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熄燈以後
熄燈以後 連載中

熄燈以後

來源:google 作者:黑夜滾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成義 懸疑驚悚 黑夜滾燙

我家祖傳的規矩是熄了燈以後不許睜眼,是條老舊又封建的規矩,但是規矩就是規矩而我從二十六歲開始,就總碰上些不講規矩的人展開

《熄燈以後》章節試讀:

曹鵠目前所住的地方離我家也並不遠,統共不過十來分鐘的距離。

這座房子外部已經痕迹斑斑顯然是建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外表雖然破敗房子內部卻並不簡陋,家電幾乎可以說是一應俱全,他從冰箱里拿出幾提啤酒並幾碟小菜沖我招呼。

酒喝了不少,曹鵠見氣氛正好便向我合盤托出了這次的目標,也就是徐福廟的一切事情。

原來這徐福廟在曹鵠眼裡本來不過是個杜撰之物,皆因史書上曾有記載徐福在第三次出海就再無迴音,既然他不曾回來過那麼又怎麼可能有人為他建廟供奉呢?況且徐福是方式,哪怕要供奉也應該是道觀又何來的什麼徐福廟?而這廟甚至不是建在琅琊反而建在離琅琊近千里的小村莊里,於情於理這都說不通。但是機緣巧合之下他得到一頁古籍,古籍上便明明白白的記載着徐福廟的由來,原來這徐福廟並非徐福所建,而是徐福當時所收弟子為了供奉徐福而鑄造,徐福曾經是為秦始皇出海尋長生不老葯的方士,當時門下弟子眾多,後來出海不曾回返,二世震怒下令剿滅徐福一脈的道觀,若是這供奉徐福的道觀還像從前一樣叫做徐福觀,那麼觀主門人自然難逃一死,而為了躲避這場滅頂之災,徐福觀便改觀為廟以此逃脫。

曹鵠原本不太相信真有所謂徐福廟,但是古籍上卻寫的明明白白,同時還提及徐福廟中便供奉着徐福第二次出海回返所尋得的寶物,這寶物是什麼古籍上卻語焉不詳,只是說它「力可改命,有呼風喚雨之能」

「所以」我打斷道「你就是為了這個東西?」

「不可以嗎?」他笑道「力可改命,呼風喚雨,即使古籍記載有許多不盡不實之處,但是也可以看的出來這件寶物必定是非同一般」

徐福在最後一次求取長生不老葯之前曾經回過兩次大陸,雖然史書上不曾記載他這前兩次的求葯之旅到底有沒有收穫什麼,但是既然能夠說動始皇給他錢財工匠再去第三次出海,那麼想必前兩次一定有足以說服皇帝的收穫。

我思來想去也覺得這徐福廟說不定當真是有的,只是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罷了,一想到這我便問道「你那古籍上面是不是記載了徐福廟的方位?要不然你也不會找到這來,還言之鑿鑿地說需要鮫燈」

但曹鵠卻搖了搖頭,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調出一張照片給我看。

照片里的是一頁泛黃的紙張,想必就是曹鵠說的古籍了,仔細看下來上面的文字記載和曹鵠所言並無太大差異,只是上面並沒有寫清楚徐福廟到底在哪。

我用探究的眼光去看曹鵠,這書頁上面並沒有寫清楚徐福廟在什麼地方,如此看來他是還沒有找到徐福廟的確切位置?既然他不知道這個廟在哪,又怎麼知道一定需要鮫燈呢?

曹鵠似乎看出我心裏所想,主動解釋道「雖然目前還沒有找到確切位置,但是我已經鎖定了幾個地方,只是這些地方都陰氣甚重,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會有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如果貿然前去着了道那豈不是東西沒到手人先交代了?鮫燈有照破鬼怪的功效,到時我們哪怕是解決不了,也可以提前發覺,有個防患於未然的辦法。」

我把脖子上掛着的錦囊取下來,倒出那塊玉來「這玉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你怎麼就確信這是徐福廟的鑰匙?」

曹鵠從口袋裡取出自己的那半塊玉「這玉是和那張紙一起得來的,至於為什麼知道它是鑰匙,你把兩塊玉拼起來看看」

我依言把兩塊玉拼湊起來,那玉塊一接觸到對方,原本碎裂的邊緣處便緩緩融化,隨着邊緣的融化,原本通體翠綠的玉塊顏色慢慢淡去,只見兩塊玉佩中心一個用小篆寫着「徐」另一塊同樣用小篆寫着「市」

我到底不是傻子,原先假玉上便刻着一個「令」字,現下又出現了「徐市」兩個字。合起來便是「徐市令」,即使這塊玉不是徐福廟的鑰匙,肯定也是在徐福廟裡大有用處的東西。

只是不知道這個東西是什麼材質,當時曹鵠掰開這塊「徐市令」的時候我就在旁邊,可是當時聽聲音明顯是清脆無比,應該是由樹脂之類的製成,怎麼這兩塊東西互相靠近反而會融化然後再合為一體呢?

曹鵠道「這塊蒲柳玉就是當時徐福及其手下方士作品,即使玉石斷裂,只要它們湊在一起便會產生極高熱量然後再度熔為一體。僅僅是這一塊東西就已經是無價之寶,你猜猜在他們用來煉金溶石,供奉祖師的廟宇里還會有什麼寶物?」

這話說的讓人不得不心動,斷裂後可以自行修復的材料現在幾乎可以說是沒有,更不要提這塊所謂的蒲柳玉是件千年前的古董,兩兩相加它所內涵的價值根本就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而至於在徐福廟裡的東西,這蒲柳玉就已經如此神奇,更不要說那古籍上記載着的有「呼風喚雨之能」的寶物了,如果說我本來對這些事還有些將信將疑,如今可以說是完全相信曹鵠所說的話了。

曹鵠略略打量了我一下,立刻從如流道「只要你幫我找到徐福廟,我保證只要那件寶物,別的都歸你,包括這塊蒲柳玉」

「真的?」

「當然是真的!」曹鵠笑眯眯道「這些對我來說不過是身外之物,況且我都讓你提燈了」他用腳尖指一指那盞鮫燈「這些就當作你的酬勞」

不得不說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大好事!只要提提燈就能白得不少玩意,況且這畢竟不是什麼危險的活計,鮫燈可以照出鬼怪模樣,而且按當時曹鵠的能力來看,這斬妖除魔的事也只要他來干就好了,我充其量不過是跟着跑個腿,哪怕是遇見些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有曹鵠在只怕也毫無問題。

一念及此,我便立刻握住那塊蒲柳玉,沖曹鵠道「就按你說的辦!」

曹鵠大笑道「那接下來的日子就要請你多關照了,張先生」

《熄燈以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