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謝冰妍蕭墨炎小說
謝冰妍蕭墨炎小說 連載中

謝冰妍蕭墨炎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蕭墨炎 謝冰妍

「夫人,將軍他……」「勿多言」謝冰妍打斷蘭兒的話,聲音有些發顫這種場合,不能隨意開口只是望着那曾溫柔抱着自己的雙臂,此刻卻環着另一個女子,她如何都不能平復心緒展開

《謝冰妍蕭墨炎小說》章節試讀:

主人公叫謝冰妍蕭墨炎的小說是《謝冰妍蕭墨炎小說》,它的作者是佚名,書中講述了:將軍,您騙夫人吞了4粒?」他嗤笑「她真好哄,以為是糖! "「不是,夫人她,她拿的是水yin」他拔腿趕去,為時已晚!京城十里,城門大開。
百姓群臣各個翹首以盼,等待着得勝歸來的驃騎將軍。
...將軍,您騙夫人吞了4粒?」他嗤笑「她真好哄,以為是糖! "「不是,夫人她,她拿的是水yin」他拔腿趕去,為時已晚!京城十里,城門大開。
百姓群臣各個翹首以盼,等待着得勝歸來的驃騎將軍。
謝冰妍也在其中。
只是她和其他人不一樣,她等的不只是凱旋的將軍,更是她的夫君!
忽然,「蕭」字大旗慢慢躍入視線。
其後,蕭墨炎身騎赤兔馬,一襲雁翎寶鎧,火紅披風隨風而揚,俊朗剛毅的眉目帶着未褪盡的殺氣,讓人望而生畏。
謝冰妍眸色一亮,呢喃了聲:「墨炎。」
然而她這聲卻淹沒在百姓突來的一句:「哎,你們看吶,蕭將軍好像抱着個人呢!」
謝冰妍順勢望去,笑容霎時僵在了臉上。
蕭墨炎懷中是個十七八歲的女子,眉如遠黛,目含秋水,是一個出挑的美人兒。
周遭的歡呼變得很遙遠,謝冰妍怔在原地,胸口像是壓了塊巨石一般沉悶。
「夫人,將軍他……」「勿多言。」
謝冰妍打斷蘭兒的話,聲音有些發顫。
這種場合,不能隨意開口。
只是望着那曾溫柔抱着自己的雙臂,此刻卻環着另一個女子,她如何都不能平復心緒。
將軍府。
謝冰妍望着燒紅的炭火,正出神。
下一瞬,她臉色陡變,捂着口鼻劇烈咳嗽起來。
忙拿出手帕擦去蒼白唇角旁的血跡,蕭墨炎便走了進來。
謝冰妍匆忙將染血的帕子藏起,起身迎上前,卻聞到他身上一股脂粉味。
是剛剛抱那女子時沾染上的吧。
謝冰妍思尋着,心裏微澀。
蕭墨炎不察,解下鎧甲:「皇上封了我大將軍之位。」
謝冰妍自是為他高興,只是想起那女子,心微微一緊:「你帶回來的女子,是誰?」
「煙兒?
那是我昨日從流寇手中救的孤女。」
蕭墨炎掃了她一眼,又補充了一句:「你莫要多想。」
謝冰妍眸色一暗:「既是孤女,為何不安置在府外,反而把她帶回來?」
蕭墨炎劍眉微蹙:「你何時這麼小心眼了?」
這話刺的謝冰妍心頭髮酸。
整個京城都知道他們兩人是夫妻,可他卻在眾目睽睽下抱着另一個女子堂而皇之的進了府,怎能不讓人多想?
落寞間,謝冰妍又想起幾日前大夫說的話。
「夫人肺體受損,兼及心肝,恐不過剩三月時間了。」
她望着蕭墨炎的臉,喉間發緊:「墨炎,大夫說我……」可話還沒說完,卻被蕭墨炎打斷:「我去看看煙兒,她孤苦伶仃的,免得拘束。」
話落,他頭也不回地走了。
謝冰妍愣了愣,一種難以言喻的苦澀伴隨着疼痛從心底漫延。
他每次征戰歸來都要抱着自己很久,他說只有抱着她,才能真正感覺自己回家了。
可這一次,變了。
煙兒孤苦伶仃,可自己也命不久矣啊……而蕭墨炎這一去,就是好久。
夜闌,燭火換了兩茬,他才回來。
見謝冰妍坐在榻上,臉上掠過絲驚訝:「怎麼還不睡?」
謝冰妍抬起帶着些許血絲的雙眼,怔了好一會兒才問:「若我死了,煙兒會是你的續弦嗎?」
聞言,蕭墨炎解衣的動作一滯。
他走過去將滿面悵然的人摟進懷裡:「胡說什麼,早在成親前我就說過,這輩子我只要你一人。」
聽到這話,謝冰妍鼻尖泛酸,眼角隱隱泛着淚光。
蕭墨炎從懷裡拿出一塊絹帕:「雲州以刺繡聞名,我看有你最喜歡的梅花便買了,喜歡嗎?」
謝冰妍伸手接過,剛想湊近瞧瞧,一股味道率先鑽進了鼻子里。
這味道,分明和今日蕭墨炎身上沾染到的煙兒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