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種
星種 連載中

星種

來源:google 作者:司馬富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克利克 司馬富貴 奇幻玄幻

我的名字叫做克利克,我出生在卡姆星球不幸的是我出生在星球的戰亂年間,而我的身體卻不允許我成為戰士我只能看着我的族人被火族人屠殺和奴役,我信仰的神被火族人當作食物而我在火族的統治下苟延殘喘,直到我所愛的人都在戰爭中死去時,我對這個星球徹底失望,我知道它終將走向毀滅持續的戰爭的確讓這顆星球接近毀滅邊緣,它的環境已經無法持續,僅剩的一些具備資源的人,要麼逃到空間站,要麼去一個可以生存的星球去試圖繼續人類文明的繁衍可是那些飛出去的卡姆星人,又在新的星球發起了戰爭,有些新的星球甚至在卡姆星毀滅之前就毀滅了我要「種植」一棵全新的星球,一個和平的星球,我要控制着整個物種和人類進化的進程,包括人類科技的進化和人文道德的進化我堅信這是唯一一種能夠打破卡姆星戰爭輪迴的方式最終我到達了一顆藍色的星球開啟我的種植計劃展開

《星種》章節試讀:

那條臭蛇在我手裡奮力掙扎着,它的身體很滑,幾次都差點讓它跑掉。不過掙扎之後它似乎也用盡了力氣,放棄了抵抗。

此時我已經進入了「空空」屋,站在了排泄池旁,陰笑着看着這條小蛇。

再見吧,臭蛇。我對自己說。

「愚蠢的人類!等等!等等! 我有話要說!」 意識中那個聲音又說道。

此時即將勝利的我,憤怒的情緒也得到了一些排解。稍微冷靜了一下,突然意識到了問題。

「是你在和我說話?」 我像傻子一樣對着一條蛇問道。

「愚蠢的人類!既然知道了,還不跪下! 」 意識中聲音說道。

我手上加力順勢就要直接把它扔下去。

「等等!等等!有性格! 有脾氣!我很欣賞!」 又是一串意識。

「你為什麼可以說話?不對,你為什麼能把意識傳給我?」 我依然用力抓緊它問道。

「老夫可是龍神,這點小事當然能做到。」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再不說實話,你就要進排泄池了!」

「老夫真的是龍神!」 意識中傳來的一絲緊張和憤怒的情緒。

「你是龍神? 你的龍角呢? 還有你一個爪子也沒有,而且哪有這麼小的龍神。你看你還在吐着芯子!你就是一條蛇!」

「那是老夫沒有發力,老夫釋放出龍息就有了!」 意識中憤怒的情感更多了。

「那你倒是發力讓我看看啊!」 雖然一條蛇能夠對我進行意識傳輸這件事很奇怪,但是這條蛇的實力確實是讓我害怕不起來。

只見這條蛇張大了嘴巴,軀體全身的肌肉似乎開始用力收緊,整個蛇軀都弓了起來。

「pu」 一個非常輕微的聲音從小蛇的尾部發出。

「你是要拉屎嗎?」 我嘲諷道。

聽到我的嘲諷,它斜眼看着我,嘴巴張得更大,我能感受到它更用力在收緊身體,似乎想向我證明什麼。可依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我的意識中傳來了一絲尷尬的情緒。

不過小蛇似乎不想放棄,它閉上了眼睛,似乎要進行最後的蓄力。

而我現在真的擔心它可能會排泄在我的手上。

奇怪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小蛇蓄力到最後,它的鱗片閃爍一下,似乎顏色有了瞬間的變化,但也只是一瞬間。小蛇依然還是那條小蛇。

「就這。。?」 我也看到了那一瞬間,但只是鱗片顏色晃了一下也沒有什麼說服力。

「等。。等會,讓。。讓老夫。。歇會兒。」 那條蛇經過剛剛的蓄力似乎很疲倦,意識的傳輸也斷斷續續。

————-

「你是說你已經1萬多歲了? 經歷了艱難險阻其實早就應該化為龍了,但是你先天不足,身體無法長大?你這不是無法長大的問題,你的龍角龍爪也都沒有啊。」 雖說我依然不相信這條臭蛇,不過剛剛的蛇鱗的瞬間閃爍也讓我對它有了些興趣。

「老夫不是先天不足,是老夫的品種最多能長這麼長。老夫可是同族中唯一一個化身成龍的!」

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這條小蛇,看樣子有點像仙草綠蛇,但又有點區別,它的顏色不完全是青綠色,而是更深的墨綠色。不過仙草綠蛇的確是長不大的蛇,它棲息在仙草樹上,體型非常細小。

不好,仙草綠是有毒的。

「你剛剛咬我,我是不是中毒了?你這種小蛇一般都是帶毒的。」

「老夫是龍神!用毒這種事情,老夫一萬年前就不做了。愚蠢的人類,我奉勸你對老夫尊敬一點,老夫現在沒有爪子主要是因為沒有積攢到足夠的龍息。一旦老夫攢夠力氣,一口雷電就能讓你化成青煙!別! 別衝動! 我只是開個玩笑!」

在我把它的頭按向排泄池的時候,小蛇的囂張話風瞬間消失。我感嘆這真是一條能屈能伸的蛇。

「你騙誰,你活了這麼久都沒有龍息,現在就能有嗎?還有為什麼我檢測你的基因的時候,你的基因就和龍神基因匹配,而山姆大叔檢測的時候就是不匹配,是不是你搞的鬼?!」

「愚蠢的人類,你們一共用針扎了老夫30多次,老夫還沒有跟你算總帳呢!」

「快說,到底怎麼回事!」

意識中那個小蛇似乎在悠悠的嘆息。

「我們蛇類如果超過1000歲就有機會化身成龍,1000多歲的蛇可以開始積蓄龍息,當龍息積蓄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真正的化身為龍。可是蛇類積蓄龍息是需要人類的身上的氣息供養,一般會選擇生活在人類附近的洞里積蓄氣息,也有一些蛇會選擇吃人加速積攢龍息,還有些。。。」

「你等下! 吃人? 所以說龍族的傳統龍葬,把死去的龍族人貢獻給龍神是為了供養龍神的龍息?「

「是的,龍與龍族的人類一直都是共生的關係。千年以上的蛇類以及龍神都需要人類的氣息供養才能積蓄龍息,而龍族人類則需要龍息來供養自己的體魄。不過也有靠吃活人來積攢龍息的蛇類,這種蛇類即使化身成龍之後也很難改掉這個習慣。不過據說吃活人能夠更快速的積蓄龍息。」

「那你為什麼無法積蓄龍息?」 我問道。

「龍族人類大部分的龍息感知力都很高,身體能夠不自覺的吸收龍息,增強自己。千年以上的蛇基本不會在乎人類吸收的那一點龍息,人類氣息對他們的供養遠遠超過他們被吸收走的龍息。但是我們這種蛇身體太小,龍族人不自覺的吸走的龍息,甚至超過我從人類身上獲取的人類氣息。所以老夫活了上萬年一直在化身為龍的臨界點,哎~」。

看來這條小蛇和我一樣都是各自種族裏面的殘次品,這讓我生出了一些同情之心,抓着它的手也放鬆了下來。

「所以說你現在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蛇龍,還是龍蛇,是在臨界點之上還是臨界點之下?」 我繼續問道。

「老夫說了多少遍了,老夫是龍,是在臨界點之上的龍,只是老夫的龍息無法積蓄很多,形態沒有發生變化而已。所以老夫只能經常冬眠,否則龍息就會被你們這些龍族人吸光。

不過你小子不一樣,你的身體剛剛好。如果你的龍息感知力太高,我的龍息就會被你吸收很多;但如果你的龍息感知力過低,比如火族人那樣,無法與龍神形成意識連接,那麼我也無法吸收你身上的人類氣息。所以當你開始扎我的時候我就被你的氣息喚醒並開始吸收了,看在你這麼好的身體的份上,老夫姑且原諒你扎老夫的事兒了。」

「所以說當我靠近你的時候,你才更接近龍神,我提取基因的時候才會顯示和龍神匹配,但是山姆大叔提取的時候我沒在旁邊,所以基因雖然比其他蛇類接近,但還是和龍神有些差距。」 我終於想通了昨天困擾我的事情。

「不知道吃點你的肉會不會更有助於老夫積攢的龍息。別動手,開玩笑的。對了,你們龍族現在已經和火族人和平共處了嗎?這個建築里怎麼還有個火族人?」

意識中傳來這些信息的時候,那個小蛇吐着芯子環顧四周,似乎聞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