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系統全點魅力,我不用努力了?
系統全點魅力,我不用努力了? 連載中

系統全點魅力,我不用努力了?

來源:google 作者:此間良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楓 此間良月

一朝穿越,楚楓來到波譎雲詭的玄幻世界,成了一位鐘鳴鼎食之家的紈絝子弟在這個世界,儒釋道為正統,妖魔鬼怪為異端,超凡與危險並存楚楓得到了穿越者福利,覺醒了好感度系統,通過提升別人好感度從而獲得隨機屬性點本以為靠着系統可以秒天秒地秒空氣,楚楓卻發現這系統很不正經每次他好不容易提升別人的好感度,系統強制獎勵加點魅力我要魅力有何用?我要力量,我要敏捷,我要體質……隨着魅力不斷提升,楚楓發現刷臉就能輕易獲得對方好感度,靠魅力就能蹭蹭漲對方好感度特別是系統多了特殊人物特殊獎勵的功能【叮!圓通法師好感度達到二星,觸發二星特殊獎勵,獲得佛門神通《大光輪降魔咒》】【叮!當朝首輔好感度達到三星,觸發三星特殊獎勵,獲得三丈浩然正氣】【叮!道尊好感度達到一星,觸發一星特殊獎勵,獲得道門神通《道法自然》】於是,楚楓走上了不斷從特殊人物身上薅羊毛的不歸路展開

《系統全點魅力,我不用努力了?》章節試讀:

【擊殺怨魂『人皮鬼』,獲得造化點10點】

「這好像比我想像的更弱?」

楚楓露出愕然之色,他原以為與這廚娘陳氏會來一番苦戰,沒想到戰鬥結束快的讓他猝不及防。

楚楓不知道的是,《金剛經》乃是佛門頂級護體神功,所修鍊出的佛氣極其精純,對鬼怪非常克制。

雖然他修為只是九品武僧,但依靠《金剛經》,其真實戰力已然超過九品。

嗖嗖嗖!

廚娘陳氏一死,人皮鬼們陡然暴動,獰叫着撲向楚楓。

瞬息間,楚楓就被十幾頭人皮鬼淹沒。

唐語彤、王石臉色大變,他們幾乎同時提劍衝去,支援楚楓。

當兩人臨近的時候,一抹幾乎亮瞎眼的金光,自人皮鬼們深處湧出,而且越來越熾烈,越來越龐大。

唐語彤眼皮連跳,毫不猶豫地帶着王石往後撤去。

當兩人後撤瞬間,十幾頭人皮鬼發出凄厲慘叫聲,紛紛拋飛開來。

而唐語彤和王石終於看清了金光的源頭。

這是一道高速旋轉的金輪,金輪表面銘刻着密密麻麻的金色梵文。

無數梵文在金輪之上不斷躍動着,仿若活蹦亂跳的金蝌蚪。

在金輪之下,楚楓傲然而立,他右手捏訣,左手合十,在金光之下,寶相莊嚴,宛如真佛。

【唐語彤好感度+30】

【王石好感度+25】

「好強!」

唐語彤、王石兩人幾乎看呆了,好感度蹭蹭地暴漲着。

此刻,楚楓雙眼開闔,捏訣的右手屈指輕彈。

只見頭上的巨大金輪,分化出十幾道小金輪,迅速追擊着周圍十幾頭人皮鬼。

砰砰砰!

小金輪所過之處,人皮鬼毫無反抗之力,紛紛被湮滅。

【擊殺怨魂『人皮鬼』,獲得造化點10點】

【擊殺怨魂『人皮鬼』,獲得造化點10點】

……

「大光輪降魔咒的威力,有些超乎我的想像啊!」

楚楓自然看見周圍的一幕,心中又驚又喜,他沒想到『大光輪降魔咒』威力竟如此強大。

十多頭人皮鬼,在『大光輪降魔咒』下,毫無反抗之力。

而且,楚楓擊殺人皮鬼獲得的造化點更是達到160點。

【唐語彤好感度+5】

【唐語彤好感度+5】

……

與此同時,楚楓發現唐語彤對他的好感度,不斷地增加。

僅僅這麼一會兒,唐語彤對他的好感度,已經突破兩百了。

「楚公子,你好厲害啊!」

唐語彤湊近而來,妙目熾熱地打量着楚楓,面頰酡紅,思緒則是一下子飄遠了。

難怪楚公子一定要跟來,他肯定是擔心我的安危,所以跟在我身邊是想要保護我,他對我真好。

我該怎麼報答他呢?要不要以身相許?

以後如果生男孩,我希望他一生平安喜樂,幸福美滿,就取名叫楚平安;如果生女孩,我希望她貌美如花,絕代風華,就取名叫楚風華。

王石走上前來,鄭重地對楚楓躬身一禮,道:

「楚公子,多謝救命之恩,還有我要為我之前的無禮鄭重道歉!」

楚楓擺擺手,道:「此時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們繼續前進,到時候還要兩位協助!」

唐語彤、王石兩人連連點頭,不知不覺間,兩人開始以楚楓為主心骨。

「走!」

楚楓帶着兩人,越過大堂,朝着後廳而去。

解決掉大堂的人皮鬼後,大堂周圍的灰氣也已經散去,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

後廳,主廂房內。

楚人美與丫鬟春兒抱在一起,蜷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除了兩人以外,主廂房的房樑上,懸吊著八具屍體。

這八具屍體都是楚府的年輕丫鬟,有些是伺候戚水芸的,有些是楚人美的丫鬟,也有些是楚楓的通房丫鬟。

床前梳妝台前,一道曼妙的身影正端坐着,拿着梳子梳理着柔順而漆黑的長髮。

「這些丫鬟真的越來越不中用了,化個妝都不會!」

忽地,梳妝台上的曼妙身影,停下了動作,輕輕轉過頭,看向角落的楚人美和春兒。

她,正是楚楓的後媽戚水芸,也是楚人美的生母。

戚水芸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但保養得極好,肌膚雪白,吹彈可破,眉眼間褪去少女的稚嫩,反而多出了成熟而嫵媚的風韻。

「人美,你是最懂娘的!來,幫娘化妝,只有妝化的美美的,娘才好出去見人!」

戚水芸對着楚人美露出溫和笑容,但這個笑容在楚人美眼中,卻顯得陰森可怖。

她可是親眼看見,房樑上的八名丫鬟是因為沒有化出理想的妝容,就被某種無形力量勒死,吊在房樑上。

「娘!你到底是怎麼了?」

楚人美哭得稀里嘩啦,艷麗白皙的臉頰上,掛着兩行淚痕。

戚水芸臉上笑容不變,對着楚人美勾了勾手指,楚人美就被一股無形力量推着走向戚水芸。

「乖!女孩子不能哭知道嗎?會把妝哭花了的!」

戚水芸溫柔地抹掉楚人美的淚痕,將梳子、胭脂盒等遞給楚人美。

與此同時,懸吊在房樑上的八具丫鬟屍體,陡然睜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楚人美。

楚人美貝齒輕咬,深吸一口氣,硬着頭皮接過梳子、胭脂盒等。

她先拿起梳子,捧起戚水芸的青絲,緩緩梳了起來。

一邊梳着,楚人美一邊看向鏡子,然後,他看見鏡子里倒映的影子根本不是美貌艷麗的戚水芸。

這是一張極端醜陋猙獰的臉頰,她眉毛蓬亂、牙齒塗著黑漿,一雙眼睛漆黑一片根本沒有眼白。

楚人美嚇得右手一抖,梳子掉落在地。

「怎麼了?」戚水芸轉頭看向楚人美。

與此同時,鏡子中的妖怪,那雙漆黑的眼眸同樣直勾勾看向楚人美,嘴角裂開,露出滿是黑漿的尖牙。

楚人美連忙低垂下頭,不敢去看鏡子,強自鎮定,彎腰撿起梳子,輕聲道:

「娘你太美了,讓女兒驚艷,剛才一激動,梳子就脫手而出了!」

戚水芸聽得很高興,頭又轉了回去,看着梳妝鏡,繼續孤芳自賞。

而鏡子中的妖怪,同樣收回了目光,裂開的嘴重新合上。

「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鏡子中的是傳說中的妖怪嗎?娘親就是被它控制?丫鬟們都是被它所殺?」

楚人美心亂如麻,她不敢再看鏡子了,而是目光低垂,認真地為戚水芸梳頭。

在這一刻,楚人美心中滿是絕望。

她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能救得了她。

難道她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楚人美腦海中浮現出很多面孔,向來嚴肅不苟言笑的父親楚**、活潑可愛喜歡搗亂的弟弟楚鴻飛、紈絝不羈喜歡惹禍的哥哥楚楓……

但她知道,現在沒人能救得了她。

哥哥和弟弟都只是普通人,而她的父親肯定有辦法,但遠在京城,遠水解不了近渴。

當楚人美仔細為戚水芸化完妝後,戚水芸捧着臉,對着鏡子仔細端詳着。

然後,戚水芸柳眉緩緩皺了起來,臉色冷了下來,道:「人美,真可惜,你化的妝離我要求還差不少。」

楚人美臉色唰的煞白起來,然後她看向鏡子。

只見鏡子中的妖怪,轉頭直勾勾盯着楚人美,嘴角緩緩裂開,越來越大,塗滿黑漿的尖牙倒映在楚人美的眼睛中。

楚人美想要尖叫,發現喉嚨被什麼堵住,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她想要逃跑,卻發現四肢關節僵硬,無法動彈。

死亡的陰影,正一步步地籠罩楚人美。

楚人美只能無助的哭泣,孤單、弱小又無助。

砰!

忽地,昏暗的廂房門,陡然被一道巨力撞開,一道身影從外面沖了進來。

「大哥……」

楚人美認出了這道身影,不知為何,恐懼的心忽然寧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