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皇室棄子,鎮魔塔簽到百年
玄幻:皇室棄子,鎮魔塔簽到百年 連載中

玄幻:皇室棄子,鎮魔塔簽到百年

來源:google 作者:玉樓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木長青 玉樓蘭

木長青穿越到一個玄幻世界,成為一國天才皇子,本想着從此過上熱血而又奢侈的貴族生活,沒想到一朝父皇消失,自己被誣陷玷污魔族聖女,被六大門派逼迫,在皇叔的一掌之下,被破丹田,壓至魔族抵罪想我前世一事無成,這一世也當如此了嗎?「不,系統爸爸救我!」看木長青簽到神級系統在這玄幻世界「劍來!」展開

《玄幻:皇室棄子,鎮魔塔簽到百年》章節試讀:

魔樂天畫出了木長青的面容,但是魔茉莉關心前廳發生的事情,於是就走開,如果她看到了一定會認出木長青。

木長青此時又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屋,在外面布下了一道迷蹤陣,雖然阻擋不了那些修為高深的人,但也能免受打擾。

丹田內,青黎劍靈乖乖的游弋着。

「真不是滋味呀!」木長青如此想着。系統爸爸每日簽到都是些什麼丹藥啊、功法呀、全是我現階段不需要的。

「不如去魔族藏寶閣一趟如何!」木長青想到做到。

途中正好路過議事大廳,看到裏面幾個修為高深之人在比拼着,木長青也懶得搭理。徑直往藏寶閣去了。

解決了看守之人後,木長青推開了藏寶閣的大門。

在木長青目瞪口呆的狀況下,這裡陳列着玲琅滿目的珍寶!下品靈石堆成山一般高,足足有十多垛!

最讓木長青關心的是靈劍呀!

穿過了一排排陳列架,終於在一個架子上看到了劍器。

在這裡只有靈品階級的寶物才能存放進來。

說明這架子上的五十把劍都是靈品以上。

這還不趕緊動手,更待何時?

木長青手一招,五十把靈劍全都漂浮在空中。運轉《誅天萬劍訣》從丹田之中射出無數發著光的鎖鏈直伸入靈劍之中。

劍靈弱的已經被扯了出來,強的丹田又是分出鎖鏈來幫忙。

不一會兒,整整五十把靈劍都被剝離了劍靈,靈劍也變成了普通的廢銅爛鐵。

木長青心裏樂開了花,魔族這麼深厚的底蘊,拿點也不過份。

隨後,木長青發現了一個石桌上特地放着一把劍!

木長青認得這把劍,金黃色的劍柄,一條金龍游弋在劍鞘之上,它的嘴咬住了劍格上的龍珠。

這是游龍劍,可說是地品級靈劍,是大楚皇室一脈相承的寶劍。

父親所握的劍怎麼在魔族?木長青發出了疑問?

木長青收起了游龍劍,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難道是魔族殺了父親和那五十萬楚靈衛!」

「這不可能,魔族不可能有這能力,但是魔族肯定有知情者!」木長青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父親木雲楚久坐帝王之位,不苟言歡笑,對木長青很是嚴厲,有次木長青不小心打翻了祖上的一塊牌匾,被木雲楚吊起來痛打了五十大鞭。

木長青雖然一直記得木雲楚的嚴厲,但也忘不了木雲楚如母親般的關懷。

特別是母親不在,木雲楚又當媽又當爸的把兄妹倆養大。

撫摸着游龍劍,總有一天,我會找到父親!弄清楚事情的緣由!

木長青開始打坐,運轉《誅天萬劍訣》,安撫丹田內突增的劍靈。

此時的丹田之中,各個劍靈都在亂飛着,它們的體內還有着原主人殘留的余念,如果不把這些雜念給消除掉,很有可能造成丹田爆體,到那時可就無力回天了。

發費了數個時辰,體內的靈劍都在朝着一個方向自由旋轉着,一叢劍靈爭先恐後般追逐着。而木長青的真實修為也從洞天境一層提升到荒寂境九層。

······

大殿之中,魔極道敗下了陣來,到底是五大天王,縱然他有着天宇境六層修為,也不得不在五人聯手之下敗下陣來。

「當真是後生可畏啊!如今你等五人聯手想必是有所圖,不如就划下道來吧!」魔極道摸了摸鬍鬚說道。

「我的要求不多,把皇室的一半生意歸給我就行!」 戰火逐者第一個說道。

魔茉莉想到:「好傢夥,當真是獅子大開口!」

「皇室轄內的美女有多少我要多少!」**之王好巧不巧的瞧着魔茉莉,一臉**。

魔茉莉:「呸!真是一坨好狗屎!」

不死劍魔開口道:「我要一把好劍就行,最好是天階靈品!」

「天階靈器可遇不可求,就算他魔族藏品都只有一件囚魔鼎,還不是劍器,這怎麼出得起。」魔茉莉想到。

餘下的兩人沒有開口,從他們表情看不出任何波動,顯然是不咬塊肉下來不罷休!

「這麼說,你們五人是吃定我們了嗎?有些東西可不是這麼好拿的。」魔極道不怒自威!

四長老這時開口了,說道:「魔子之位一定要重選!」

「是誰給你的勇氣這麼開口的?找死!」魔極道沒有憤怒五大天王的羞辱,倒是對這個吃裡扒外的四長老怒了。

「來人,就他脫下去斃了!」

立馬就有兩個執法隊的人將四長老控制住拖了下去。

四長老拚命向五大天王求救,五大天王自始至終都沒看他一眼。

其餘長老都默不作聲,心裏更是暗罵一句:「蠢貨!」

魔茉莉擔心的走回了住處,以她現在的修為還不足以左右大殿內的局勢。

桌子上,擺着一張紙,畫著的正是木長青,魔茉莉拿起了那張紙,一臉的不可思議。

「是他,是他,就是他,他還活着?」魔茉莉掩飾不了內心的激動。

她取出了一樣東西,深情的望着它,這是一個草螞蚱!

可以說這個世界上的人沒有一個能編製出來,除了木長青,因為他是從現代穿越過來的,草螞蚱只不過是他小時候的玩物罷了。

魔茉莉不由得想起了小時候,她同木長青被曉月組織綁架。

「來玩吧!不要哭,要堅強哦!」木長青很樂觀的對她說著。

木長青拿出了這個螞蚱逗着魔茉莉:「看,這是什麼?」

看着螞蚱在木長青手裡一跳一跳的,魔茉莉被他給逗笑了。

兩個小傢伙在被綁架的氛圍中玩得不亦樂乎,魔茉莉也深深的記住了木長青這個小哥哥,而那隻草螞蚱也被她小心的保留下來了。

如此,她也是知道自己不是被木長青給調戲的,而是有人設計下藥給他們倆,這才使得兩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真的是他嗎?是了,當時的木長青被蒙住了頭,誰也不知道是誰!」

「不行,我得去問下兒子,確認是不是他!」魔茉莉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這樣,兒子終於有爸爸了!」