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休閑玩家也能通關諸界
休閑玩家也能通關諸界 連載中

休閑玩家也能通關諸界

來源:google 作者:戎馬生於郊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婁桓 戎馬生於郊 遊戲動漫

「……明明掛根繩子就能爬上去,我幹嘛還去找二段跳呢?」原本小日子過得還算悠閑的婁桓,有一天卻突然間覺醒了穿梭諸界的能力,被強制丟進各種異世界裏摸爬滾打「嘿!醒醒!武士,讓我們把這座城市燒成灰!」「???你找錯人了!」好在這些世界,都源自婁桓所熟知的遊戲,靠着和遊戲主角一樣、甚至更強大的成長能力,婁桓得以大展拳腳與此同時,修士、異能者、外星異族、亞空間惡魔、舊日支配者……現實世界的超自然力量,也在逐漸向他逼近!婁桓最終能夠壓制「系統」,拳打諸界強者,過上他夢寐以求的休閑人生嗎?展開

《休閑玩家也能通關諸界》章節試讀:

「婁桓,我剛才聽彌娜說,白馬神社似乎自古代起,就有祭拜封印日食的儀式,而1999年的那場戰鬥所用的封印術,她在聽過有角的描述後發現,兩者所用的儀式似乎十分相像。」

「嗯,白馬神社所處的地理位置確實有些奇特,日食會在這裡爆發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多時,阿魯卡多和洋子也回到了城門前。

「事情我已經聽洋子說了,確實有點超出預料,因為那本書上記載的,並不是復活德古拉的方法,而是為了控制某種強大力量的手段。」

”你覺得,這有沒有可能是德古拉留下的後手? ”婁桓反問阿魯卡多。

「我不知道,但這麼下去很有可能導致黑暗真正降臨人間,所以……現在開始,來須蒼真需要時刻在我的視野中不得離開,以防止他被人利用,不知何時便會成為危害人間的魔王。」

蒼真怒目而視。

「你沒有權利這麼做!」

原本他對阿魯卡多,便抱有若即若離的排斥感,聽到這話幾乎當即就要動手。

一時間,城門前氣氛劍拔弩張。

至於彌娜和哈馬,因為尚未搞清狀況,有些不知所措。

洋子趕忙站出來圓場。

「說的太過了,幻也。」

然後她安撫蒼真道。

「我們並非沒有解決辦法,如果能夠拿到全部的古書,知曉完整的儀式,就有可能將其逆轉,真正永久地封印這座城……蒼真君,可以拜託你和我們同行一段時間嗎?古書上提到過支配之力,我不清楚格拉罕是否知道這些,不過他很有可能對你不利,我們不想你遭受危險。」

「我覺得光是自保,自己還是可以做到的,更何況——」

蒼真瞥了一眼某人,洋子知曉了他的意思。

「婁桓君,你的意見呢?」

嘆了口氣,婁桓雙手一攤。

「我的意見……是吃飯要緊,你看彌娜這麼一會兒工夫,小臉都餓白了。」

「唉,唉?!我沒有事的。」

「哈哈哈哈,確實該如此!」哈馬也過來打圓場。

「雖然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不過合夥欺負小孩子,可不是成年人該有的行為啊!」

按照婁桓的理念,解決矛盾很簡單,一桌酒席的事情,如果還不行那就兩桌!

洋子道:「可是,這裡是月食裡頭,我身上……也只有一些糖果而已。」

「無妨,瞧我的!」

婁桓拍了拍胸脯。

眾人便看着他變戲法似的拿出了一張大桌,然後是熱騰騰的烤肉、蛋糕、咖啡……

婁桓想了想,又掏出了兩瓶老白乾。

「非常時期,也沒啥準備,就這樣將就一下吧。」

「……這到底?!婁桓君,你是怎麼做到的?」

洋子看到蛋糕,眼都直了,一副不敢相信的洋子看着婁桓的身後,她覺得那裡可能藏了一台滿載的大冰櫃。

「這是來自中國道家的奇門遁甲之術,讓大家見笑了。」

還未等他說完,哈馬便樂呵呵地搶過那兩瓶酒,然後自己也拿出了一些巧克力、堅果以及軍糧當作下酒菜。

洋子心裏估計了一下,覺得不急於一時,只好任由他們胡來,幫忙將餐具分給眾人。

讓人驚訝的是,阿魯卡多竟然也沒有拒絕聚餐的邀請,不過身為半吸血鬼的他,對這些食物興趣缺缺,自顧自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造型華麗的酒瓶,擰開蓋子小口品着。

酒香引得哈馬頻頻側目,但礙於對方那冷冰冰的臉,他沒好意思上去要。

於是哈馬就來找婁桓,後者拗不過他,滿臉肉疼地又掏出幾瓶自己珍藏的二鍋頭。

「哇,這個蛋糕好好吃……啊,蒼真君,還在生氣嗎,我看你都沒怎麼吃東西。」

「啊,嗯,這個嘛……我之前已經吃過飯了,現在有些飽。」

知曉這些從何而來的蒼真臉有點黑。

雖說食物本身並沒有問題,但一想到它們都是從相貌獵奇的怪物身上「掉落」的,少年覺得相比於婁桓和其他人,自己的適應能力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這頓臨時的聚餐不多時便結束了,現場幾人兩兩一對在一起聊天。

蒼真和彌娜一組,阿魯卡多和洋子一組。

然後,婁桓和哈馬一組。

婁桓:「……」

「你別這麼看我,我不好那口的。」

然後大光頭就被婁桓一腳踹飛了。

「說正經的,現在我們這幫人里,認路的人都沒有,阿魯卡多可能算一個,但總體來說,人手依然不夠,因此,我們需要J的幫助!」

「J?你也知道他失憶了啊,他的地圖都是我給的。」

「不,我需要他恢復記憶,可等一會兒,阿魯和洋子以及蒼真三人一組,彌娜沒有戰力,需要你當保鏢,我只好自己去找J,你有什麼可以表明身份的信物之類的嗎?」

「我這裡倒是有一枚戒指……」

「就是這個!快拿來!」

「喂喂喂,這玩意兒可是貴重品!不能給你的。」

「又不是拿了不還,借來用用而已,況且剛才你喝了我那麼多酒,我還沒找你要錢的,結合日食這邊的物流水平,起碼得要你市場價的十倍!」

「……你真行!我哈馬這麼多年,第一次見有人比我還貪,你這個兄弟我交了!以後有沒有興趣合作啊?」

「改天再說,改天再說!」

那邊洋子和阿魯卡多似乎是談妥了,兩人靠了過來。

「我和幻也,打算去德古拉城的下水道,古書中提到了一種名為火惡魔的怪物,幻也知道它的棲息地,如果格拉罕的目的是這座城,他很有可能會去那裡,蒼真自然是和我們一起。」

「下水道……我就算了,聽哈馬說,貝爾蒙特的傳人也來到了這座城,現在大概在中上層的樣子,我打算去找他。」

「貝爾蒙特?是說尤里烏斯嗎,我聽說他在上次大戰的時候,犧牲自己封印了德古拉城。」

「他還活着,只是精神受了點刺激。」

「好像你本來就是來這裡找他的……我知道了,假如能獲得貝爾蒙特傳人的力量,確實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

事情暫時就這麼定下了。

臨走前,婁桓想了想,還是把蒼真拉了過來,仔仔細細的交代了一番……

「剛才說的你都記住了?」

「大概吧。」

「那就好,記得去我說的地方,找到那一把武器,然後就是,儘可能地使用支配之力去收集靈魂,我總覺得還有更大的危險在後面,希望只是我想多了。」

……

從哈馬手裡,「借」到了『噬魂戒指』的婁桓,開始了快樂的刷魂之旅。

『噬魂戒指』的效果是,可以提高各種怪物靈魂的「爆率」,方便更好地獲取他們的能力。

一路上婁桓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原本熱情好客的德古拉城住民們,紛紛感覺日了狗了。

德古拉城與原版相比,其規模大了不少,雖然婁桓並沒有因為刷怪在路上耽擱太多時間,但仍然約莫過去了有兩日之久。

在此期間,他的支配之力也水漲船高,實力突飛猛進!

現在,他的參數已有了明顯的上漲。

或許是本質上,他的力量體系與來須蒼真有所區別,與遊戲中不同的是,噬魂戒指的效果被強化了。

所吸收的多餘魂魄,全部轉化成了他自身的力量,變成了臨時的屬性點!

雖然僅僅是暫時的強化,一旦將儲存的能力用完,便會恢復成原本的參數。

但仍給他帶來了意外之喜!

【力:17(+4)(進入超凡領域,已解鎖技能『毀滅武器』)】

【智:10(+3)(勉強合格的魔法學徒)】

【敏:15(+2)(你需要跑得再快點,才能踏風而行)】

超凡領域!

婁桓眼皮一跳,這是他第一次在屬性強化時獲得技能,同時這也給他一個提示,即便只是臨時的屬性點,似乎也可以觸發參數系統的閾值。

『毀滅武器』的效果,是可以將自身的攻擊視為鈍擊、穿刺、劈砍、堅硬、冷鐵或銀制,但同一時間,只有一種類型能起作用,與此同時,自身攻擊可以忽略對方一部分的傷害減免!

算是一種不錯的加成類技能。

婁桓滿意地點了點頭。

「挺好,但是有誰能告訴我,這一身特效該怎麼關?」

令他頭疼的是,或許是因為這些能量只是臨時的,無法被他吸入體內,此刻他的全身上下,都隱隱地在冒着黑光,怎麼看也不像是正派人士。

因此,當他終於在舞踏館,找到迷路的尤里烏斯時,J叔險些一鞭子抽過來,哦,現在鞭子還沒找着。

「怎麼會有如此濃重的暗黑之力,你是誰?!」

「野生的獵魔人,受命過來尋找走散的孤寡老人。」

婁桓給尤里烏斯看了眼手上的戒指。

「不要誤會,力量本身不分善惡,暗黑之力也可以被用於正途。」

他估計自己的支配之力是瞞不住了,索性先把最關鍵也是最容易忽悠的人穩住再說。

沒想到這句話深得尤里烏斯的認可。

畢竟他失去記憶多年,對這一身強大的力量也是日夜難安,生怕找回記憶後,突然發現自己是某個大魔王轉世。

「失禮了,看來我的同伴你已經見到過,自我介紹一下,別人都叫我J。」

「我是婁桓,之後再寒敘吧,現在有些事情需要你幫忙。」

當下,婁桓也不含糊,直接把尤里烏斯的身世,以及1999年的滅魔戰爭,盡數告訴了他,然後退在一旁,留下尤里烏斯獨自慢慢消化。

而後者的表情,也從一開始的驚訝,到困惑,最後慢慢變得清明。

「……原來如此,一切都說的通了,我的潛意識告訴我,你說的都是真的。」

「很不幸的是,現在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來給你調整自己的記憶,我們需要幫助,尤里烏斯,你現在恢復的如何?」

「並不完全,但足夠了,如此看來,我需要儘快取回聖鞭,當年出於封印德古拉城的目的,它被留在了這裡,但結果卻似乎並沒有起到多大作用,預言還是顯現了,那個叫格拉罕的男人,我們必須阻止他才行。」

「其實我還有個問題。」

婁桓想了想說道:「我從資料中了解到,德古拉城由於構成的力量很奇特,每次都會顯現出不同的構造,那麼現在的城,和1999年的是一樣的嗎?」

「假如我沒有記錯,是一樣的,這一點我也很奇怪,原本在我們的計劃中,德古拉死去後,封印中的城堡,會隨着時間推移,逐漸回歸成原始的魔力。」

「但現在它不僅如剛出廠時一般嶄新,而且還是無主之物?」

「確實如此。」

由於剛蘇醒的尤里烏斯記憶混亂,婁桓也不再多問。

「我的同伴們,正在城的下層搜尋線索,如果你想幫忙的話,那我建議你往最上層那邊走,畢竟格拉罕一開始的目標,就只有城主房間,我們尚不確定他是否知道儀式的事情。」

婁桓相信尤里烏斯的實力。

格拉罕落在他手裡,那隻能算是臭魚爛蝦,倆人的基本參數相差的不是一點半點,即使沒有吸血鬼殺手,尤里烏斯保證依然可以打得格拉罕跟孫子似的。

而根據自己所知劇情,這時候的格拉罕應該仍在以為自己是天命之子,德古拉的化身,並不會因蒼真的存在而提高警惕。

「那麼就這麼定了,你多保重,要小心使用暗黑之力。」尤里烏斯說道。

直到離開,尤里烏斯也沒有對婁桓的支配之力感到好奇,這讓他有些意外,畢竟對方不可能感覺不出來,這與德古拉同源的力量。

只能歸結於對方,確實有感知德古拉靈魂是否存在的能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