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匪之王
修匪之王 連載中

修匪之王

來源:google 作者:念字成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念字成詩 江牧之

天道不公,大爭之世,且看江牧之如何起於微末,破滅大界,成為讓人聞風喪膽的修匪之王,開啟大修匪時代!「兄弟們,快搶!」「兄弟們,快跑!」「尼瑪,怎麼跑的比我還快!」「我鞋,我鞋誰給我踩掉了」展開

《修匪之王》章節試讀:

「這位道友能否放了我們老三,你此刻佔了上風,卻並非真的拿捏住了我等!」 靈姐邊說,邊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瓶化靈水飲用。

「哦!倒是個有仁義的大姐頭,你說的不假,我的確沒有十全的把握,這個書生只怕還有不少看家手段,他只要拖着我,等你化開藥力,我是必死無疑了。」 江牧之說道。

「知道就好,你既然是門派弟子,又何必對我等散修如此咄咄相逼。」 鄭元宏盯着江牧之,一副氣憤不平的樣子。

「但是即便我被你二人殺掉,你們這老三卻是定然死在我前面的!」 江牧之雖修道日淺,但卻性格堅毅,即使對峙三名修匪,也是不卑不亢。

「既然道友說得如此透徹,想必是不想魚死網破了!」 靈姐不斷驅使體內靈力衝破那固靈散束縛之力,一面看向江牧之。

「是。第一,我要加入你們,做個修匪。第二,你必須吃下我手中一粒丹藥,性命交到我的手上。」

江牧之一語驚人。

「你要做修匪?和我們這樣的?你腦子被門擠了吧,我們想加入門派還進不了呢!」 鄭元宏訝然道。

「老,老大!不可,不可吃他的丹藥,你們殺了他,替我報仇!」吳老三悠悠醒轉,聽到江牧之的話,急切說道。

「你確定?」靈姐看着一身衣服已被染成血色的吳老三,卻是在問江牧之。

「是」 江牧之點了點頭。

「好,你把丹藥給我吧!」 靈姐神色淡然。

江牧之一彈指,一枚藥丸飛向對方。

「這是黃階一品丹藥,冥蘭丹,此物藥力非築基中期不可解,而且還需配合錦蘭宗宗門心法才能根除。服下此丹,你我性命相連,我們就有了信任的基礎。」

靈姐一把抓住丹藥,吞入口中煉化。

江牧之感覺到一道無形鎖鏈在靈姐和自己身上建立起來,自己可隨時破滅對方丹田氣海,才安下心。

「你回去吧,別一會兒流血流死。」江牧之順手扯下了吳老三的儲物袋,一把將他扔向鄭元宏,書生急忙接住腹部穿了兩個窟窿的老三。

「重新認識一下,我是錦蘭宗弟子江牧之。」江牧之朝向三人言道,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哼!你做老二,走吧,回我們的據點。」靈姐顯然心情不是很美麗,扭頭御劍離去。

「走吧,肥羊,既然我們着了你的道,就認栽了。」鄭元宏嘟囔一句,抱着老三隨之飛走。

「呵呵!那好!」 江牧之手中拿着吳老三的儲物袋,上下丟來丟去,尷尬道。

正在這時,他掛在胸口的那塊玉佩,突然盪起微光,竟在剎那間融入了江牧之的體內。

「盜!道!天道死,萬物難存,周回輪轉,大界興滅!方非亂世無以成大業,非成仙無以…..,著此 《盜天經》,有緣人得之,當奉我之道為根本,夜夜苦修,早日大成。」

一段文字出現在江牧之識海之中,隨之則是如狂風驟雨般烙印而來的經文,以他如今修為,難以承受這等威壓,身體幾乎要崩潰。幸好,那經文似有覺察,雖還在烙印之中,但卻隱藏了後續內容,威壓大大減輕。

說不得是一剎那,還是永恆,江牧之得到了他修道以來的最大機緣,至於他今後如何飛黃騰達,讓諸界震顫,大能畏懼,則是後話了。

「你還在那幹啥,莫非痴傻了不成?難道還要我背着你?」 隨着鄭元宏的一句罵聲,江牧之被拉回到了現實。

「這《盜天經》?罷了,待安頓下來再研究。」 左手撫摸着脖頸處空蕩蕩的掛繩,江牧之心道。

一行四人在空中飛行是十分扎眼的一件事,尤其是氣氛如此古怪,其中兩個是傷員的隊伍。

「肥羊,你按我等手法掐訣!老三,你幫老四隱匿。」靈姐扭頭向身後三人說道。

「好!」鄭元宏答話。

只見靈姐十指翻飛,很快一層淡淡的藍色光罩就出現在她身邊,將她罩在其中,身形漸漸隱去,但還能看到些模模糊糊的光斑。

鄭元宏二人,也如此行事。江牧之雖不知這術法的名字,但是有樣學樣,也學得生出了一個光罩,只是沒有那三人的隱匿效果強,還能透出人影。

「好,如此便安全些了。」靈姐答道。

四人不大功夫就回到了江牧之選擇的藏身山洞附近,卻是沒有停留,再往西飛了十幾里路,飛到了一處低矮山峰前。

靈姐驅動靈識,掃視了設置的一些陷阱法陣,見並未觸發,才安心走到一處山石前,將那石頭移開,露出來一個只容一人鑽行的洞口。

「進來吧,肥羊,跟緊點。」靈姐說道,自顧自地鑽進洞口。隨後那老三老四也隨之鑽了進去。

「這地方?」江牧之十分頭疼,也有點想笑。

合著自己把藏身地選得離這些人這麼近,雖不知他們是怎麼盯上自己的,但想來就是今天沒碰上,早晚也會碰上。

山洞入口雖小,內部卻是另有乾坤。

江牧之順着那洞穴走了近一個時辰,視野逐漸開闊起來。

此刻已深入山腹,洞內黑壓壓的,不過修士有修為在身,卻是和白晝無甚區別。江牧之感到腳下一涼,同時聽到嘩嘩水聲,原來他跟着幾人踏入了一條地下暗河,水深四五丈的樣子,十分幽深。

而河岸之上,是一個黃澄澄如鍋蓋的陣法光幕,其中有三個小院子。院中各有石屋,少許靈花靈草稀稀拉拉地分佈在角落,竹子等凡俗植物卻是不少,將此地襯得十分清幽。

「肥羊,這裡是我們的家,雖然你以卑鄙法子要挾着加入了我們,但現在卻是沒有你的屋舍,你自己搭建吧。我們先各自養傷去了。對了,我叫趙靈兒,平日行動之時,可以跟着他們喊我靈姐。」 趙靈兒捂着臂膀受創之處,她的靈力已恢復得七七八八,只不過如今受丹藥所制,也沒有發難。

趙靈兒挪步回了屬於自己的小院,鄭元宏瞪了一下江牧之,便拖着重傷的吳老四去石屋養傷去了。

江牧之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見三人冷冷淡淡的態度,十分心虛。

「這倒比我選那地方強多了,如此隱蔽,還有地下暗流可供逃竄。仔細想來,若這三人昨日夜裡直接堵我到那山洞裏,豈不是凶多吉少,幸而他們只想少費點力,哄騙於我!」江牧之回想昨日,有點後怕。

修真界,殺人越貨,陰謀詭計乃是常事,雖然江牧之已經十分小心,但這第一次遇到修匪,就被別人處處壓制,可見想再踏修行路,他需要學的還有很多。

「錚!」一聲劍鳴!江牧之喚出了血蘭劍。

此地皆是山石,他也不想和那三人擠在一起,於是選擇了自己在石壁上開闢石屋,而不是搬運山石,在那光幕中搭建小院。

一個半時辰後,一個粗略雕琢的石屋就出現在了石壁里。

他選擇的這個位置,離河岸較近,離三人小院稍遠。

此地不見日光,江牧之掐指一算,已是子時了。

鑽入石室內,從儲物袋中取出蒲團,他盤膝一坐,開始整理今日經驗教訓,當然更重要的,是那玉佩變成的《盜天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