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神廚
修仙神廚 連載中

修仙神廚

來源:google 作者:軒轅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向司年 奇幻玄幻 軒轅波

水牛村遺孤向司年,因河伯娶親引發的大水拜入仙門之中然而仙門因為他戾氣深重,不宜修鍊為由,不予傳道後因他對古楔文方面有特殊的天賦,被仙門發掘,重點培養!從此,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神門難入,爭渡爭渡,誰又能夠到達彼岸呢?展開

《修仙神廚》章節試讀:

柳長舒還真給向司年準備了一些東西。

只見他打了個指響,有一隻仙鶴從外面飛來,銜着一個儲物袋。

「為師給你準備了一點小禮物。」柳長舒謙遜的道。

向司年趕忙將儲物袋取來,反正師傅也背對着,不管他,當著他的背拆禮物,裏面有一堆靈石,有三株百年以上的靈藥,還有長劍一柄,玉符一枚,一件斗篷。

他不聲不響的收起來,堂堂正陽洞府掌門人,就送弟子這麼點東西?怎麼說也得送兩件大殺器吧。

不過再仔細一瞧,頓時心驚不已。

那枚玉符乃是替死符,可以替他死一次,相當於有兩條命啊!

那件斗篷,花花綠綠,很騷包,應該是名叫「虹膜」的一件法寶,可屏蔽六識,暗殺潛行的絕配。

據說是當年有位採花大盜來正陽洞府作惡,被屠之後繳獲的戰利品,門中多位長老曾想破譯它到底是如何煉製出來的,可收穫有限。

百年以上的靈藥,記得長老葯園子里也沒多少,三株,馬馬虎虎吧,嘿嘿。

至於那柄劍,又細又窄,長不過兩尺六,看上去平平無奇,向司年翻遍自己的知識儲備,也沒有找到能對得上號的。

「謝謝師傅相贈的重寶。」向司年真心實意的道。

「準備下山吧,希望你……別辜負為師的期望啊!」柳長舒輕輕擺了擺手,語重而心長。

向司年拜別,剛往外走了幾步,就聽到外面有弟子道:「掌門師伯,長生聖地厲天明已到。」

長生聖地?向司年吃驚,頭一次見到別派弟子,當下躲在殿里偷聽。

「讓他進來吧。」柳長舒道。

過一會兒,有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年輕人,手搖一柄摺扇,輕輕走來。

此人一身白袍,丰神俊秀,龍飛鳳舞的「長生」二字,綉在胸口,彰顯着自己的身份。

「長生聖地厲天明,拜見柳師叔。」厲天明恭敬的道。

柳長舒仍舊背對着他,直截了當的道:「師侄前來,所謂何事?」

厲天明很詫異,好歹自己也代表長生聖地而來,好傢夥你背對着算什麼待客之道。

向司年也驚的不行,更加肯定了師傅他老人家沒臉見人的事實。

厲天明定了定神,道:「長生聖地發現一處神明遺迹,想借正陽劍一用,破開遺迹。」

向司年眼前一亮,他來門中五年多了,都不曾見過正陽劍,這件號稱人族八劍之一的正陽劍,竟然能讓長生聖地來求借。

「師侄,正陽洞府與長生聖地,本是同氣連枝,按理來說,長生聖地借用,我斷無拒絕之理,但是,實在不巧,正陽劍,無法離開正陽山。所以,還請任師兄諒解。」柳長舒婉拒道。

厲天明頗為遺憾的嘆了口氣:「既是如此,我當如實回稟我師傅。」

向司年沒有再往下聽,溜走了。

自己只有先天八重的實力,厲天明所說的神明遺迹,就算了吧,免得浪費替死符。

先去鄴河找蛟龍,試探一下蛟龍的實力。

收拾好行囊,向司年跟幾位長老一一道別,那些個長老,別看平日里都很嚴肅,不過對向司年也是頗為愛護,又有一些法寶靈藥相贈,讓向司年心裏暖洋洋的。

而等他專門去找師姐杜心妍道別的時候,師姐竟然在石林里刻碑。

「師弟,你要走了嗎?」杜心妍淚眼汪汪的道。

如今的她早已出落成一位美麗少女,亭亭玉立,散發著青春氣息。她的修為,也到了先天十重天,正是最關鍵的時期,要將自身境界調整到圓潤如玉,邁向開竅境。

向司年望着她白皙美麗的臉頰,一陣失神,以後還能有機會見到師姐嗎?

「嗯。」他有些不知道說什麼了,輕輕點了點頭。

兩人默默的望着彼此,杜心妍忽然笑了:「傻了啊,又不說話。」

「我……」

「知道你喜歡吃蛋,我專門給你掏了一個靈獸蛋,已經燒好了,你帶着路上吃吧。」杜心妍擠出一絲笑容,將一枚向司年腦門大小的蛋遞給了他。

「謝謝。」向司年小心翼翼的捧着蛋,最終只憋出一句話來,「師姐,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嗯。」

山風很急,吹動杜心妍的發梢,撫過向司年的面龐,更撫在了他的心尖。

少女身上,暗香浮動。

向司年心中悸動着。

「咳咳……」

不和諧的聲音出現,驚的兩人慌忙分開,燒蛋也掉在了地上。

「哎呦,老夫罪過,罪過。」徐老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臉上露着不懷好意的笑。

「糟老頭子,賠我的蛋。」杜心妍不依不饒的跑上去,對着徐老一頓拳打腳踢。

向司年怔怔的望着破碎的蛋,卻呆住了。

在蛋掉落摔破的一瞬間,彷彿有一個晴天霹靂,從他腦中閃過。

一瞬間,卡了他五年的難題,突然就通了!

他趕緊跑到他五年時間都沒有參悟的那個古楔文旁邊,指尖順着圖案划過,古楔文的韻理,在指尖演繹。

「破……破碎……對,韻理是破啊!」

彷彿是肯定了他的話,又有一塊石板重新亮起,散發著淡淡的光暈。

「別鬧,別鬧,沒看到老夫幫他了嘛。」徐老二人也發現了情況,趕忙過來圍觀。

兩人都不由有些妒忌,這傢伙,又觸發了一枚古楔文啊!

「破」,彷彿一根魚刺,卡在向司年的咽喉,隨着這根魚刺被拿掉,頓時水到渠成,對古楔文有了更深的理解,許多古楔文,融會貫通,熔為一爐。

原來,前面的古楔文鋪墊,都是為了演繹出如今【破】,所有韻理交織,貫通,他有種錯覺,自己能夠調動某種奇異的力量了。

「師姐,用你的法術攻擊我。」向司年躍躍欲試的道。

「啊?」杜心妍愣了一下,明白向司年要試招,意思了一下,丟出一道入門級法術。

風刃術!

三道風刃,彷彿劍氣一般,撕開空氣,斬向向司年。

只見向司年輕輕抬手,虛空一指,古楔文【破】,彷彿受到召喚,在他的指尖湧現,並迅速放大。

當【破】與三道風刃相互碰撞的時候,風刃的力量消散了,化作一陣雜亂的氣流,從向司年身上吹過。

徐老眼眼前一亮,不過又嘿嘿一笑,補上一道法術。

「小子,吃我這招落雷術!」

一道雷光憑空乍現。

向司年趕忙去接,可這道雷光速度太快了,丫的【破】還沒形成,就被無良的徐老劈成了焦炭,頭髮一根根倒豎起來,別提多狼狽了。

「老不死的,你偷襲我,跟你沒完!」

向司年不依不饒的朝他撲上去,杜心妍幫忙堵截,三人打鬧成一片。

「好了好了,不要鬧了,我也有一件東西送給你。」徐老算是怕了這倆老傢伙,忙求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