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協議離婚後,慕總的前妻火上熱搜
協議離婚後,慕總的前妻火上熱搜 連載中

協議離婚後,慕總的前妻火上熱搜

來源:google 作者:陌上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辰星曉 陌上初

辰星曉和慕氏總裁婚後兩年,卻遭遇總裁前女友帶子上門,白紙黑字的親子鑒定使得辰星曉被迫協議離婚本以為這個被慕家掃地出門的下堂妻會無法生存,沒想到搖身一變成了死對頭陸氏旗下的首席設計師,三番五次登頂熱搜,和頂流明星的緋聞更是引來一大批CP粉磕生磕死前夫總裁連夜曬結婚證求地位,她則是輕飄飄地回言:慕總,我們已經離婚了~於是當晚的熱搜又炸了……展開

《協議離婚後,慕總的前妻火上熱搜》章節試讀:

熱門的微博早已評論過萬,因為新品和手稿的相似度此時的輿論已經朝一方倒去。

「不懂設計,但這一看就是抄了啊!」

「不能說毫無關係,只能說一模一樣。」

「嗯……怎麼不算抄呢?」

「@Only One只此唯一,官方別裝死,出來給個回應唄。」

「抄襲是設計師的事,品牌方應該不知道吧。」

「Only One本就是營銷起家的,這種事應該是慣犯了」

「國產珠寶不都這樣嗎?你抄我我抄你,國內還有原創嗎?」

「讓子彈飛會兒。」

「坐等Only One百萬公關。」

「垃圾品牌,以後避雷了。」

Only One的官方微博和她的個人微博無一不遭到了網友們的熱情問候,熱度來得很快,也淪陷得很快。

僅一夕之間,Only One就從熱品成了罵品,輿論的譴責辰星曉此時已經顧不及,她只想迫切得找出初稿的源頭。

所幸互聯網的關聯能力夠強,辰星曉通過一眾的指引找到了初稿的出處,來自於一位名為「抹茶優格」網友四年前的微博。

因為發佈時間早已Only One的新品,所以才會被篤定是抄襲,可辰星曉怎麼看那圖片,都和她的手稿一模一樣。

純憶系列是她大學期間的設計作品,聯繫發佈時間,確實對得上,現在問題已經很清楚了,有人在她大學期間偷拍了她的作品並在微博發表,佔為己有。

當初設計的辰星曉也沒想到有一天可以做出成品,更沒想到那時便已經被人覬覦並偷了去,最後成了指責自己抄襲的有力證據。

「叮咚——」

門鈴聲傳來,是陸昭南來了。

辰星曉起身開門,見到陸昭南後很是歉疚,「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這不是你的錯。」陸昭南伸手欲碰觸她的頭卻被辰星曉下意識躲開。

「陸總,進來說吧。」

陸昭南放下懸在半空的手,將一沓資料遞給了辰星曉,「這是關於『抹茶優格』的信息,你看一下。」

辰星曉大概掃了一眼,抹茶優格,原名余莫歌,同她畢業於一所大學,專業主修設計,畢業從事過設計,廣告,營銷等工作,一年前簽約Sunshine。

余莫歌,辰星曉x想起來了,她曾經的大學室友,僅在一起住過三個月,後因二人生活習慣不同便換了宿舍,此後再無交集。

「她初稿發佈的時間是四年前,也就是大學時間。」陸昭南提醒道。

「她和我曾經是室友。」辰星曉放下那沓資料,「若不是被爆抄襲我怕是到今日都不知道我的初稿曾這麼被人盜竊了。」

「初稿現在還在你手中嗎?」這是陸昭南關心的。

「在。」她有保留初稿的習慣,更何況純憶系列於她而言有着特殊的意義。

「那就好解決了。」陸昭南當下有了主意,「初稿可以給我一份嗎?」

「都可以給你的。」辰星曉起身去取初稿交給了她。

「網上的言論你不必太放在心上,這幾天可以適當斷網,公司這邊會處理好的。」

陸昭南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自始至終並未責怪半分。

辰星曉點頭應下。

臨別時,辰星曉問他,「陸總,您有想過會是我抄襲嗎?」

他自始至終表出對她的全然信任,似從未想過另一種可能,即是最壞的打算。

「沒有。」陸昭南微笑道,「我相信你,更相信我的眼光。」

辰星曉也笑了。

同陸昭南道別後,辰星曉又去網上看了眼輿論的風向,卻意外地發現Only One抄襲的熱搜不見了。

她循着搜索記錄點進去,話題仍在,只是不在熱搜行列之內。

熱搜的實時更是罵聲一片:

「我今天算什麼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熱搜秒撤。」

「鈔能力就是不一樣。」

「幹啥啥不行,捂嘴第一名。」

「別買水軍了,洗得太假了。」

「渣浪還真是什麼昧良心的錢都掙。」

辰星曉不知道熱搜為何會在此時被撤掉,但她清楚這個關頭徹熱搜只會激起更大的逆反,往往適得其反。

陸昭南說他會解決的,難道這就是他的解決方法?

辰星曉撥通了他的電話,「陸總,熱搜那邊是您的安排嗎?」

「不是。」陸昭南否認,他還什麼都沒做。「確實是有人花錢撤了熱搜。」

如果不是陸昭南,那還能是誰呢?

辰星曉想不通之際,Lane罵罵咧咧地回來了,「什麼玩意兒?一群眼瞎的!」

「好小子,罵不過就拉黑,你就這點本事了。」

「Lane。」辰星曉叫住了她。

「別打擾我。」Lane表示現在很忙,「老娘還能同你們再戰八百回合。」

辰星曉從她手中抽出手機,一臉正色地問道,「熱搜是你撤的嗎?」

她想不到別人了。

「熱搜撤了?」Lane並不知情,「早該撤了,這種不實的言論你完全可以起訴他們了。」

辰星曉看了眼手中的手機,Lane這位祖安級網友正在她的微博評論下一條一條地回懟,戰鬥力力輸出雙雙爆表。

辰星曉心頭一熱,把手機還給了Lane,「不用理會她們的。」

Lane總是見不得她受一點委屈。

「慣的他們。」Lane撇撇嘴,問道:「Only One那邊怎麼說?」

「陸昭南來過,初稿已經給他了,他說會解決的。」

「他們最好快一點。」Lane對此仍舊不滿,「這反應速度和辦事能力真是弱爆了。」

「他們現在罵得越狠到時候打臉越厲害。」辰星曉勸道,「這也算是我的一次挑戰,相信我能處理好的。」

「確實該給你長長教訓。」Lane擺擺手,「累了一天,我帶塗然去房間了,不管你了。」

「去吧,你們早點休息。」

二人上樓休息去了,辰星曉毫無睡意,坐在沙發上翻看着網上的輿論,說不影響心情那都是騙人的,但她還是忍不住去看。

電話響起,這麼晚了還有人打來?辰星曉拿起手機,陌生號碼這四個個字映入眼帘,她腦海中莫名跳出一個想法:

該不會是她的信息泄露了?這是網暴電話?

《協議離婚後,慕總的前妻火上熱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