩意么?」葉青陽坐在椅子上,手裡擺弄着一柄纖細精美的花劍,正在用花劍剔牙:「這玩意剔牙挺好使啊!」
「怎麼在你手上?」蔣震雷大驚:「你給我放下!」
他心疼不已,這劍跟了他快二十年了,嗜劍如命的他,把這花劍當做是他最重要的寶貝,比任何東西都要寶貴。
結果,卻被那小子拿來剔牙!!!
混蛋!
這簡直是快把他氣瘋了!
「哥們,你怎麼一副便秘的表情呢?上火了?」葉青陽調侃道。
「你先把劍給我,其他一切都好說!」蔣震雷小心翼翼的說道。
「唉,師父說過,華夏劍術乃世界之宗,所以我生來就學習華夏劍術,但你生為華夏人,為何卻如此酷愛這西洋的玩意?崇洋媚外?」葉青陽問道。
「我… …我師夷長技以制夷!」蔣震雷戰戰兢兢的想着說詞。
他生怕自己寶貴的劍被葉青陽給弄壞了。
葉青陽哈哈一笑:「借口倒是不錯,但是這麼細的劍?它也不抗勁兒啊,一折就斷,不信我折給你看!」
葉青陽說著,作勢就要折劍。
「不要啊——」
蔣震雷大吼一聲,渾身冷汗直冒,差點就要給葉青陽跪下了:「求求你,不要!」
葉青陽停手冷笑:「你剛才不是很牛么?弄那個破酒給我喝,還想禍害林珺瑤,如果今天不是本天師,換做其他人,早着了你的道了!」
葉青陽在五行山修鍊十多年,身體早已超於常人,本身酒量就驚人,這兩杯對他來說,構不成威脅。
再加上他懂藥理醫學,自己很快把體內的酒精和致幻劑給調理清了。
「都是我不好,你快把劍給我!」蔣震雷用哄人的語氣說道。
葉青陽淡淡一笑:「你道歉的態度可真誠懇啊,我差點就信了!來,為了表示你的誠懇,你先自罰兩杯!」
葉青陽把花劍放在桌上,倒一杯紅酒遞給蔣震雷。
「你想的美!」
蔣震雷卻突然朝葉青陽撲過去,伸手去抓那把放在桌上的花劍。
葉青陽卻是不緊不慢的胳膊肘向下一沉,壓到劍柄,花劍翻滾彈起。
蔣震雷撲了個空。
然後,當他穩住身形,卻覺得脖子一涼。
他的劍,此時正對着他的咽喉,稍一用力,脖頸就會被貫穿。
「啪!」
葉青陽騰出一隻手,上去就一巴掌。
「再不配合,我連你帶劍一起折!」
蔣震雷捂着臉,羞怒萬分。
但他也沒有辦法,常年擊劍的他,反應速度已經十分靈敏,然而面對葉青陽時,他發現自己就笨拙的像一頭豬。
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無奈之下,蔣震雷只能端起酒杯,忍氣喝下紅酒。
葉青陽倒上第二杯,掏出一張紙符,點燃,嘴唇翕動呢喃幾句咒語,然後將燃盡的符咒扔進紅酒杯。
「看你態度誠懇,這第二杯紅酒,我給你加了醒酒符,喝吧!」
蔣震雷猶豫再三,還是在葉青陽的威逼下,喝了第二杯。
葉青陽壞壞一笑。
醒酒符?
不存在的!
大兄弟,這回你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