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謝爺的掌心寵又掉馬了
謝爺的掌心寵又掉馬了 連載中

謝爺的掌心寵又掉馬了

來源:google 作者:簪星曳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黎 謝瑾淵

聽說蘇家那丟了十八年的千金小姐找回來了,只是聽說這蘇黎是從鄉下長大的,沒見識也沒展開

《謝爺的掌心寵又掉馬了》章節試讀:

高台之上,蘇黎站在沒有圍欄的邊緣處,對面是五個壯漢。
這場戲是女主以一挑五的打戲,但是這部劇里女主的扮演者許如初是個千金小姐,從小到大嬌生慣養,連擺擺樣子都不肯。
在眾人都還未反應過來前,蘇黎一個過肩摔直接將其中一個大漢砸在了地上,緊跟着一一個旋轉,腳就落在了另一個大漢的小腿上。
動作利落中帶着一股狠勁,但偏偏又沒有傷着演員。
只不過,蘇黎的腳好幾次都恰好的踩在邊緣處,讓人忍不住為其擔憂,可偏偏她站的如此穩,自信又狂傲。
整場戲完成的迅速又完美,讓一旁的工作人員一個個都傻了。
沈慕禮被震撼了,忍不住道:「仙女又一次刷新了我對她的認知!」
副導演楊川霖嘖了嘖:「這姑娘是有真底子的!」
謝瑾淵嘴角勾出一絲似有似無的弧度,清冷的眸子望着蘇黎的側臉。
這小姑娘的招數倒是有些眼熟......和武打影帝聞烈挺相似。
蘇黎換回自己的衣服後,便從影棚的後門離開了。
她的單車停放在牆角,座墊被曬得微微發燙,她不着急着走,將手中的礦泉水打開喝了幾口。
忽而不遠處傳來了幾聲貓叫,蘇黎抬眸望去。
黑色的流浪貓正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礦泉水。
蘇黎又喝了幾口,從白色的帆布包里摸出一把精緻小巧的黑色軍工刀,將刀尖狠狠的朝着瓶身刺去,旋轉一圈,瓶身一分為二。
盛着水的半個瓶身被穩穩的放在地上,蘇黎起身時,漫不經心的朝着路邊停放的黑色轎車看了一眼,幾乎沒有停留的收回了視線。
她跨坐在單車上,腳下如風,很快就消失在路的盡頭。
後車座上,沈慕禮笑道:「原來還是個面冷心善的仙女啊!」
謝瑾淵淡淡道:「走吧。」
駕駛座上的司機立即發動車子,黑色豪車緩緩駛出影棚基地。
謝瑾淵閉上了眼,靠在椅背上,如果他剛剛沒有認錯的話,那小姑娘用來割破瓶身的軍工刀可是削鐵如泥價值十三萬的「黑龍」。
呵,挺有意思。
此時,天邊的殘雲被夕陽染紅,柏油馬路熱氣騰騰。
蘇黎來到市區,將單車停在指定地點,四處張望了一眼,朝着路邊一家甜品店走去。
帆布包里的手機震動了起來,她不緊不慢的按下接聽鍵,電話里響起了女人嬌媚的聲音。
「小梨子,聽說你來江城了,怎麼不來找我玩玩?」
蘇黎推開甜品店玻璃門,語氣淡淡:「喝不了酒。」
「喲,看不出來,小祖宗也有天魔星克着了!」
電話里的女人聲音里充滿了打趣的歡喜。
蘇黎站在櫃檯前,看了一眼菜單。
「一杯椰奶。」
話音剛落,電話里傳出一陣爆笑聲。
被美色怔愣住的櫃員這才回過神來,臉上泛起一抹紅,慌亂的問:「有會員卡嗎?」
蘇黎想了想,報出了一串號碼。
電話里的女人忽而停住了笑:「蘇黎,你可真行,居然又報我的手機號!」
櫃員輸入號碼後,又追問了一句:「小姐,您的名字是?」
「葉向榆,」蘇黎將名字報出後,轉身離開櫃檯,嘴角噙着笑:「找我有事?」
葉向榆:「今晚的拍賣會,你去不去?」
蘇黎坐在靠窗的角落處,服務員跟着送來了椰奶。
「不去。」
她喝了口椰奶,甜甜的,眉頭微蹙。
「我聽聞壓軸的可是168商號的一把鑰匙,你也不來?」
蘇黎平靜的眸子,有了一絲的變化。
168商號就像是私人銀行,但是又有些不同。
比如銀行可以存錢取錢,但是168商號只保管不低於三千萬價值的物件,比如古董,房產證等等。
銀行需要身份證才能辦理,但是168商號只認東西,並且來取物件的時候也只認鑰匙不認人。
當然,客戶也可以來典當,但同樣價值不能低於三千萬。
因此,一把168商會的鑰匙,也就意味着最低價值三千萬。
不僅僅是錢的價值,要知道能夠存放在168商號的物件都是舉世無雙的珍品。
葉向榆在電話那邊笑了:「一起去吧,我很久都沒去過拍賣會了,你現在在哪裡,發個位置,我去接你。」
「行。」
蘇黎掛斷電話,登錄了微信,99+的未讀消息。
她打開了搜索,輸入了「葉子」,點開,將位置發送了過去。
四十分鐘後,一身V領燈籠袖緞面紅裙的葉向榆推開了咖啡廳的玻璃門,精緻的妝容,妖艷至極的眉眼,在看到坐在角落裡的蘇黎時,溢滿了笑容。
蘇黎的視線落在了女人腳上的平底鞋時,眼神晦澀。
「小梨子,快讓我抱抱,我可想死你了!」
女人出色的容貌,誇張的表情,引來周圍人的注視,可當事人已經習以為常。
葉向榆張開了雙臂,在快要擁抱到蘇黎時,只見對方伸出了纖白的食指,朝着她的額頭襲來,她當即停住了動作,頓了頓,利落的坐在了蘇黎對面的椅子上。
葉向榆撅着嘴,委屈道:「真是越發狠心了,連碰也不給碰!」
「你剛從酒吧出來?」
蘇黎淡淡問了一句,又低頭喝了口椰奶。
葉向榆抬起手臂,嗅了嗅:「你這鼻子可真靈,我來之前還噴了香水的!」
蘇黎將最後一口椰奶喝完,放下手中的杯子。
「今晚要去見小野。」
葉向榆恍然大悟,笑的更歡了:「難怪都不讓我靠近,他那狗鼻子,嘖嘖嘖......」 蘇野要是聞到蘇黎身上有酒味,只怕又要鬧了。
因此,葉向榆特意又拉開了點兩人之間的距離。
沈慕禮坐在副駕駛上,紅燈還有五十多秒,他一偏頭,就看到了不遠處從咖啡廳出來的蘇黎與葉向榆,愣了愣,神情意外。
「咦?
仙女怎麼會和夜場女王在一起?」
后座,謝瑾淵抬眸,望了過去。
少女從身旁女人的手中接過了一頂黑色鴨舌帽,手中拎着白色的帆布包,袖子捲起,露出了纖細的手臂,在光線下白的耀眼。
鴨舌帽下那張絕色的小臉被遮擋了大半,她不緊不慢的跟着女人上了輛騷氣十足的紫色跑車。

《謝爺的掌心寵又掉馬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