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星光落下時吻你
星光落下時吻你 連載中

星光落下時吻你

來源:google 作者:牽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枝 沈君孑 現代言情

外表溫婉內心冷靜成熟且霸氣護短的女學霸VS清冷孤郁只敢默默暗戀的小可憐【重生+救贖+校園+日常甜寵+先友後愛,糖多刀少,HE】南枝不曾想過,與自己話都沒說過幾句的高中同學沈君孑會捨身救下她直到他的日記被送到眼前,一場濃烈又極其壓抑的暗戀浮出水面薄薄的日記本里記載了沈君孑的整個青春,而他的青春,全都是南枝重活一世,她要那個卑微孤冷的少年與她並肩,和她相守展開

《星光落下時吻你》章節試讀:

看着女兒一臉震驚的樣子,母親黎燕有點不解,「一周前不是跟你說了嗎,南鳶姑姑家的表弟轉學到你們學校不遠的附二中,你姑姑他們忙着租房子,所以軒軒先來我們這裡住一個月。」

南枝仔細翻找記憶,確實想起這麼件事兒。

她鬆了一口氣,「媽,你直接說表弟嘛,嚇死我了……」

「你這話說的,什麼表弟不表弟,現在人家來了我們家,你得當親弟弟對人家,別分什麼表不表的,別讓那孩子心裏有疙瘩。」黎燕不免囑咐道。

「知道了知道了。」南枝無奈的笑着,推她進廚房準備水果。

自己則是走到客房面前,禮貌的敲了敲門。

裏面傳來一個男孩的聲音,「進來。」

南枝打開門,只看見一個白白凈凈的小男生,十三四歲的樣子,戴着黑框眼鏡,端正的坐在書桌前,捧着一本世界名著在看。

「這麼晚了還看書啊。」南枝走過去,溫聲打着招呼。

韓軒乖巧的回頭,叫了一聲表姐,然後才說:「還有一點點就看完了。」

說完就繼續看書,也不再跟南枝講話。

他倒是和沈君孑有點像,同樣的不愛說話,大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南枝沒再打擾他,把水果送進來後,就關上門。

由於南枝是走讀生,根據學校規定,可以申請不上早晚自習,所以南枝一向不上早自習,但是晚自習基本都會去。

吃過早飯後,南枝本想順便送韓軒過去,但因為他的轉學手續還有一點問題,他得等一下再去學校,南枝就先走了。

路過沈君孑家方向的路口時,南枝忍不住張望了一番,沒看到人,也不知道他是走了還是沒走,時間已經不多了,她只好先趕到學校。

早晨的風溫柔清爽,明媚的陽光從窗外灑進來,灰塵在陽光中上下起舞,教室里已經坐了許多人,歡聲笑語從裏面傳出來。

南枝從後門進,那裡離她的位置近。

剛踏進門口,一個掃帚迎面飛了過來,南枝嚇得一側身,掃帚落在地上,差一點就砸到她。

「對不起對不起!」這時候一個男生跑過來趕緊跟她道歉,「沒砸到你吧?」

南枝搖搖頭,安子逸也從前面過來,看着男生又看着地上的掃帚。

眉頭一皺,厲聲說道:「以後不許在教室打打鬧鬧,不然我就扣分。」

分分分,學生的命根。

扣到一定程度,是會被老劉請家長的,男生偃旗息鼓的哦了一聲,把掃把撿起來放在垃圾角。

南枝看着擋在自己面前的安子逸,禮貌的微笑,「班長,你擋着我路了。」

安子逸退開一步,跟南枝並肩走,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沈君孑的位置上。

他撐頭看着南枝將書從書包里擺放出來,又隨意翻了翻沈君孑桌面上的書。

忍不住嫌棄道:「差生還真是差生,這書比他臉都乾淨,爛泥扶不上牆。」

南枝頓了頓,對他這種**帶有歧視性的語氣很不舒服。

「班長,你的位置不在這兒。」南枝語氣中帶着幾分冷硬。

安子逸卻說:「南枝,你的位置也不應該在這兒。」

南枝笑了,反問他:「那你說,應該在哪兒?」

安子逸目光灼灼:「我是班長,你是學委,只有我們兩個強強聯合,才能彼此進步,所以,你選擇沈君孑,是大錯特錯。」

南枝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然後輕描淡寫的說出一句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我覺得,我一個人也能進步,難道班長你沒有這個能力嗎?」

安子逸瞬間傻眼了,南枝一向是文靜溫婉的,怎會如此咄咄逼人,一定是沈君孑這個傢伙把她帶壞了。

不行,他的找個機會向老劉反映,南枝不能毀在沈君孑手上。

安子逸站起身來,看着對着南枝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南枝,希望你早點想通,不要自甘墮落。」

南枝盯着安子逸的背影,忍不住皺了皺眉,感覺他管得有點多。

而且說話挺傷人的,他的性格,南枝也不是很喜歡,自己當初為什麼會跟他走很近?

沈君孑的日記里說,自己還跟他約定考了同一所大學,還說什麼一直在一起。

不是吧?我,跟安子逸?

看來那時自己還真是年輕不懂事。

現在的南枝,內芯已經換了,雖然失去了絕大部分記憶,但是性格已經沒有當初那麼單純幼稚。

隨着上課鈴聲響起,語文老師抱着課本踏進教室,同學們立刻安靜下來,南枝看了看旁邊空空如也的座位,又看了看後門處的走廊。

沒有沈君孑的身影。

這麼久了,還沒到學校嗎?

一直到第一節課上了近十五分鐘,沈君孑才戴着鴨舌帽,將頭垂得很低,幾乎埋進了襯衫衣領里,雙手都插在褲兜里,從後門走進來。

老師雖然不滿,但也不想打亂自己的節奏來斥責他,他自顧自的講下去。

沈君孑在旁邊坐下來,南枝忍不住小聲的問:「你今天怎麼這麼遲?」

沈君孑抿着嘴角沒有回答她。

突然,一縷猩紅的痕迹順着他的顴骨流了下來,南枝湊近看過去,沈君孑沒來得及躲,另外一邊嘴角的傷被她瞧了個正着。

南枝立馬掀開他的鴨舌帽,只見他的眉角處破了很大一塊,正往外滲着血。

「你!」南枝不禁驚呼,轉而又壓低聲音,「你,你怎麼弄的?」

沈君孑伸手奪回帽子,冷冰冰的說:「不用你操心。」

南枝這才注意到,他不僅除了臉上有傷,手上也有。

南枝皺眉,一把拽過他的手,打開手掌,掌心都是血,有一道連接到虎口處的傷痕。

她心瞬間顫了一下。

「你不疼嗎?」南枝聲音悶悶的問。

她秀眉微蹙,神色滿是關心,沈君孑眸光閃了閃,把手抽回去,嗓音低聲彆扭的說了句:「不疼。」

「不行,得去醫務室,天氣熱,你這傷口不處理很容易感染。」

南枝說著就要舉手報告,沈君孑拉住她,神色冷郁糾結,「我不想被老師發現。」

如果老師發現他打架,一定會要求請家長。

可他父母在外地,是不會輕易回來的。

沈君孑的眼神落寞下來。

下一秒,沈君孑身子一歪,南枝拽住了他的衣袖,然後報告老師。

「老師,我身體不舒服,讓沈同學陪我去醫務室。」

話音落下,他被南枝拽着,風一樣的跑出了教室,周遭的同學和講台上的老師甚至都沒反應過來。

風撩起少女的頭髮,陽光在她身上染上一層光暈,沈君孑目光怔怔,只見南枝回過頭來,沖他綻開一笑。

眸光瑩瑩。

沈君孑彷彿,看到了三月桃花盡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