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修真狂醫
修真狂醫 連載中

修真狂醫

來源:google 作者:餘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餘缺 葉思怡 都市小說

少年餘缺偶的上古傳承,從此踏上修真之路成熟迷人的嫵媚總裁,清純漂亮的校花,外表嬌小呆萌內心卻無比彪悍的保鏢千金大小姐,性感更貼心的下屬個個另他目不暇接看他如何笑看花叢,摘的朵朵鮮花展開

《修真狂醫》章節試讀:

  接着便閉上了雙眼,但是臉頰卻更紅了。
  餘缺一愣,這話有歧義啊,接着吸,吸哪啊?
  沒有多想,他又把嘴對了過去,同時還調動靈力驅餘毒。
  一張溫暖的嘴對着腳,再加上身體一股莫名的暖流,一種說不出的舒適感。
  這讓她又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這一聲呻.吟像是雞血一樣,讓餘缺更加賣力!
  處理完畢。
  餘缺這才仔細的打量起來,發現,居然救了個美女。
  一張標準完美無瑕的瓜子臉,烏黑的秀髮散亂在床上,羞紅的雙臉,完美的身材。
  就這樣躺在自己面前,看的他血脈噴張,小弟.弟不自覺的堅挺。
  餘缺尷尬的轉過身去,輕咳一聲。
  「好了嗎?」
她輕輕出聲問道。
  「好了,我會給你配幾服藥,五步蛇毒性很強,一不小心傷口就會畸形生長。」
  「放心,我幫你配好葯,到時候我幫你煎好送過去,吃幾副就好了。」
  她輕輕嗯了一聲。
  門外!
  圍了一大堆人,還時不時的有人交頭接耳。
  「都進去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出來。」
  「我看那小子明顯就是醫生不精,還在這裡裝什麼醫生。」
  ……
  劉經理看了看四周,說道:「剛剛大家也聽到了,我說送醫院,那小子偏偏逞能說他能救。
  「剛剛大家也聽到了,出了事他負責,要是待會葉經理出事了,大家一定不要放過他!」
  看着久久未開的門,餘威心中也是樂開了花。
  小子,讓你逞能,看不嘚瑟死你。
  這時,門開了。
  餘缺率先走了出來。
  一伙人立馬圍了上去。
  「怎麼樣了?」
老太爺急切的問道。
  餘缺露出一副很難過的樣子,沒有出聲,搖了搖頭。
  「怎麼會這樣。」
村民看到餘缺的動作,都以為葉經理死了,忍不住惋惜道。
  餘威心裏頓時樂開了花,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哈哈哈,我就說了你小子不行,你看現在出事了吧,我看你怎麼負責。」
  劉經理壓抑不住心裏的喜悅,不經放生大笑道。
  「劉經理,怎麼,聽到我出事了你很開心啊?」
一道寒聲傳來。
  「那是……」話還沒說完,劉經理身體猛然一陣。
  這聲音,不就是葉思怡的嘛,再看看,葉思怡此時已經站在了門外!
  「你……你不是死了嘛?」
劉經理驚恐道。
  平時在公司,葉思怡的地位就比他高,現在讓她聽到自己咒他死,以後自己能好過?
  餘缺白了他一眼,說道:「傻逼,我什麼時候說過她死了,我搖頭的意思是沒事了。」
  「你陰我?
!」
  「多虧你的福,我大難不死。」
葉思怡目光犀利的盯着劉經理。
  劉經理一股恐懼從心頭升起。
  聽完葉思怡的話,人群之中爆發出一陣歡呼。
  「好啊,小余真是能幹!」
老太爺欣慰的說道。
  「我就說過小余這孩子醫術精湛。」
  ……
  人群中,餘威臉色鐵青,又被這小子耍了。
  「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餘威心裏說完,就轉身離去。
  劉經理趁亂,也想悄悄離開,卻被餘缺大聲叫住。
  「劉經理,這是要去哪?
好像你還有什麼事沒做吧。」
  劉經理心裏咯噔一聲,自己偷偷趁亂走的,沒想到還是被這小子發現了。
  只好尷尬的轉過頭,心虛的說道:「啊……什麼事?
好像沒什麼事吧,那個我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事,就不陪你們了,我先走了。」
  剛想溜,卻聽到餘缺大喝一聲。
  「劉經理!
你說過的話都是屁嘛?
放出後就不管了?」
  被餘缺一陣諷刺,他臉色難看至極。
  只好硬着頭皮說道:「我剛剛記起來了,好像是還有件事沒做。」
  他臉色鐵青,一咬牙,對着餘缺低聲喊道:「神醫。」
  今天可是丟盡了臉,他哪裡還有勇氣大聲喊出聲。
  餘缺卻故意在耳朵邊做個喇叭狀,大聲喊道:「你說什麼?
聽不見!」
  對於這樣的人,餘缺從來不會有仁慈之心。
  劉經理死死的低着頭,又喊了一句:「神醫」
  「劉經理不會沒吃飯吧?」
  「神醫!」
  劉經理大喊一聲後,掩着面,灰溜溜的走了。
  留下眾人鬨笑。
  眾人圍着餘缺一陣寒暄。
  因為送葯的緣故,餘缺與葉思怡互留了號碼也離去了。
  而強拆隊也夾着尾巴溜走了。
  村中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下午,餘缺按照腦海中的知識,把驅蛇毒的葯配了幾副,還額外加了一副美白的外敷藥,以免因為而蛇毒留下黑色的印記。
  晚上吃過晚飯,餘缺又開始了他的修鍊。
  自從得到修真古法後,他一刻也沒聽過。
  現在不僅身體得到了改善,掌握了醫術,還對陰陽分水學、奇門遁甲術、看相都有研究。
  這些書上都有!
  後半夜,夜深人靜時,餘缺一直沉浸在修鍊之中。
  「啊!」
  一聲慘叫聲傳來。
  餘缺猛然驚醒,循着聲音,來到了祠堂。
  看着眼前的場景,眼光中布滿了怒火!
祠堂已經拆了一大半!
  「這個王八蛋,居然半夜叫人來拆祠堂!」
  餘威也看到了他,想到下午餘缺對他的羞辱,出聲大喊道。
  「把那礙事的小子廢了!」
  話還沒說完,就被餘缺一腳踹飛,他身旁幾個幫工,也被踢飛出去。
  站在遠處的強拆隊提着武器就沖了過來。
  餘缺這下真是怒了!
  白天強拆不成,大晚上居然還來偷偷拆。
  下手的力度不由的加大了幾分,速度也增加了幾分。
  短短几個回合,地下就躺了十幾個人,缺胳膊斷腿的。
  餘缺找了一遍,發現餘威早已經溜走,只好作罷。
  劇烈的打鬥聲驚醒了村民,漸漸地一些村民扛着農具沖了過來。
  看到被拆了一半的祠堂,個個村民中充滿了怒火。
  「打死這幫狗娘養的!」
  一夥村民扛着鋤頭就朝地上那些人招呼過去。
  「啊!」
  又一聲驚呼從祠堂傳了出來,接着跑出五六個人。
  各各面露驚恐,大喊道:「有鬼啊!」
  「有鬼?」
  看到從祠堂跑出來的人,餘缺面露凝色,朝着祠堂走了進去。
  「這裡怎麼會有個暗道?」
  餘缺一走進祠堂,就看到了這個暗道,這裡以前放着一個雕像,現在雕像被拆了,暗道就露了出來。
  餘缺走了下去,下面是個不大的密室。
  可是,裏面居然放着數十具棺材,有的棺材已經被打開。
  再定睛一看。
  「卧槽!
怎麼會有殭屍!」
  被打開的棺材,裏面突然站起來一具屍體,嘴裏還不停的吐着黑氣。
  殭屍也感覺到了餘缺,一下跳了過來,這一跳足足有五六米遠。
  餘缺也是第一次對付殭屍,心中難免忐忑,但還是迎了上去。
  幸好平日里有研究奇門遁甲術,湊巧的是身上還有些符籙。
  一把扔過幾張符籙,砰的一聲炸開,殭屍後跳了一步。
  餘缺一步沖了過去,一腳踢飛殭屍,打鬥一番。
  掏出一張符,瞅準時機貼在了殭屍額頭。
  殭屍頓時站立不動。
  「先祖,對不住了。」
  餘缺嘀咕了一聲,火系術法施出,不過片刻,殭屍就被燒得乾乾淨淨。
  他又掏出十幾張符籙,貼在了那些棺材上,才轉身出去。
  祠堂外的廣場上已經站滿了村民,老太爺看到破敗的祠堂,已經暈了過去。
  不知是誰在人群中喊了一句。
  「打死狗娘養的餘威!」
  「打死狗娘養的餘威!」
  ……
  村民都紛紛應和起來,接着便調轉頭趕像餘威家中。
  他家的房子是村裡最好的,三層小洋房。
  村民們圍着房子,幾個青少年進去之後又出來了。
  「那混蛋一家人已經走了!」
  「決不能讓他白走!」
  「對,把他家房子拆了!」
  村民很是激動。
  接着哐當聲此起彼伏,玻璃碎的聲音,石頭砸門的聲音,不絕於耳。
  第二天天亮,餘威家已經散發出一股惡臭味。
  牆上、院里,布滿了大糞和臭雞蛋、垃圾、儼然成了一個垃圾場。
【下一章更精彩哦~點擊下一章,即可看激情後續!

《修真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