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醒來後,跪下求懷孕老婆別死
醒來後,跪下求懷孕老婆別死 連載中

醒來後,跪下求懷孕老婆別死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比鹹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辰 薛彩晶 都市小說

都市重生+奶爸+渣男悔過自新+寵妻+事業暴富「薛彩晶,只要你別死,我、我就放你們離開……」林辰狼狽的跪在薛彩晶面前,滿口血腥的懇求「放、放我們離開?當真?」薛彩晶渙散的瞳孔慢慢匯聚光亮「是!」林辰咬緊牙關,回答的斬釘截鐵上一世害她懷孕跳河自殺的事絕不會再發生!林辰攢緊手心,暗暗發誓,這一世他們會很幸福!展開

《醒來後,跪下求懷孕老婆別死》章節試讀:

胡老大可以說是這個時代的梟雄,為人不壞,但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對比徐遲,林辰更喜歡和徐遲打交道。

因為胡老大這個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惹怒了他,仇都是當面報,不會留着過夜。

「年輕人,這大晚上是什麼風把你吹來這的?」

和林辰說話的人就是胡老大,他嘴裏叼着煙,弔兒郎當沒個正形看着林辰。

胡老大也就是剛才那位開門的男人。

「剛好颳了陣東南風,就來到了胡哥這。」

林辰一點也不怯場,看着胡老大玩笑一句。

胡老大猛吸一口煙,端詳了林辰好一會,「小夥子膽量夠大,說吧,來這找我什麼事?」

林辰也不和胡老大繞圈子,直接說明來意。

「鹹鴨蛋?」胡老大聽完後,直接用傻子的目光看着林辰。

胡老大的目光林辰想忽略都難,他摸摸鼻子,也知道自己這樣提出來很難讓人相信,這個舉動很莽撞。

可是,他人都來到了這裡,那麼這件事就一定要辦成,不存在什麼玩笑。

「胡老大不相信?」

「如果天亮前我給你送來五斤紅油鹹鴨蛋,那麼這生意你做不做?」

林辰的語氣過於篤定,這讓胡老大陷入懷疑,也許鹹鴨蛋的生意真的能做長期?而不是來忽悠他?

如果忽悠,那麼不好意思,他胡老大不是吃素的,他絕對會讓林辰知道他的厲害。

胡老大也是乾脆的人,既然人都找上門說這事,那就十有八九真有其事,現在就看他能不能拿過來。

「五斤太少,你帶十斤過來,如果在天亮前你能做到,那麼這買賣我可以和你合作,長期有效!」

「胡老大真是爽快人,那就一言為定。」

和胡老大做生意,絕對不會拖泥帶水,這也是林辰最喜歡的一點。

「胡老大,那我現在就去取。」

「行,趕緊去,希望不是騙老子,不然有你好果子吃。」胡老子撂下一句狠話,就趕林辰走人。

林辰對於胡老大這樣的說話方式非常熟悉,他淺淡一笑,又步入夜色中。

上一世,林辰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混混,還到處偷雞摸狗,對縣城和公社可以說非常熟悉。

相對的,這幾個地方,林辰的狐朋狗友也特別多。別看一個個不成樣,但大部分很講義氣,可惜最後嚴打都沒好下場,因為沒文化,還好吃懶做,習慣了順手牽羊,就停不下來用心工作賺錢。

而現在,林辰在有能力的情況下,會把曾經的朋友帶上正路,不說大富大貴,也要能養家糊口,別到死都光棍一條,還讓家中老父母操心不已。

林辰有個朋友家有幾大缸鹹鴨蛋,只是銷路不行,也不敢放開手腳,往往賣到最後鹹鴨蛋都變成了臭蛋,損失慘重。

當時林辰玩笑說,既然賺不到錢就別再搞這玩意,每天還要把腦袋提在褲腰帶上,累不累啊!

朋友是怎麼回答的?林辰清清楚楚的記得那畫面。

朋友臉上的表情又是自豪又是苦惱,說那些鴨子都不是他們養的,是野鴨生的,那個湖泊只有他們家知道,所以鴨蛋算是無本買賣,除了鹽。

林辰聽完後真的是羨慕要命,還動了不該有的心思,好在及時懸崖勒馬,後來他醒悟後,也沒再惦記,而是去了鵬城、北上、滬上,邊境甚至是國外。

但是現在,林辰很需要,那位朋友家也很需要。

要是最近不及時處理完鴨蛋,恐怕朋友家要遭罪,畢竟朋友家住的地方也算很偏僻,進進出出時間長了,總會有人注意,羨慕嫉妒後肯定會整出些事。

朋友家距離黑市也就三條街,天色已經很晚,路上基本沒人,林辰快速地在街道上穿梭。

林辰來到朋友家門外,環顧一圈四周,抬手就輕叩門環,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聽到院子里傳來踢踏踢踏的腳步聲。

「誰呀?」

「林辰你小子怎麼來了?」

「怎麼搞得這麼慘?和誰打架了?」

「快,快點進來。」

來人開門見是林辰,就劈劈啪啪好幾句,看到林辰的慘樣,更是面露擔心。

「超子,我沒有和誰打架,這是自己喝醉了摔得,看得慘,沒什麼大礙。」

林辰順着馬超拉他的力道,邊解釋,邊進門看了眼不大的院子,裏面整整齊齊排放着五口中等水缸,上面還用木板和石頭壓着。

「那你小心點,這天熱了,傷口化膿可不好。」

「林辰你坐,院子里有些亂,別介意哈。」

「喝水不?我給你倒杯水來。」

馬超這人特熱心,還非常自來熟,對朋友也特好,就這麼會功夫,忙進忙出好幾趟,林辰面前都擺滿了東西。

「快吃,這些是晚上剩下的麵條,你搭着鹹菜疙瘩吃,還有那李子,我阿爺他們送來的,酸甜酸甜,特生津止渴。」

馬超說著,那吸溜口水的聲音也大。

林辰也沒客氣,快速地幹完麵條和鹹菜疙瘩,還喝了一大碗水,李子也吃了一兩顆。

吃飽喝足,林辰拍拍肚子,準備和馬超說事。

「超子,那水缸里的東西,準備好怎麼處置沒?聽說過幾天要檢查了,這可藏不住啊!」

林辰一努嘴巴,示意馬超看向那些水缸。

「怎麼處置?」馬超也聽說了,心裏也是擔驚受怕,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嘴巴里更是起了一圈水泡,燙的東西都不敢吃。

「超子,你信我嗎?信我就和你說,不信就當我沒提。」林辰用前所未有的認真和馬超對視。

馬超不敵,很快就敗下陣來。

馬超一抹臉,大嘆一口氣,「林辰你說。」

林辰笑了,「你帶上十五斤鹹鴨蛋跟我走,要是成了,你家這幾大缸玩意都能處理掉,還有你家那秘密基地里的。」

馬超倒吸一口冷氣,驚恐的望着林辰。

「兄弟,你是來涮我的嗎?還是、你是革委會派來的?」馬超說著就往後退。

「涮你?」林辰麵皮一抽,「別廢話,趕緊的,趁着天亮快去快回,要是成了,你就不怕革委會了。」

林辰揚手一抽馬超後背,這人膽小起來比娘們還不如。

「豁出去了,我信你一回。」

馬超稱了十五斤鹹鴨蛋,用背簍背好,跟着林辰左拐右拐,來到胡老大家門口。

這次還沒等林辰敲門,裏面的人立馬打開了門,讓他們快點進去。

「帶來了?」

「嗯,十五斤左右。」

「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