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心動實驗!霸道塵少撩翻了
心動實驗!霸道塵少撩翻了 連載中

心動實驗!霸道塵少撩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高原陽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宮塵 楚晚櫻 現代言情

【雙潔】【小甜餅】她,古靈精怪生化毒劑研究大佬他,高智商冷清妖孽總裁對女人不屑一顧的南宮塵見到楚晚櫻,「做我老婆吧,行就行,不行我再想辦法」視男人為無物的甜妹對他回眸一笑,「男人,原來你不行啊?」下一秒,她就被霸總按在牆上壁咚,「楚小姐要不試試?」「......」口嗨女王,醒來扶牆「還嘴硬嗎?」「老公,我錯了!」展開

《心動實驗!霸道塵少撩翻了》章節試讀:

楚晚櫻眼神透出不屈的目光,越是強迫和打壓,越是堅韌,

「你敢動我,信不信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顧晴明陰險的仰天長嘯一聲,尖銳刺耳的聲音充斥着鼓膜,

「就憑你?一個舞廳長大的女人,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

楚晚櫻極力讓自己保持冷靜,不能讓他看出一絲破綻。

顧晴明說的對,自己一沒財力,二沒勢力。

沒有靠山,軟肋還一大堆。

唯一抵抗的力量,只有她自己。

卻是勢單力薄,不能撼動他分毫。

她可以偷偷研製毒劑,隨身攜帶。

要是顧晴明把自己拖到沒人的小樹林,她也好防備。

但這隻能同歸於盡,不是萬全之策……

她需要一個強大的靠山,一個能讓顧晴明畏懼的人。

顧昂?

不行,他也不可能為了自己這個救命恩人而大義滅親。

畢竟這個中年人,看上去就是一個傳統的古板男人。

他的身上也許背負着延續香火的任務。

還有誰呢?

他!

不管了,試一試。

楚晚櫻不慌不忙地整理着防毒面罩,溫軟的唇里悠悠的吐出聲音,

「我是南宮塵的女人。」

顧晴明明顯的呆住了,嘴角歪斜像是抽風一般,

「不可能!」

楚晚櫻看到顧晴明震驚的神情,心下的石頭終於落地。

嘿!蒙對了。

坊間傳聞,南宮塵是個不折不扣的政治天才,野心之大,不僅要經商,還要從政。

他從M國最頂間的政法學院畢業後,接手了NG集團的大半產業。

三年時間,他把NG集團從一個傳統的房地產商,拉向了更高層次的發展之中,直接斷層成為M國首富。

這些年,NG集團開始涉足到AI科技,芯片研發,最近一年還承包了M國的鐵道業和煤礦產業。

南宮塵的腳步,正在朝着政治領域邁進。

顧家主要是軍事領域的主導者。

民生這一塊,還沒有領導人,造成了南宮家和顧家的爭奪。

顧昂放手不管,讓兒子去歷練。

這便成了南宮塵和顧晴明之間的競爭。

顧晴明不似新聞上那般能力出眾,是個實打實的草包。

他連新聞發言稿都是由專人撰寫的。

顧晴明忌憚南宮塵的才能,他明面上爭不過,便背地裡使壞,曾三番兩次的設計陷害南宮塵。

「你是南宮塵的女人?」顧晴明的語氣里透着不可思議。

「不信你自己去問他啊!」楚晚櫻走開,開始毒劑的研發。

「晚香玉,我警告你,嘴巴閉嚴實。」顧晴明果然沒有再繼續糾纏。

他走進了操控台,新型毒劑的研究正式開始。

南宮塵從第一天到第七天,一刻不停的找着楚晚櫻的蹤跡。

這女人,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她坐了一輛公交車到白雲路站台就消失不見了。

這荒郊野外,只有站台處有一個天眼。

白雲路站台位於在十字路口,左轉是村莊,右拐是墓地,直走就是一座通往林地的土橋。

從道路監控來看,她往橋上走去了。

「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來。」南宮塵筆直高挺的站在白雲橋上,幽深的雙瞳看着波瀾不驚的河面。

她為了躲避自己,難道跳河了?

「去河裡撈。」南宮塵冷漠的語氣。

助理即刻把工人叫過來,「河裡也不能放過,上下游都去打聽看看,有沒有楚小姐的蹤跡。」

助理照做了,卻也是十分費解。

塵總埋在礦山下成了植物人,M國最頂尖的醫生都束手無策,沒曾想卻醒了過來。

醒來後工作都還是井然有序的進行着,只是突然就對女人產生了興趣。

塵總的腦子是不是出問題了…..

這幾天,魚倒是撈上來不少,連個女人的影子都沒見着。

南宮塵重新打開道路監控,從楚晚櫻下車到消失這段時間,回放了好幾遍。

在最後一秒的小角落裡,他終於發現了異常。

橋洞底下,有依稀的水藍色影子,朝着墓地的方向而去。

南宮塵沉重的心終於放下。

還好,她沒出事。

南宮塵合上電腦,閉着眸子,薄唇微啟,「別找了。去前面的墓地。」

助理握着方向盤的手抖了,他啥都不怕,就怕塵總和鬼怪…

白雲墓地是出了名的鬼魅聚集地,況且現在天色漸暗,說不定還會碰到墳頭蹦迪的鬼…

想想都恐怖!

塵總是被女鬼纏身了?要不請個法師來驅驅邪?

助理小心翼翼的試探,「塵總,我怕…」

南宮塵冰封般的臉,眸子闔着,只有寒意,「要麼開過去,要麼滾下車去。」

「……」塵總可比鬼可怕多了!

車開到半路上,天幕已經黑透了。

一位穿着水藍色弔帶裙的美艷女人迎面而來。

助理一個急剎車,嚇得打開了遠光燈。

刺眼的光射過去,只看見翩翩搖擺的裙身。

「塵總!女鬼來了!」

南宮塵張開眸子,黑茶色的瞳孔緊盯着亮光之處的女人,像塊萬年不化的寒冰。

楚晚櫻封閉了七天,從實驗室出來準備回學校宿舍。

打開手機,全是南宮塵的未接來電。

他還真是堅持不懈的執着。

嫁給他到底可不可取?

能不能得到十個億?

完全是未知數。

不過顧晴明不是好糊弄的人,她根本就不是南宮塵的女人,這該怎麼圓回去呢?

正想着,就被一道沒素質的強光給射得睜不開眼。

迎着光,一個筆挺的影子向她走來。

視線範圍內的光線漸漸被影子遮擋,變淡變暗。

輪廓也越來越清晰。

南宮塵。

楚晚櫻心跳加速,呆愣的站在原地。

南宮塵走近,握住她纖細的手腕,一把拉入懷中。

「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