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作精,你馬甲又掉了!
小作精,你馬甲又掉了! 連載中

小作精,你馬甲又掉了!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霍擎梟 鹿星梨

男主是陸野女主是遲安安的1V1甜寵爽文+多馬甲+團寵的小說《小作精,你馬甲又掉了!》又名《軟萌嬌妻又在作妖》全世界都知道遲安安是個軟包子,一無是處還作天作地,配不上全球首富陸野!直到有一天,黑粉們默默發現遲安安一個個小馬甲,他們真香了!扒馬第一天:大家好,這是我老婆:醫學聖手!扒馬第二天:大家好,這是我老婆:金牌經紀人!扒馬第三天:大家好,這是我老婆:黑客A神!扒馬第四天......黑粉們淡定了「抱走我女鵝,不組CP,不爬牆,是唯粉,再說就是毒唯!」「我們女鵝不是你展開

《小作精,你馬甲又掉了!》章節試讀:

第1章 這些不是你教我的嗎?
是夜,B市鹿家。
籌光交錯,衣香鬢影。
鹿家作為B市的豪門世家,雖說比不得四大家族那般顯赫,但身份地位,也依然不容小覷。
今晚,正是鹿家當家主母的生日宴。
你們聽說了嗎?
鹿星梨前段時間為了鍾家那個私生子鬧自殺了!」
鹿星梨?
你說的是那個從小抱錯,前陣子剛被找回來的鹿家大小姐?」
什麼鹿家大小姐,就是個鄉下來的野丫頭!
聽說她的養父母都是農村的,從小沒見過世面,走哪兒都上不得檯面!」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聽說她上次參加宴會還穿了過季禮服,當時大家還以為是鹿雪柔故意整她的,結果鹿雪柔來了,才知道是她自己非要穿的,過季禮服當寶貝,丟死人了!」
你說她回鹿家以後,這都鬧出多少醜事了?
難怪鹿家疼愛鹿雪柔這個養女都不疼愛她,想想這鹿雪柔雖然不是鹿家親生的,但從小被鹿家養大,溫良端莊,知書識禮,誰看了不喜歡啊?」
聽說霍爺今天也來了,有傳言說是來取消他和鹿星梨婚約的......」......二樓轉角處。
鹿星梨正雙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這一幕。
溫良端莊,知書識禮。
她在心裏一字一句咀嚼着這些人給鹿雪柔下的評價,美眸流轉間,點滴譏誚落在眉間。
這些人閑來沒事就喜歡嚼舌根,星梨,你別聽她們胡說八道,咱們下去吧。」
鹿雪柔不知何時走了上來,挽住了她的胳膊,動作語氣,一派自然而然。
鹿星梨眉眼一划,清冷的臉上掠過幽寒。
沒有聽她的話下去,反而抽回了自己的胳膊,抬眸,看向她,反問:難道她們說的不對嗎?」
......星梨,你說什麼?」
鹿雪柔微怔,有些錯愕地看向她。
近距離,她發現鹿星梨更美了,吹彈可破的肌膚,配上那張幾乎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臉,哪裡還有一點鄉下來的野丫頭的影子?
她心裏嫉妒得發狂。
轉念一想,這賤丫頭空有張好看的皮囊,腦子裡裝的就是一包草,頓時又在心裏冷笑開來。
耳邊,鹿星梨的話已經傳來:我說,她們說的不對嗎?」
鹿星梨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我確實為鍾雲飛自殺了,我也確實穿了過季禮裙去參加宴會了,可是......」她的語氣一瞬轉冷,凝着鹿雪柔的眸子迸濺出冰冷的刀光:這些不是你教我的嗎?
你說,爸媽這麼疼我,我若是自殺的話,他們肯定會被嚇着,然後就不敢再逼迫我嫁給霍擎梟了。」
還有禮裙的事,那套禮裙是你親自挑給我的,你跟我說是最新款,還說只要我穿去參加宴會,爸爸媽媽見了就會很高興。」
這些,你都忘了嗎?」
我......」鹿雪柔被她渾身散發的冷氣場逼得狠狠倒退。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鹿星梨,臉色戛然大變!
鹿星梨這個蠢貨,腦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使了?
從前那個任她唆使哄騙的傻子鹿星梨呢?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想不通,目光心虛一瞥,卻正好掃到樓下觥籌交錯的賓客。
她低頭,快速看了眼前面的樓梯,突然一把握住了鹿星梨的手:星梨,話可不能亂說啊,我什麼時候說過那些話了?
你肯定是誤會我的意思了!」
她面上焦急地解釋,暗中,卻狠狠地掐了鹿星梨一把。
鹿星梨疼得眉心一蹙,下意識就要將她甩開。
未及動作,卻看到鹿雪柔的身子已經開始不受控制地懸空,往樓下倒去!
不過剎那間,她突然福至心靈,反手快速地抓住了鹿雪柔的手,一把將她拉了回來,迅速調整了下她們之間的位置。
之後,在鹿雪柔因為震驚陡地瞪大的眸子中,勾彎眼角,驚慌失措地尖叫了一聲:雪柔,不要!」
尾音落下,她的身子像突然斷了線的風箏,不停往下滾落......咚咚咚......一聲聲敲擊着樓下賓客的耳膜。
那些人,就這樣眼睜睜看着鹿星梨從樓梯上滾了下來。
所有人都震驚了,一窩蜂全涌了上來。
這是怎麼回事?
!」
我的天!
怎麼會這樣!」
鹿父鹿常輝原本在宴會廳**跟人談笑風生,因為那些人誇讚他養了個好女兒鹿雪柔,正笑得合不攏嘴。
聞聲趕來看到這一幕,臉色卻直接綠了個徹底。
他看着從樓梯上滾下來的鹿星梨,看着她額頭沁出來的鮮血,眉心一蹙,想的不是去扶她起來,而是她又給自己丟了面子!
又在鬧什麼?
!」
他沉聲質問,瞪着鹿星梨的目光燃了兩簇火光。
鹿星梨掙扎着,從地上坐起身子的瞬間,眼淚『唰』一下就下來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