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 連載中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

來源:google 作者:未消殘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霆弦 劉嬤嬤 現代言情

機緣巧合之下,毓寧穿越了,開局她就坐上了花轎,只不過卻是嫁給了一個被人下了毒,如展開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章節試讀:

一時間,時間彷彿凝滯了。
毓寧怔怔地看着他,傅霆弦的目光在她臉上停滯片刻,薄唇輕啟,吐出一個冷漠的字。
「滾。」
這攝政王府的人都是什麼毛病,不會好好說話嗎?
不過此刻對於傅霆弦突然清醒的原因,遠遠蓋過了其他。
毓寧沒心思跟他打嘴仗,自顧自的把起脈來。
脈搏依舊崎嶇兇險,但比原先平滑了許多,體內的毒更是解了大半。
奇怪,她什麼都沒做,毒怎麼可能自己就解了?
還是有人在暗中幫忙?
傅霆弦看着毓寧的手搭在自己手腕上,可惜他身體動彈不得,眉目陰沉如冰,「滾——不許碰本王!」
「我就是想看看你身體是怎麼回事,不是要害你。」
毓寧對病人向來很有耐心。
然而就在她話音剛落,冷風就走了進來。
連看都沒看毓寧,直接噗通一聲跪在傅霆弦面前,「屬下見過王爺!
王爺,您終於醒了!」
傅霆弦還動不了,只是抬了抬下巴冷冷地開口:「讓她滾出去。」
「我……」 「王妃,請吧。」
沒等毓寧在說什麼,她直接被冷風趕了出去。
一出門就看到正在焦急等待的劉嬤嬤,毓寧連忙把傅霆弦的情況如實告知,劉嬤嬤聽完連連朝着蒼天跪拜,嘴裏念叨着老天有眼。
「王爺如今能夠醒過來,都是託了王妃您的福啊。」
「和我無關。」
毓寧想到傅霆弦的態度,心中頗為不忿。
就在這時冷風推門出來。
「劉嬤嬤,王爺有事要同你商量。」
劉嬤嬤拉着毓寧,「王爺有什麼話,王妃也是聽得的。」
冷風剛要阻止,傅霆弦冰冷淡漠的嗓音傳出——「讓她一塊進來。」
傅霆弦此時正倚靠在床邊,這樣的姿態原本該有些狼狽才是,可放在他身上,卻給他平添了幾分慵懶華貴,眉眼間帶着屬於上位者的睥睨之態。
毓寧再次對上他那雙如冰一樣冷漠的雙眼,光是看着就讓她如同墜入冰窖。
氣氛冷凝。
「劉嬤嬤,麻煩您轉告太妃,原先本王因為中毒昏迷不醒,這才有了這門荒唐的親事,如今本王已醒,這件婚事便不作數了。」
劉嬤嬤是看着傅霆弦長大的,對他自然了解。
這位攝政王面冷心軟,而且最為孝順。
「王爺,這件婚事雖是太妃的意思,可她也是為了你好,不想看你身邊連個知心的人都沒有。」
劉嬤嬤語重心長地說道:「太妃時常老說自己年紀大了,最放心不下您,您難道忍心看到太妃再為您憂心嗎?」
劉嬤嬤把太妃搬出來,傅霆弦果然沉默了。
片刻後,他才淡淡開口:「那便依太妃的意思吧。」
毓寧挑了挑眉,看來這傢伙雖然冷得像塊冰,但確實孝順。
傅霆弦把其他人都打發出去後,只留下毓寧一人。
二人獨處,他身上冷漠的氣息愈發明顯,連看着她的眼神都帶着幾分厭惡。
那雙如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眯起,彷彿下一秒就要將她吞噬。
毓寧下意識後退一步。
傅霆弦面無表情地看着她,語氣涼的沒有溫度:「為了太妃的身體,本王可以暫時容許你留下,待太妃重回寺廟清修後,這門婚事便作罷。」
毓寧鬆了口氣,燦然一笑:「王爺放心,這也是我所希望的。」
她所希望的?
難道跟他這個攝政王成親,還委屈了她不成?
不知為何,傅霆弦的內心升起一股煩躁,眉目更加冷沉下來,「既是如此再好不過,屆時本王會滿足你一個要求。」
心裏的負擔沒有了,毓寧的心情自是放鬆下來,調侃道:「若我想要的是王妃的位置呢?」
現在又想要王妃的位置了?
傅霆弦眸色深深:「大燕朝的王爺不下十數位,除本王外,你想要嫁給誰本王都可讓你如願。」
毓寧挑了挑眉,她沒有再嫁人的心思,但就怕她沒懷上傅霆弦的孩子,這段婚事太妃不會尚罷甘休。
…… 傅霆弦醒來後,府里就為她單獨準備了一間房,沒了外人在,毓寧可以隨意出入空間了。
她現在對於新開放的兩層空間如饑似渴,迫不及待的想要研究那些醫書,好在她和傅霆弦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對方身體還沒好,卻每天都有處理不完的公務。
毓寧這兩日則是快樂的吃吃喝喝,把醫書的古方子研究了七七八八。
「王妃,後廚師傅新做了幾道菜,劉嬤嬤請您去品嘗一下。」
毓寧正在餵魚,一個模樣乖巧的小丫頭過來稟報。
「好,你帶路。」
毓寧跟着丫鬟進了一間房,並沒有看見什麼菜品,反倒是房間正中點燃的燭火,看起來分外扎眼。
淡淡的香氣讓毓寧瞬間警醒,就在她要轉身出門的時候,那個小丫頭卻乾脆利落的關上了門,隨即傳來落鎖的聲音。
居然有人趕在王府里這樣對付她?
毓寧的眉眼沉了下來,真當她是軟柿子認人捏嗎!
就在這時,房間里卻忽然傳來一道幾不可聞的粗喘聲。
毓寧回頭一看,不遠處的床榻上正坐着一個人,修長的身形,即便髮絲凌亂也是難言的俊美,額間沁着薄汗,眼角還泛着一抹淡淡的紅。
這是……該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傅霆弦難得的狼狽,儘管看毓寧的眼神依舊冷淡,可身體的反應卻騙不了人。
素來冷得像冰又兇巴巴的傢伙露出這樣的姿態,讓人難免會起逗弄之心。
毓寧上前一步,「哎呀,王爺怎麼如此狼狽?
衣衫亂了還滿頭大汗,需不需要我叫人過來?」
傅霆弦眼睛通紅,看着毓寧的眼神無比兇狠,他伸出手狠狠一扯,毓寧便被他壓在身下。
毓寧這才有點慌,剛要從空間找出解藥強行塞到傅霆弦嘴裏,卻發現為時已晚,她的雙手都被他死死遏住,無法動彈。
同時,她身上那種燥熱的感覺也快速傳遍全身,如同蝕骨之蟻,毓寧很快便臉頰發燙,整個人止不住的喘息起來。
遭了,這下玩脫了!
她抬頭看向傅霆弦,那雙素來冰冷的眼眸里,此刻帶着如火般的滾燙深邃,幾乎要將她整個吞沒。
次日清晨,毓寧在腰酸背痛中醒來,剛一睜眼就被一個巴掌打的大腦一片空白。
啪——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