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雄霸天下之我的六個師姐
雄霸天下之我的六個師姐 連載中

雄霸天下之我的六個師姐

來源:google 作者:五戈之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五戈之論 林陽 都市小說

十八年前,唐婉秋的師父抱回來一個襁褓中的男嬰兒,告訴她們六個師姐妹,這是她們的師弟,也是她們此生最重要的人,這個嬰兒名叫林陽從此,唐婉秋和她的五個師妹的命運就開始註定了,不,其實從更早時就已經註定了,此生必須和林陽捆綁在一起,這也是她們的使命這一切,當然都是為了那個計劃!展開

《雄霸天下之我的六個師姐》章節試讀:

林陽面色如常,嘴裏噙着笑意,鎮定自若的喝着茶水,不但不看那個被打碎的茶杯,連供奉老王也懶得看一眼。

供奉老王,看見林陽的這般樣子,眉頭一皺,臉色更冷了。

緩了緩,老王朝林陽走了過來,舉起手掌按住林陽的肩膀,「這位公子,王某想向你討教幾招,不知意下如何?」

不待林陽回答,一股雄厚的勁氣從老王的掌心衝出來,直朝林陽的肩膀而去。

林陽臉含笑意,不驚不慌,暗自運轉了一下降龍神功,一股氣勢磅礴之勁自丹田處洶湧而出,直衝肩膀之上,不但化解了老王的勁氣,還把他的手掌直接從肩膀上震開。

老王心頭大駭,自己雖然只用了五分之力,但是可以輕易化解的自己內勁的,整個南山州不出十人之數,這個年輕人坐在這裡,連動都不動一下,就風淡雲輕就化解了自己的內勁,而且還把自己的手掌震開…

供奉老王,一臉震驚的站在了一旁,一下子竟然說不出話來。

「王叔,不坐下喝杯茶么?」 林陽神情自若的問他。

王叔驚醒過來,苦笑了一下,對林陽抱拳說道:「公子果然是少年出英雄,王某剛才唐突,多有得罪了。」

「哪裡哪裡,王叔你謙讓了。 」林陽不動聲色回了一句。

王叔回頭朝童雪兒父女二人微微頷首,說了一句讓兩父女震驚的話:「剛才我試了一下,林公子的功力在我之上,小姐,是我錯了。」

不是吧,你老王可是化境期高手啊。

儘管童雪兒知道林陽武功修為不錯,但老王自認不如,還是讓她有點目瞪口呆。

童雪兒的父親也一臉震驚地看着林陽,正想開口說點什麼。這時,一個下人慌慌張張跑過來,「童先生,不好了,家主他又犯病了。」

「什麼?老爺子他又犯病了?」 童先生急忙站起來,往老爺子房間趕去。

童雪兒來不及和林陽說什麼,也連忙和她父親一起跑了。

供奉老王看了林陽一眼,也跟着小姐和童先生走了。

整個大廳只剩下林陽一個人,他想了想,反正一個人在這裡也無聊,不如去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就站起來,朝剛才童雪兒他們的方向跟了過去。

童家家主童江,臉色蒼白,捂住胸口,靠在自己的床上。

「父親,您的舊傷又發作了?」 童先生一臉焦慮地問道。

老爺子有點氣喘地微微點頭,一絲冷汗滲出了額頭。

「爺爺,我馬上通知劉神醫過來,讓他給你治療。」 童雪兒着急地拿出手機,準備撥打電話。

「雪兒,沒用的,劉神醫瞧過了…」 童老爺子斷斷續續說道。

「老爺,前幾天有個名醫從京師過來南山州,我現在就去尋他過來,給你好好的治療一下。」 供奉老王心裏也是很焦急。

童老爺子擺了擺手,「沒用的…」

童老爺子知道,自己身體這個問題,藥石無效,看了也是白看,就是坐地等死而已。

正當這幾人擔憂着急的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他是練功時不小心堵塞了經脈,那些醫生醫治不了的。」

眾人回頭一看,發覺說話的是林陽。

童老爺子眼睛一亮,內心一震,這麼多醫生都瞧不出原因,這個年輕人一眼就看出來問題的癥結所在,不簡單啊。

「這位小友是…」 童老爺子連忙問道。

「爺爺,這是我剛認識的朋友,林陽。」 童雪兒解釋了一下。

「林公子,老爺的病情,你可有辦法?」 老王急切地問林陽,經過剛才的武試,現在他對林陽可是高看了一眼。

林陽笑了笑,回答說:「就是阻塞了經脈而已,打通了就是了,這個是小問題而已,給我十分鐘時間,就可以治療好。」

童雪兒杏眼一瞪,「林陽,我承認你武功好,但這個是我爺爺,他的毛病已經有些年頭了,大夫都看不好,請你不要搗亂。」

「林公子的心意我們領了,但是事關我父親身體的安危,不容馬虎,請出去吧。」 童雪兒的父親沉着臉說道。

林陽雙手一攤,眼皮一翻,「我是好心幫忙,你們不信拉倒,那我出去了。」

林陽說完,轉了個身,就要步出了房間。

童老爺子連忙開口:「小友請留步,老頭子的身體你真能治好?」

林陽點點頭,「可以,小事一樁而已。」

童老爺子心裏暗忖,這個年輕人能一眼看出自己的問題,肯定有他過人之處,既然他說有辦法治好,不妨信他一回,就死馬當做活馬醫吧。

「麻煩小友,為老頭子診治。」 童老爺子請求林陽。

「父親,這個…」 童雪兒的父親連忙制止。

「爺爺,不可。」 童雪兒急忙對爺爺說道。

童老爺子沒有理會他父女倆,繼續對林陽說:「小友,請為老頭子治療…」

林陽心裏暗笑,還是你這個老頭子有點眼力,本公子就為你診治一番。

在眾目睽睽之下,林陽大方走到童老爺子身邊,「老爺子,把後背轉過來。」

說完,扶着老爺子,緩緩的把身子轉過來,後背朝向林陽。

林陽運轉丹田,伸出一根手指,氣隨指動,快速地點了後背的幾個穴位,再把老爺子的身子轉過來,又點了胸前幾個穴位。

點完了幾處穴位後,林陽把手掌覆蓋在童老爺子頭頂的百會穴,丹田運轉,一股常人看不見的金色氣流沿着百會穴,俯衝而下,不斷洗涮着老人身體各處的經脈。

這個點穴滌盪功法,林陽的師父只傳給他一人,連他的師姐都沒有資格學習。

這時的童老爺子眼睛緊閉,臉色一會蒼白,一會鐵青,變幻莫測。

童雪兒在旁邊瞪着林陽,「哪有你這麼治療的?你究竟會不會治?我告訴你,我爺爺如果有三長兩短,我不會放過你。」

林陽沒有理會童雪兒,繼續全神貫注地為童老爺子治療。

童雪兒話音剛落下不久,「 噗噗 」 童老爺子就連吐出兩口黑血,而隨着兩口黑血吐出,他的臉色開始變得紅潤起來。

片刻後,林陽收起了手掌,童老爺子也緩緩睜開了眼睛,一抹精光掃射出來。

「哈哈哈,經脈打通了,我好了!」 童老爺子激動得大笑起來。

「小友大恩,請受老夫一拜。」 激動過後,童老爺子就要在床上跪下,對林陽叩拜感謝,林陽馬上扶着他說道:「老爺子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

此時的童老爺子聲音洪亮,已經沒有了那種病懨懨的感覺。

「父親,您真的好了嗎?」 童先生有點不敢相信,關切的問道。

「好了,好了,我不但身體好了,而且藉助小友內功之力,我又衝破了一個境界。」 童老爺子滿臉激動的說著。隨後,舉起了手掌向著遠處屋角里擺放的大花瓶,用力一揮,一股磅礴的力道直衝而去,「嘩啦啦」 大花瓶破碎一地。

林陽助童老爺子順利突破化境期。

林陽就動那麼幾下子,不但讓童老爺子身體恢復,還能幫助他提升一個境界,如此神奇的手法,消息一旦傳出外面,將會掀起什麼樣的驚天駭浪?

屋子裡,童先生父女和供奉老王,內心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等回過神後,童雪兒的父親轉身對着林陽鞠了個躬,神情激動地說:「林公子,感謝你治好了我的父親,剛才多有得罪,請諒勿怪。」

林陽連忙擺手,「童先生不必客氣。」

供奉老王此時看林陽的眼光,既震撼又恭敬。

「林陽,我剛才…」 童雪兒臉色通紅,扯着衣角,不知道說什麼好。

林陽擺了擺手,「你這個女人,擔心爺爺安危,人之常情,我不怪你。」

「之安,傳令下去,準備擺宴,我要請林小友一醉方休,好好的感謝林小友。」 童老爺子命道。

「是,父親。」 童先生立刻應聲。

接着,童雪兒陪着林陽離開了房間,童老爺子則把兒子和供奉老王留下來說話。

來到了外面,童雪兒滿臉激動地對林陽說:「林陽,今天真的感謝你。」

「感謝我,用什麼感謝我?以身相許嗎?」 林陽決定逗她一下,童雪兒一聽,整個臉蛋紅得像喝了酒一樣。

「做不到嗎?做不到就不用感謝了。」 林陽說完,一雙眼睛故意望向它處。

「林陽,那個,你就是個壞蛋…」 童雪兒輕聲說完,就紅着臉跑開了。

卧槽,不是說城裡的姑娘挺開放嗎,本公子就調個情,你跑什麼跑? 林陽一臉黑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