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
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 連載中

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

來源:google 作者:習習風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丁墨謠 古代言情 封庭域

【1v1+萌寶+甜寵】新婚之夜,原身被拋棄,受盡婆家虐待,好不容易躲過謀殺,卻還是被人打死現代的她,一穿越就在生孩子大雪紛飛之中,又冷又餓,差點餓死這還不算,還有壞人要她命,賣她娃她只得拚命反抗雖然有個系統,可要她活過24小時才開啟好不容易熬到系統開啟,系統卻只丟給她……兩本破書我要能吃的,給我書有什麼用?她氣得罵人結果……真香!對她壞的人,她拚命報復回去對她好的人,她拚命報答回去而對於他……她問:「要江山還是要我?」他答:「傻子才做選擇!」展開

《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章節試讀:

丁墨謠這才明白,自己是被人用手臂扶住了。

等她稍稍站穩腳跟以後,扶她的人立即抽去了手臂,改去扶那塊門板。

而之前用來抵住門板的那隻腳,微微地顫抖了幾下,似乎是有傷。

「是你!原來你沒走?」丁墨謠一臉驚喜。

沒錯,救她的人正是昨晚睡在廚房裡的那個男子。

男子用木棍抵住了門板,確認門板不會掉下來,才轉身對丁墨謠說道:

「你沒事吧?」

丁墨謠瑤瑤頭,「沒事!你呢!你的腿怎麼樣?」

「我在山上找到了你昨晚畫的那種草藥,我自己已經搗碎敷在傷口上了,現在腿已經好多了!」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已經走了,不回來了呢!」丁墨謠莫名有些激動。

「我……葉楓答應過別人的事,從未食言過!」男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

「聽你的口音,一定是從京城來的吧?」丁墨謠問。

聽見丁墨謠的問話,男子遲疑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

「我不是京城人士,我出生在錦城,那裡離京城有五六百里!」

「哦!錦城,聽名字就知道是個很美的地方!」

「嗯!那裡的山水風物都很美,你要是有時間,可以去看一看!」一說起錦城,葉楓的心情就很好。

「聽說那裡有一個很有名的巷子,叫什麼來着?」丁墨搜尋起原主的記憶,撓了撓頭。

「楊柳巷,是前朝文聖楊鳳藻的故居,我家就住在楊柳巷東邊五里處的槐蔭巷裡。」

「……」

對於丁墨謠的每一個問題,葉楓都對答如流,舉止投足都顯得很坦蕩。

丁墨謠咽了口唾沫,準備問最想知道的問題。

「那個……你今天在山上怎麼樣啊?」丁墨謠下意識地看了看葉楓空空的腰間,心中忐忑。

他應該不是空手回來的吧?

「你是問我打獵的情況吧,很抱歉,山上的雪太厚了,所以我沒打到太多東西。」

「都在廚房裡堆着了,你去看看吧!」葉楓一臉抱歉地指了指廚房。

「沒關係!剛下過雪,你身上又有傷,就算打不到也是沒關係的!」

丁墨謠一邊向廚房走去,一邊出言安慰葉楓,其實也是在安慰自己。

能打到東西就不錯了,還要什麼單車!

可是當她推開廚房門的時候,眼前的一幕直接把她鎮住了。

廚房的地上擺了足有五六隻山雞,每一隻都很肥碩。

旁邊還放了幾把草藥,就是丁墨謠之前畫的那種。

呲溜!

丁墨謠下意識地咽了咽口水。

葉楓見丁墨謠站着沒說話,還以為她在嫌棄自己打得獵物少。

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這些你先湊合著吃,等過兩天我的腿好了,再給你打頭野豬回來!今天本來都射中了一隻,卻因為我身上有傷,被它跑了……」

葉楓感覺自己好沒用,臉都臊紅了。

「不少,不少,一點都不少,你真是太厲害了,竟然打到這麼多野雞!」

呲溜!

丁墨謠彷彿看到無數只雞腿在向自己招手!

「墨謠丫頭,你跟誰在說話,是你大剛叔又來了嗎?」

丁奶奶隱約聽到院子里有男人聲音,她怕丁墨謠吃虧,隔着窗子問道。

丁墨謠當然不能說實話,便同樣隔着窗子答道:

「是啊,丁奶奶,不過已經他被我打發走了,您只管好好休息,不要擔心!」

見丁奶奶不再言語,便知道她信了,丁墨謠轉過頭小聲對葉楓說道:

「咱們還是聲音小一點吧,免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我明白的!」葉楓小聲答應着,心裏卻在想別的事。

她也叫墨謠,好巧!

只可惜,另一個叫墨謠的女子已經在前不久自焚而亡,他回到家時,正趕上她下葬!

雖是夫妻一場,自己卻連除了妻子的名字以外,對長相、性情和經歷等等一無所知。

當初自己是被人下了葯,這才稀里糊塗地害了人家姑娘。

後來丁家人上門來鬧,說要退掉他與丁墨芳的婚事,要求他改娶丁墨芳的堂妹丁墨謠。

父親和嫡母迫於壓力,就同意了。

他本來與丁墨謠就不認識,沒什麼感情,所以對於改娶一事沒什麼意見。

可在成婚當天,拜完堂以後,有人跟他說,這一切都是丁墨謠自導自演的陰謀,目的就是跟自己的堂姐搶夫君。

一聽這話,他的火噌地一下就竄上來了。

當即脫了婚服,離開了封家。

現在想想,要不是自己當時意氣出走,說不定她就不會因為想不開而自尋短見。

正所謂死者為大,不管她之前所做的事有多麼的下作,可人已入棺,一切恩怨都該隨風飄散。

「對了!你肯定餓了吧!這兩個饅頭給你吃!」

丁墨謠回身去屋裡拿了兩個白面饅頭出來,打斷了葉楓的思緒。

葉楓卻無論如何都不要。

「我吃玉米窩窩就行,饅頭留着給你和裏面的老人家吃吧!」

「咦?你怎麼知道還有玉米窩窩?」丁墨謠詫異道。

「我方才回來時,見有人進來,來不及躲到廚房,所以就躲到了東屋的房樑上……」葉楓說著說著臉紅了起來。

丁墨謠一聽,嘴角立即抽搐了兩下。

那自己給姚氏畫的**圖豈不是全被他看見了?

想到這,她的老臉也是一紅。

為了避免尷尬,她假裝咳嗽兩聲,快速走進屋去拿玉米窩窩,同時倒了碗開水捧了出來。

葉楓顯然是很餓了,看見窩窩,也不客氣,拿到手裡就啃,三兩下就吃完了一個。

玉米面又干又粗,每一口,他都是直着脖子往下咽。

「別著急,喝點水潤潤!」丁墨謠說著把水遞了過去。

葉楓把最後一口窩窩塞進嘴裏,接過水一飲而盡。

「你沒吃飽吧?我再把饅頭拿過來?」丁墨謠小心地問道。

現在饅頭已經成了全家最後的口糧,她其實很捨不得。

只是葉楓打了那麼多野雞回來,總不能連飯都不讓人家吃飽吧?

葉楓通情達理地擺了擺手,「不用!我已經飽了!」

丁墨謠便沒再言語。

葉楓在廚房裡環顧一周之後,問道:

「請問菜刀在哪裡?我去把這幾隻野雞處理一下!」

「呃……家裡沒有菜刀……」丁墨謠慚慚地答道。

葉楓無奈地揉揉額頭。

「還好我身上有把長劍!」

「……」

葉楓的動作很麻利,很快燒出來一大鍋水,把殺好的野雞在裏面燙了,退了毛,用長劍割開,清理好內臟。

丁墨謠想上去幫忙,卻被葉楓拒絕了。

「你剛生過孩子,需要好好休息,你快進屋吧,這些活交給我一個人就行了!」葉楓說道。

「看你的舉止打扮,很像一個公子哥。沒想到你竟然什麼都會!」丁墨謠讚歎道。

「什麼公子哥!我的身份也只不過比下人高那麼一點點而已!」

葉楓的眼眸暗了下來。

「你別在這裡了,快進屋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