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人從來不講感情
修仙人從來不講感情 連載中

修仙人從來不講感情

來源:google 作者:舅這德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獨夫 奇幻玄幻 舅這德性

悟性太差?那就收個徒弟來補就好了根骨不行?那就換骨重塑!氣血虧空,那就吃補血大葯!壽數不行,那就奪天人之壽!這世上,誰都不能阻我大道!我,便是要做那長生久視、世間唯一、高高在上的周獨夫!展開

《修仙人從來不講感情》章節試讀:

周獨夫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微微抬頭,目光刺向不遠處濃墨似的黑霧中。

只見黑雲翻滾處,一個人影高高站在雲端,破除層層陰翳,披掛神駿,身若飄彩,宛如仙人在世,將淡漠的目光由蒼穹望向大地!

在場村民見到此等景象,如同擊中雷電一般,紛紛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口中念念有詞,祈禱仙人庇佑。

「仙,仙人……」

孟張氏也是一臉茫然,面對這位從天而降的仙人,她內心卻存不下一絲恐懼,只是眼神漸漸渙散,幾近崩潰。

王婆婆眼眸更低,不敢抬頭。

袁術半跪於地,以示尊重,心中也是凜然一片。

「世間螻蟻皆坐井觀天,行動不過一尺,不識廣大,可知這世上還有仙人?」

說著,他信手一招,一道銀波自地下衝出,瞬時飛至他的掌心。

「這是仙師!仙師啊,仙師在上啊!」

「仙師在上!請受老朽一拜!」

「仙師啊,仙師啊,我竟然見到傳說中的仙人了!」

「廢話少說!趕緊跪下!萬萬不能惡了仙人!」

張仲景面無表情,只是眼睛微微眯起,目光掃過全場,嘴角帶着一絲戲謔的笑意。

就在這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出現了。

「仙人,就能草芥人命嗎?我兒到底做錯了什麼!你憑什麼殺他?」

張仲景嘴角的皺紋漸漸收起。

「你說什麼?」

聲音森冷。

徹寒入骨。

一股無形的威壓徐徐瀰漫在場間。

只是一剎那,萬籟俱寂。

撲通。

孟張氏感覺背上壓了一塊石頭,全身忍受着難言的痛苦,忽然,只聽一聲沉悶的響動,她**着跪倒在地。

「大膽,孟寡婦你竟敢對仙人無禮!還不跪下,磕頭謝罪!」

有頭腦清醒的人卻驀然驚醒。

「禍事,禍事,這位仙人定是為冤死的官人報仇來的!」

「是啊,仙人降下天威,滅殺了目無王法的長壽小子……」

「我等無意冒犯天威,還望仙人饒命啊!」

孟張氏全身顫抖,她強行抑制內心的恐懼,哆哆嗦嗦道:

「你既然是仙人,為什麼要跟我們這些凡人過不去!為什麼,為什麼要對壽兒不利?」

陳仲行好像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他笑得前俯後仰。

「哈哈哈,你區區凡人,竟敢與我這般說話!」

附近的村民附和道: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仙人這是為民除害!這是天大的好事啊!」

「那可是仙人啊,你一介凡人豈敢造次!」

「還是認了吧,早點把你家孩子收殮安葬才是正事啊。」

「你兒子就是因為你才死的,你可別再犯傻了,免得也步了你兒子的後塵。」

陳仲行指了指一旁的周獨夫,殘忍道:

「你們倒是識趣!可惜有些事情只要犯下便已經無法挽回了!有句話他說的沒錯。」

「你們都得死!」

「我,我們什麼也沒幹吶,都是孟家這個小子惹的禍,是他殺了那位大人,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饒命吶大人,我們和這個孟家小子一點關係都沒有啊,跟那位死去的大人也沒有半點關係,您就發發慈悲放過我們吧。」

「是啊是啊。」

周獨夫冷眼旁觀着這一切。

在孟張氏供出他後,他就明白。

這些一起生活了兩年的村民,一個個都是明哲保身的吝嗇鬼。

莫說他本就對他們沒有感情,就是有感情,被他們這些舉動一鬧,也慢慢的煙消雲散了。

沒有一絲愧疚。

王婆婆看着面若寒霜的周獨夫,心裏暗暗嘆了一口氣,沉默着沒有說話。

事態發展到如今的地步,周獨夫也無心再摻和了,他走到王婆婆面前,低聲道:

「這個村子已經容不下我了!我該走了!」

他這一發聲,卻讓在場的眾人有些發懵。

「他不是啞巴吧?怎麼能說話了?」

「對啊,他不會是包藏禍心吧。」

陳仲行業反應過來,他怒喝出聲。

「想走?沒那麼容易!」

周獨夫背對着他,忽然問道:「你是仙人?」

「哼!」

陳仲行冷哼一聲。

一道銀光隨着他的喝聲飛射而出,攜帶着奔雷之勢,直衝周獨夫而去。

周獨夫沉默了一會兒。

「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幾分本事—敢稱仙人!」

話罷,他雙目微微闔起,一念自眉間起,貫通周天經脈,氣走丹田,然後充盈全身。

袍袖微微鼓漲,無風自動,宛若風中飄絮。

陳仲行眉頭微微皺起。

「你也是修行中人?」

「我可不是仙人。」周獨夫嘴角帶着淡淡的嘲諷。

陳仲行臉色難看。

「你膽敢羞辱於我?」

「你的廢話可真多!」

他回首緩緩看向天空中高高在上的陳仲行,然後一指抵出,抵住即將到達眼前,距離額頭只有一寸的劍尖。

劍尖微微顫抖,最後僵停在額前,再也動彈不了。

即使陳仲行再怎麼運轉靈氣,那把劍卻再也無法前進一尺。

陳仲行臉色大變。

周獨夫眼神深處帶着一絲不易察覺的驚訝。

「修仙門派里的一竅劍心,原來這麼弱的嗎?」

「你的境界——」

陳仲行見飛劍被制,心中焦急萬分。

顧不得其他,急忙自襟前取出一張土黃色的符籙,口中疾呼一聲。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萬法真君急急如律令!疾!」

符籙肉眼可見的變大,然後砰的一聲,變成一道陰厲的風刃,直直斬向與飛劍對峙的周獨夫。

「符籙!」

這世界果然有符籙。

周獨夫稍稍提了下神,心底里對這個世界多了一分認知。

面對未知的事物,他通常都會全力以赴。

他表面上雖然看起來雲淡風輕,但內心卻時刻緊繃著,不敢有一絲輕視。

這可是他第一次與修士對戰。

他只是想試探一下當今世界修士的實力。

畢竟以後面對修士的場合估計不會少。

可現在不必了。

這個修士已經黔驢技窮了。

沒必要繼續糾纏。

太弱了。

一擊必殺吧。

他再出一指,兩指一齊捏住劍尖,然後指節微微用力。

啪。

劍尖哀鳴一聲。

劍尖應聲而斷。

他捏住劍尖,輕輕一甩手,斷劍飛了出去。

隨之帶飛了一個人影。

一蓬鮮血飄潑如雨。

周獨夫抬起頭,看着正面對戰,死在他手上的第一個修士。

「我要殺的,就是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