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攜崽潛逃後,總裁爹地他瘋了
攜崽潛逃後,總裁爹地他瘋了 連載中

攜崽潛逃後,總裁爹地他瘋了

來源:google 作者:風吹樹葉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月 沈修言 現代言情

霸道總裁VS心機女!!!沈修言一直信奉着女人如衣服,穿過就忘了不想,冷月這件衣服,穿了,就纏繞在他心間脫不下來了她貪財,粗辱,還滿嘴謊言不僅耍了他還攜崽潛逃了六年一朝撞破兩人最終達成協議契約結婚,各取所需...本文:甜+虐展開

《攜崽潛逃後,總裁爹地他瘋了》章節試讀:

沈江聽了立馬怒斥道:「閉嘴!」

趙梅雲也是立馬溫聲勸道:「修言啊,婚姻大事可不能兒戲,你爸爸已經為了孩子退了一大步了,你就別再為難你爸爸了,啊?」

沈修言卻是直接忽視趙梅雲的發言,連看都不看一眼,直接略過,對着陰沉着臉的沈江說道。

「現在媒體全都在報道此事,想必不必等到明天,就現在,沈氏集團的股票全都會受到影響,倒不如隨了我的心意,娶了她,給公眾一個完美的結果,說不準還能挽回些損失….」

沈修言的話,更是引得沈江一拍桌子。

「你真是鬼迷心竅了,趕緊滾,趕緊從我眼前滾開!」

沈修言聳聳肩,漫不經心的笑着。

「考慮考慮啊,沈董事長,那我就先滾了。」

他嘴角明明勾着,卻笑意不達眼底。

一回神,瞬間冷下了臉。

拉着冷月的胳膊就往屋外走。

「哎哎,別拽,疼疼…若星,若晨,快出來。」

兩個小奶糰子聞聲,這才跟着冷月的屁股後面也出了屋子。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

沈江怒吼一聲,坐在他身側的趙梅雲連忙給倒了水遞過去。

「喝點水吧,別再氣壞了。」

………………..

這別墅太大。

冷月跟在沈修言的身後。

一步也不敢走慢了。

他前腳坐上電梯。

冷月後腳領着兩個小奶糰子也跟了進去。

「冷若星,冷若晨。」

沈修言在電梯狹小的空間中念着兩個奶娃的名字。

冷若星只瞪着大眼凝望着沈修言呢高大的身影而無應答。

而冷若晨則看着沈修言的臉頰輪廓,抿着小嘴笑了。

「你是爸爸?」

冷若晨奶呼呼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冷月捂住了嘴。

而沈修言卻一把拽開了冷月的手,輕鬆將冷若晨單手抱在懷裡。

「對,我是爸爸。」

小奶糰子的眼眸不住的眨巴着,可憐巴巴的將小腦袋湊近了沈修言的脖頸間。

「爸爸,你怎麼才找到我們,別人都說我和哥哥是野孩子,嗚嗚嗚…..」

她小手緊緊抱着沈修言的肩膀,哇的一聲哭了。

也是這些年,她實在是羨慕別人都有爸爸。

而她和哥哥卻沒有。

「以後不會了,誰都不會欺負你們,乖。」

沈修言的大手很有安全感,冷若晨抱着就不肯下來了。

而哥哥冷若星則默默的掉了幾滴眼淚,卻飛快的擦了下去。

他年紀小,性子卻倔強。

冷月見了也是不忍心,將哥哥冷若星的小手攥的很緊。

隨着電梯門被打開。

沈修言單手抱着冷若晨,冷月領着冷若星,緩緩走了出去。

這一層很安靜,走廊牆壁穿插掛着冷月看不懂的油畫。

腳下的地毯踩着可真舒服。

好像在給自己腳底做了足底按摩一樣。

四口人靜悄悄的走着。

「沈先生,裏面都依着您的意思布置好了。」

一位面目慈祥,年紀在五十歲左右的女人,恭敬的站在一個房間門口。

「恩。」

女人開了房門,裏面是布置的五彩繽紛的兒童房。

各式玩具琳琅滿目,應接不暇。

光是昂貴的各式娃娃就佔了整個展示柜子。

而男孩喜歡的機槍和超人也是整齊的擺放在另一邊。

「喜歡嗎?」

沈修言望着若晨的眼神很是溫柔,他小心翼翼的放了小若晨下了地。

她歡快的好似草地上奔跑的小鹿一般。

張開小手扒在展示櫃的玻璃上,驚嘆的張望着。

「張媽,給她打開。」

「是。」

張媽笑着走了過去,先將冷若晨抱到一旁,然後開了展示櫃的鎖,推開了玻璃大門。

那些可愛的娃娃又在冷若晨的眼眸中真切了幾分。

剛要探上手掌,卻又瞬間想到什麼似得收了回來。

回頭望着冷月,奶聲奶氣的開口道。

「媽媽,晨晨可以拿嗎,會被打手手嗎?」

冷月聽了哽咽一瞬,紅着眼回道:「恩,玩吧。」

小若晨這才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個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娃娃稀罕的不知該怎麼辦了。

「你打她幹什麼?」

面對沈修言的質問,冷月吸了口氣,淡聲說道。

「去她幼兒園的同學家做客,若晨看到那家人的玻璃櫃里有好多娃娃,就在那看着,那家的家長看到了不開心,就偷偷打了她的手…自打那以後,若晨看到再喜歡的東西也不敢多看,害怕被打手。」

沈修言聽後沒言語,和冷月站在原地,就那麼看着若星若晨在屋子裡玩玩具。

張媽也熟練的切了水果,放到了兩個孩子身邊。

屋裡一陣孩童的歡聲笑語。

沈修言推了冷月一下,冷月這才回過了神兒,跟着沈修言出了門。

「張媽他是看着我長大的。」

沈修言的話,是在給冷月吃定心丸。

「她倆都是你的親生孩子,我從沒懷疑你的用心。」

沈修言帶着她又往裏面走了幾步。

他熟練的按了密碼。

門應聲而開。

裏面是極簡的歐式裝修風格。

冷月站在門口遲遲沒敢進去。

沈修言回身一望,拽着冷月的胳膊就給拉進了屋子。

「孩子都生了,還怕我吃了你。」

他進門就鬆了領帶,單手解了靠近喉嚨處的幾顆襯衫紐扣。

整個人倒在柔軟的沙發里凝望着冷月。

「當然不是。」

冷月應聲坐到了他對面的沙發上,為了自己倒了杯水,一口飲下。

那頭的沈修言卻是一陣嗤笑。

「你很有意思。」

「是嗎?可能沈先生見慣了名門淑女,偶然瞥見我的真實性格有些新鮮兒!」

「說說吧,我想聽你的答案。」

冷月被他忽然冒出的話,問的一愣。

「答案?」

「你知道我想聽什麼。」

冷月故作恍然大悟的模樣兒,笑着開口道。

「想知道我為什麼接近你?為什麼要和你生孩子?又為什麼跑了?」

沈修言沒做聲,安靜的等待着冷月的回答。

「恩,很簡單,我當時就想給孩子找個基因優良的爹,你名校畢業,長相帥氣,又出手大方,當然是最優的選擇。」

冷月侃侃而談,更是在語畢後,從衣服袖口裡拿出煙盒,抽出一根叼在嘴裏。

「沈先生,有火嗎,借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