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下堂棄妃要休夫
下堂棄妃要休夫 連載中

下堂棄妃要休夫

來源:google 作者:晏晏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葉鳳頃 慕容烈 武俠修真

葉鳳頃穿越成又蠢又痴又慫的葉家二小姐,大婚之夜被人打死,給王爺下藥、被欺負不還手、抱着藥罐子老媽,窮的丁當響,這特么是人過的日子?為了吃飽飯,葉鳳頃決定遠離渣男,好好種田!誰知道狗王爺竟纏上她,屢教不改,葉鳳頃拿着包袱相求:「王爺,求放過!」某王怒:「再敢拋棄本王,打斷你的腿!」展開

《下堂棄妃要休夫》章節試讀:

這五個多月的時間裏,葉依柔幾乎每天都叫下人去芳草閣找葉鳳頃麻煩。

可……

不知道怎的,那個賤人就是命大,到現在還活的好好的!

春草見惹她生氣,生怕被罰,急忙跪下:「小姐息怒,婢子知錯。」

葉依柔放下手中的玉碧地青花茶盞,柳眉倒豎:「你個沒用的東西,這麼久了都沒替我想一點有用的法子,要你何用?!」

春草急忙叩頭:「小姐請再給婢子一次機會吧。」

「婢子聽說最近王爺為一件事頭疼的緊,不如……」

她俯在葉依柔耳畔低語一陣,葉依柔聽得心花怒放:「就依你!快去辦!」

―――――

慕容烈眼見着莫風吃下解藥,身體完全恢復,才回柔儀閣。

剛要去書房,便瞧見葉依柔一身淺青色水田裙站在門前,似是在等自己。

「王爺。」

見到慕容烈,葉依柔急忙上前行禮。

「夜已深,王爺便是再忙,也要保重身體。」

她盈盈福身,眉眼裡柔情流轉,百媚千嬌,美的讓人移不開眼。

慕容烈伸手扶她起來:「在等本王?」

葉依柔乖巧的點點頭,取過春草手裡的食盒:「聽說王爺未用晚膳,妾身特意做了百合蓮子羹,就是不知道王爺是否願意賞臉品嘗?」

慕容烈因為蝗災的事,白日里在內閣忙活了一整日,一回府便去找葉鳳頃拿解藥,早就餓過了頭,忘了用膳。

經她這麼一提醒,倒還真覺得餓了。

「有勞柔兒。」

兩人相攜去往柔儀閣。

慕容烈吃東西很快,一粒米都不浪費,葉依柔看着他跟前空空如也的碗,不由得打趣:「照王爺這個吃法,府里的傭人都不用洗盤子、刷碗了。」

春草也在一旁掩着嘴,低低的笑。

男人將筷子放下,看向打趣自己的女人,沉聲道:「蝗災嚴重,一黍一米當思來之不易!」

他曾經跟着父皇去過民間考察,知道糧食來之不易,自那之後,從不曾浪費一粒米。

葉依柔見他神情有些不悅,怕惹他生氣,忙又說道:「是是是!王爺經常說:一黍一米來之不易,不能浪費吃食,妾身都明白。」

「咱們大周朝呀,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像王爺您這樣愛惜糧食的人來了!」

慕容烈沒有說話,黑眸看向葉依柔,總覺得她有話要對自己說。

春草把食盒和空了的碗盤收拾起來,放進食盒裡,退出屋門的時候,朝葉依柔擠了擠眼睛,示意她把握好機會。

葉依柔微微頷首。

慕容烈吃飽喝足,便準備去書房同大臣商量蝗災之事,葉依柔拽住了他的袖子。

「王爺。」

男人看着拽住自己衣袖的手,停下腳步,看向女人:「嗯?」

葉依柔並不喜歡慕容烈,他喜歡的另有其人,但……

為了那個人,她願意嫁給她不喜歡的慕容烈,也願意假裝喜歡慕容烈。

「蝗災之事,王爺且勿着急上火,免得傷了身子。」

「前幾日我去找妹妹的時候,好似聽見她說過一句:蝗災簡單。」

「當時,妹妹說的聲音很輕,妾身未太在意,今見王爺為了這事憂心,想替王爺解憂,才覺得她說的興許是真的……」

慕容烈一聽葉鳳頃有辦法,登時眼前一亮:「她真有辦法?」

葉依柔重重點頭:「妾身瞧着妹妹對付那些蟲子很有一套,想來對付蝗蟲不在話下。」

不敢正視慕容烈黑沉的眼眸,故作嬌羞垂下頭去。

慕容烈見她說的煞有其事,當即掉轉方向,去往芳草閣。

葉依柔看着他遠去的背影,眉眼間漾開一抹笑意。

「葉鳳頃,我看你這回死不死!」

――――

葉鳳頃今天讓慕容烈吃了癟,很是高興,吃過晚飯之後,便爬上了院子里那棵碗口粗的棗樹,躺在樹上看星星,還有她的那些秧苗。

只要一想到接下來翠兒能自由出入王府,葉依柔那個黑蓮花也不會再來找自己麻煩,她就忍不住想笑。

等這茬小麥熟了,西瓜收了,她就讓翠兒拿去集市上賣個好價錢,然後帶着翠兒離開寧王府。

個瓜娃子慕容烈,被葉依柔那坨屎糊了腦子,指不定哪天就跟葉依柔同流合污一道來欺負她。

她的小命金貴的很,才不能在這些渣滓身上浪費時間。

葉鳳頃躺在樹上,看着自己的那一小片瓜田,想着過段時間就能吃上西瓜,心裏美滋滋。

「葉鳳頃!」

正想着美事,突然聽到慕容烈的聲音,一個機靈,從樹上坐起來,居高臨下看着院中那道頎長的身影。

「幹什麼?不去抱你的美嬌娘,來老娘這破院子做什麼?」

看到這個狗王爺就來氣!

慕容烈看到她像沒骨頭的軟體動物般躺在樹上,皺眉,眼底的鄙夷更甚。

「本王怎麼就信了她!」

葉鳳頃一個婦道人家,足不出戶,她哪裡會有治理蝗災的良方?

他一定是急糊塗了,才信葉依柔的話,病急亂投醫,竟然相信葉鳳頃有法子。

意識到葉依柔是在騙自己後,他不作停留,轉身就走。

「站住!」

葉鳳頃叫住了他,從樹上滑下來,來到他跟前:「慕容烈,咱們說好的,這幾個月不許讓人打擾我的清凈,你過來做什麼?」

「難道你想反悔?」

狗王爺一點兒誠信都沒有,剛剛才答應過不讓府中人再來騷擾她,這才多久?

他自己竟然跑過來打擾她的清凈,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就不知道「言而有信」幾個字怎麼寫!

葉鳳頃如今最怕的就是慕容烈過來,如果這狗王爺看到她種的那些秧苗,搞不好會讓府里人給她剷平,那可是她的命!

慕容烈回身,看向她的眼神里儘是譏誚:「你還不配讓本王費心!」

他更痛恨自己,怎麼會相信葉依柔的話,竟然寄希望於這個又粗野又令他厭惡的女人!

你看這葉鳳頃,粗鄙又俗氣,哪有半點官家小姐的模樣?

葉依柔說葉鳳頃有法子,他怎麼就信了?

「上不得檯面!」

葉鳳頃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了他,又看那人對自己一臉鄙夷之色,怒了。

張開胳膊攔住他的去路:「你說什麼?誰上不得檯面?把話給我說清楚!」

「要不然,你別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