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下堂王妃狠絕色
下堂王妃狠絕色 連載中

下堂王妃狠絕色

來源:google 作者:七安Aurora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明稷 許意安

她來自21世紀的生意世家,因一次綁架意外喪生再睜眼,竟重生在天祁國的一個不受寵的太子妃身上本是相府嫡女,可奈何母親早逝,父親寵妾滅妻,丈夫不喜,人人欺凌哼!本姑娘才不會過的如此憋屈她利用21世紀的先進知識,開商號,做生意,引領天祁國的時尚潮流虐渣男,斗白蓮,一度走上人生巔峰只是這旁邊黏人的攝政王是怎麼回事?「娘子,以後讓為夫來寵你」展開

《下堂王妃狠絕色》章節試讀:

「給她看什麼賬本,她能看懂嗎?」蕭遠澤諷刺地說。許意安聽見蕭遠澤的話,面色平靜,心裏沒有一絲波動,不過倒是想起了前世的一句話:不要與傻瓜論長短。

「殿下,不要這樣說姐姐嘛,姐姐剛才還擔心殿下會為姐姐的傷勢擔憂呢,姐姐心裏是有殿下的。」宋錦書有些嗔怪地說道。

聽完宋錦書的話,許意安實在是忍不住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真是一朵盡職盡責的白蓮。

「哼」蕭遠澤好像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看向許意安說「你別再痴心妄想了,本宮現在看見你就噁心,你最好老老實實地呆在這,不然休怪本宮休了你。」

說完又衝著宋錦書說「以後不必再讓她看賬本,你也少到這來,小心這個妒婦傷了你。」說著,蕭遠澤將宋錦書的手握到自己手裡。宋錦書裝作害羞的樣子低下頭,用得意的眼神看了看許意安。

許意安實在不想理這兩個唱大戲的,但對蕭遠澤的話很是氣憤,可自己還未拿到許柳彭的把柄,還不能離開這太子府,這休書還不能寫。

許意安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的氣憤,「殿下放心,臣妾自然明白。」許意安淡淡地說道。蕭遠澤看着許意安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心裏的火氣更大了,拉着宋錦書的手就想往外走。

宋錦書感覺到蕭遠澤想拉着自己走出去,皺了皺眉,自己還沒達成今天想要的目的,現在走豈不是前功盡棄了嗎!得想個辦法。「啊」 宋錦書突然叫出來,將自己的手臂從蕭遠澤手中抽出來,捂着手臂,裝作一副很疼的樣子。

「怎麼了?」蕭遠澤立馬緊張地將宋錦書的手抽過來,將袖子擼起來,看見宋錦書的手臂上有青色的淤青,皺起眉頭。「怎麼搞得?」

許意安看着這一幕,心頭莫名有些不好的預感。

果然,宋錦書抬眼看了眼許意安「姐姐不是故意推妾身的,是妾身沒站穩,不怪姐姐的。」蕭遠澤立刻看向許意安,許意安覺得此刻蕭遠澤的目光要是能殺人,自己早就死一百回了。

「太子殿下明鑒,宋側妃從進了臣妾的院子中到現在為止,臣妾根本沒有與她有過肢體接觸,說臣妾推了她更是無稽之談。」

宋錦書向身後的丫鬟使了個眼色,那丫鬟就走了出來,跪在地上。

「太子殿下,我家側妃娘娘本是好意,可太子妃娘娘不僅訓斥了側妃娘娘,還出手推了她,我家娘娘一下沒站住,才摔傷了胳膊。」那丫鬟話音剛落,蕭遠澤就衝上前,打了許意安一個巴掌。

「啪」許意安覺得左半邊臉都沒有了知覺,玉竹馬上上前扶住她。許意安緩了好一會勉強能站穩,拍了拍玉竹的手示意她可以放開自己,自己可以站住。

「佩蘭!」宋錦書假裝生氣地訓斥了跪在地上的那個丫鬟,但嘴角還是止不住上揚。

玉竹鬆開許意安,也走上前跪了下來,「太子殿下,奴婢可以作證,太子妃娘娘沒有碰側妃娘娘,請太子殿下明鑒。」蕭遠澤像是被激怒一樣,走過來將玉竹一腳踹倒在地。「賤奴,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敢為那個賤人辯解!」許意安見狀,立刻蹲下抱住玉竹。

「夠了,要打要罰隨你便,宋錦書說的是我,跟旁人無關。」許意安算是明白了,蕭遠澤根本不在意真相到底是怎樣的,他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自己無論如何辯解都沒有用,現在只有儘快拿到許柳彭的把柄,離開這太子府才是上策。

「哼,終於承認了,你這種表裡不一的女人我看了就覺得噁心,你現在就帶着你的東西還有這個賤奴滾出主院,別再讓我再看見你。」蕭遠澤沖許意安吼道,注意到許意安滿是仇恨的眼神,蕭遠澤一愣,感覺有些心虛,哼了一聲轉身氣沖沖地離開主屋。

宋錦書見蕭遠澤走遠後,臉上恢復了得意的表情。看着地上狼狽的許意安主僕,滿是嘲諷地開口「姐姐的東西收拾地過來嗎?不然我讓佩蘭她們留下來幫你吧!」許意安慢慢抬頭,眼神犀利地看着宋錦書

「滾!」宋錦書被許意安的氣勢嚇了一跳。「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吧,你的日子過得都不如我的丫鬟。」說完宋錦書帶着一群人離開了主院。

許意安抱着坐在地上的玉竹,將她慢慢地扶起來。「還好嗎?哪裡痛?」許意安急切地問。玉竹擦了擦臉上的眼淚,搖了搖頭。「我沒事,娘娘,您的臉…」玉竹抬頭看向許意安已經腫起來的左半臉。

許意安笑了笑「我也沒事,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不必再為我辯解了,先保護好自己。你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趕緊打聽到書房的位置,剩下的事情你不必多想。咱們以後會好起來的。」玉竹含着淚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就有府里的下人過來將許意安和玉竹從主院帶到了整個太子府最偏僻的偏院,裏面滿是雜草,連下人住的房子都比這個地方要好。許意安帶着玉竹住進了偏院,主僕二人將房間簡單收拾了一下便安頓下來了。

整個房間就只有一張床,許意安叫玉竹一起到床上睡,玉竹拒絕了好幾次,說主僕有別,自己在地上睡就好,最後還是許意安假裝要生氣,玉竹才同意。晚上睡覺時,許意安看了玉竹的傷確定沒什麼大問題後才讓她躺下。

然後囑咐道「玉竹,你近日就去打聽書房的位置,越快越好。」「嗯,我明白娘娘,您放心。」玉竹使勁地點了點頭。許意安摸了摸玉竹的頭,看着她有些稚嫩地臉龐,想起今日她護着自己時的場景,心裏暖烘烘的,要是在自己的那個時代,玉竹現在應該還在上學吧!許意安慢慢躺下,對着玉竹的耳朵輕輕的說「晚安,小玉竹。」

玉竹突然瞪大了眼睛「娘娘,什麼是晚安啊,還有玉竹和娘娘同歲,已經十六了,玉竹不小。」許意安被玉竹的話逗樂了「好,玉竹不小,晚安就是祝願好的意思。」「那娘娘,您也要晚安啊,您晚安玉竹就晚安。」漆黑的夜裡,玉竹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堅定。許意安在這沒有熟人的異世,第一次覺得有親人般的溫暖。一夜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