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X世紀:文明之鐘
X世紀:文明之鐘 連載中

X世紀:文明之鐘

來源:google 作者:法蘭西馬鈴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趙牧 齊王

未知世紀的齊國,正經受着一場滅世的洪災,一條神龍的出現,令整個大陸陷入了災難在治理洪水的過程中,人們意外的發現一個史前文明的存在,這個科技高度發達的史前文明,為什麼會突然消失?外星文明的降臨又會和正處於封建社會的齊王朝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宇宙中無所不能的神又是怎樣的存在?······人類的終極命運會是什麼呢?展開

《X世紀:文明之鐘》章節試讀:

趙牧站在雨中,淅淅瀝瀝的雨水不停的敲打着這位禁軍大統領的衣襟。

五百名禁軍已經尋遍了邙山大半的角落,卻依然沒有墨班先生一絲的消息

「大統領,我看這位墨班先生肯定逃難去別的地方了」身旁的禁軍參將章離擦了擦臉上的雨水對趙牧說道

「那好啊,找不到好啊,找不到你們就先回家去吧」

趙牧剛說完,身邊勞累了一天的禁軍們便如同聽到了天大的喜事一般,紛紛拍手稱快,冒着大雨在遍地泥濘的邙山上找人可當真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

「大統領此話當真?」章離半信半疑的問道

「當然當真,大丈夫說話豈能如同兒戲,你們現在就回家去,把脖子都洗乾淨,等着大王來取你們的項上人頭,到時勞煩諸位先下去探探路,等到水漫邙山之後,我自來找你們敘舊」

眾人聽罷,剛剛燃起的喜悅之情又瞬間跌入谷底,他們早該知道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大統領果然還是那個大統領,這個時候您可要救救我們啊」

「我哪裡能救得了你們,能救你們的只有那位墨班先生,大王將他視為救命稻草,若是找不到,別說你們,就連我也自身難保」

趙牧說罷,環視了一圈圍在自己身邊的禁軍

「你們還在這裡站着幹嘛,趕緊找去啊!」

早已驚慌失措的禁軍們聽到大統領呵斥的聲音傳來,方才如夢初醒

「有誰認識墨班先生,提供線索者,官府重重有賞!」

此起彼伏的叫喊聲瞬間響徹了這片山頭,自從逃難到邙山之後,百姓們已許久再未見過如此多的官兵,不免引起了周遭難民極大的興趣。

「我知道!」

一個透徹又響亮的聲音傳來,趙牧挎着腰刀走向了這個身材消瘦,其貌不揚的男子

「你知道?」

「梅先生就在前方五里處,一個低矮的雨棚裏面」

趙牧聽他說完,雙眼望向了男子手指的方向,心中滿是疑惑

「趕緊把賞賜給我啊,可有吃食沒有?你這個大官不能說話不算話吧?」

男子的話引起了周遭難民的一陣鬨笑,趙牧懷疑他在戲耍自己,惡狠狠的問道

「你這小子,知道本官要找的是什麼人嗎?!」

「梅班先生啊,剛才大家可都是親耳聽到的」

趙牧不禁覺得好笑,騙取賞賜的人他見得多了,可連名字都沒有聽清就敢來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

瘦弱不堪的男子此刻像一隻弱小的野兔被趙牧提在空中,這位大統領一天來所積壓的怒火正要在此刻迸發,只聽趙牧厲聲喝道

「告訴你,本官要找的人叫墨--班!你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小人聽清楚了」男子本就面帶飢色的臉上此時更是被嚇到煞白

趙牧不禁心生憐憫,知道他們不過是迫於生計才如此鋌而走險,大難之下,早已將人變成鬼,辛有僅存的一點人性才沒有將邙山變成一座毫無底線的修羅場,想到這裡,趙牧鬆手將男子放了下來,隨即招手帶領眾人離去。

男子狼狽的向趙牧鞠躬致謝,身後又傳來了難民們的鬨笑聲,這或許是他們幾個月以來為數不多的感到「高興」的時刻

「你帶領弟兄們繼續尋找墨班先生,我先去宮中向大王請罪」趙牧對章離說道

「大統領冒雨在山上尋找了一天,一時也未曾歇息,您又何罪之有啊?!」

趙牧搖了搖頭未做言語,這一天來他聽到了無數條關於墨班先生的消息,有人說他逃難去了別處的,還有人說他早已被淹死的,更有甚者說他親眼所見,墨班先生造了一隻會飛的木鳥,自己乘着木鳥飛走了的。如此種種,不過都是為了騙取一些賞賜而編造的謊話,但趙牧已有預感,墨班先生大概率已不在邙山之上了。

踩着泥濘的小路,遍地的屍體散發出的腐臭味迎面而來,雖然這宛如煉獄,但對於年僅三十歲、卻已在戰場廝殺多年的趙牧來說已是司空見慣。

「人終究會死的,不過早晚而已。」

他不停的安慰自己,直到臨近王宮處看見一位發須皆白的老者正在艱難用雙手刨坑埋葬自己死去的孫兒,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趙牧也不禁動容,急走兩步到了老者身旁,用雙手挖開了一個剛好埋葬十歲幼兒的土坑。

老者抱起了孫兒,乾澀的雙眼已擠不出一絲淚水,沉思了許久之後,不舍的將孫兒埋葬了起來,隨後又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捧黍米撒在墳墓四周,沒有墓碑,沒有哭聲,只有一場簡單到極致的送別儀式。

「感謝這位將軍出手相助」老者作揖說道

「敢問長者家中還有別人嗎?」趙牧望着那座小小的墳墓怔怔的問道

「老朽的妻子在洪水中遇難,兒子與兒媳已於三天前染病離世,只剩下老朽為了照顧年幼的孫兒才苟活至今,如今孫兒也已離去,我想——我已經沒有一個能夠稱得上家的地方了 」

老者的語氣雖然平淡,卻掩蓋不住其中的心酸。

「或許死亡才是一種最好的解脫吧」

他搖了搖頭,花白的鬍鬚隨着嘴唇不停的顫抖着,既然世上已無牽掛,那麼人生又有何意義?老者轉過頭望着趙牧說道

「將軍今日出手相助,老朽無以為報,我平生有一得意之作願送與將軍,望將軍不要嫌棄。」

遂即老者走向身後的雨棚,用棚頂流下的湍急的雨水洗乾淨了手上的泥土,從角落裏面拿出了一個雖然老舊卻十分乾淨的木盒,老者不停的轉動着木盒上的鎖,左轉、右轉,不知再撥弄了幾圈之後,聽到「噔」的一聲,碩大的鐵鎖應聲而開,這種開鎖不用鑰匙的方式,趙牧也是第一次見到。

更令他感到驚奇的是,木盒的裏面有一隻嬌小玲瓏、五彩艷麗的鳥兒正站在一根木樑上痴痴的望着遠方,趙牧忍不住伸手去撫摸,卻感到了一陣驚愕

「這竟是一隻木鳥?!」

「是啊,這是一隻木鳥,是老朽一生的得意之作,本想傳之於後人,未曾想遭此橫禍,如今......便贈與將軍吧。」

說著老者擰動了木鳥尾部的機關,在旋轉了幾圈之後,木鳥竟然揮動起了翅膀,從老人的掌心向廣闊的天空飛去。

趙牧見此場景,好像忽然明白了什麼

「敢問長者尊姓大名?」

「老朽墨氏名班」

趙牧聽罷,萬斤重擔彷彿一下便輕了下來,辛苦尋找了一天的答案原來就在王宮的門口。

「先生大名,在下早有耳聞,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這般精巧的器物,普天之下也只有先生能夠做的出來了」

木鳥在雨棚四周飛了兩圈,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之後回到了墨班的手中,墨班伸手撫摸着木鳥,便如同一個寵溺孩子的父親,但即使有萬般不舍,他還是選擇將木鳥遞與了趙牧。

趙牧雙手接過,深深鞠了一躬

「請先生放心,在下定會悉心照料這隻鳥兒。」

「如此甚好」墨班欣慰的說道

「先生,在下乃是禁軍統領趙牧,今日清晨大王命我等尋先生入宮,在下已率軍在山上尋找了一天,不曾想在這裡遇到了先生,實在三生有幸。」

「什麼?老朽只是一個木匠,大王尋我入宮又有何用?」

「不瞞先生說,大王要造一座百石巨弓,望先生出手相助。」

墨班聽罷不禁一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百石巨弓?不知大王要造如此大的巨弓做什麼呢?」

趙牧沒有回答,望着還在雲中翻騰的龍,沉思了一會說道

「就是它。」

「莫非大王要射殺神龍?!這簡直不可思議,大王難道不怕天譴嗎?」

「對於我們這種將死之人來說,天譴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是啊,最壞也不過如此了。」墨班說道

「如若先生能造出巨弓,助大王射殺神龍,或許我們還會有一些生機啊」

「老朽我已經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即便苟活下去又有什麼意義呢?」

「可這天下還有成千上萬的百姓等待我們去拯救,我們齊人已在這片土地上繁衍了萬年,文明的火種絕不能斷送在我們的手中」

墨班看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如同自己當年那般充滿活力、無所畏懼,敢丈量天地,敢倒轉江河,正是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薪火相傳,才創造出了這片土地上璀璨的文明,墨班不禁被這種年輕的活力所感染

「既然如此,老朽也願意與你們瘋狂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